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以生为名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以生为名 第一卷 偷生 第十七章 即刻出发

作者:倾我至诚所属:恐怖悬疑书名:以生为名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被她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说道:“其实我也想活下去,但是太麻烦你了心里有些内疚,这是真心话,虽然在刚认识你的时候我表现得有些轻浮,但其实我的性格不是这样的,是因为小柔死了我才有些悲极生乐,说简单点就是差不多已经半疯了。我是一个比较知恩图报的人,我已经很感激你了,我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报答你,这事情你说得又这么严重,我不忍心再把你拉下水。”

    秦了君的表情缓和了一点,但依旧是厉声说道:“我都没嫌麻烦你嫌什么?你以为有钱就能请得动我吗?我告诉你,要不是因为我想帮你,把你卖了换的钱都不一定能够让我出手,坚强一点!好好活着!”

    秦了君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不可能还拒绝她,只好说道:“那…那好吧,我真是无以为报。”

    秦了君突然叹了一口气:“我也不期望你能够报答我什么。”

    我嘴唇动了动,本来想问她一些话,但想了想,还是憋回心里了。

    但这一细节被秦了君捕捉到,她看着我说道:“你刚才想说什么?你这个人怎么扭扭捏捏的,还不如刚见你的时候洒脱抗日之将胆传奇最新章节!”

    啊?难道我刚见她的时候很洒脱吗?

    我有些难为情的说道:“不是…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但是我又不好怎么说。”

    “说!”秦了君大声道。

    我挠了挠后脑勺,说道:“我是想问你,你一不图钱,二又和我是非亲非故,你不可能就因为我名字和你名字是出自同一首诗就这么帮我吧?”

    秦了君听到这话便立即沉默了,随后她的声音似乎平静了许多,对我说道:“这些你不用管,如果有机会的话你会知道的我为什么帮你的,不过不是现在,你只需要知道我不会害你。”

    “你别想这么多了,现在事情还不是那么难办,你不是说那天凌晨遇到了你朋友吗?他可能就是被幕后黑手给控住了,如果找到他,一切就都还有转机。”秦了君办事也是不拖拉,直接坐到了桌子前面,对我说道:“你去给我拿几张书写用的白纸和一支笔,然后再拿三枚硬币,一个打火机,然后把你朋友的名字,生辰八字全部告诉我,我算一卦。”

    我瞪大眼睛看着她,说道:“你还会算卦?”

    秦了君说道:“略懂皮毛,和我爷爷学了点。”

    见她满脸严肃的样子,我也不敢耽搁,怕再被她骂,连忙按要求把硬币,纸,笔和火机全部拿到她面前。

    “算卦这东西是真的吗?真能算得准?”我一直不太信这东西,坐在秦了君旁边好奇的对她问道。

    秦了君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说道:“从前我也不信,不单是我,连我爷爷也不大相信,只不过我现在彻底信了。”

    “为什么呢?”我有些好奇的说道恶魔囚笼最新章节

    秦了君摇了摇头,没有在回答我,她把一张白纸整齐的撕成了五段,然后在桌子上摆好,恰好像一个“大”字,不过中间是空的,她把硬币放在了里面。

    随后她在那五段纸上分别写上了晨明的名字,生辰,属相,消失的时间,最后出现的地点,写完之后她把放在五段纸中间的硬币取出拿到手上,平放在手心,两手合扣,紧闭双眼,开始慢慢的摇动着手中的硬币。

    摇了大约十多秒,她把手上的三枚硬币轻轻平放在五段纸的中央,然后看了一眼上面硬币的正反情况,又把硬币放在手中重新开始摇动,这样反复循环了五次,当到了最后一次的时候,也就是第六次,当她把硬币铺到五段纸的中央时,那五段纸突然被一阵风给吹散了。

    但我敢肯定房子里一点风都没有!这五张纸就像是无风自动一样。

    “怎么会这样?!”秦了君先前精神一直很集中和专注,额头上全是汗,此时占卦貌似失败了。

    “不知道…”她问我,我怎么会知道?

    “你给我提供的信息是准确的吗?”秦了君对我问道。

    “应该是准确的。”这些信息都是晨明自己告诉我的,应该不可能有假。

    秦了君蹙着眉头,似是自言自语道:“对,应该是真的,不然你朋友也不可能被剥心鬼知道导致中邪。”

    “你朋友应该已经疯了!”秦了君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疯了?”我瞪大眼睛看着她。

    “嗯,我占卦失败,这是最基础的占卦,我想占卜他的位置,因为他现在精神不稳定,动作不符合客观规律,也就无法用占卦的方式算出来了发个微信去天庭最新章节。”秦了君严肃道。

    “我兄弟疯了…”我声音有些苦涩,心中不是个滋味。

    “看来短时间内是无法找到他了,唉,今晚你先睡去吧,已经一点多了,明天我再想办法。”秦了君无奈的说道。

    在秦了君的建议下,我魂不守舍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闷闷的躺在了自己床上。

    “赢生…王赢生…”我睡到模模糊糊的状态,突然听到有人在喊我,声音是从楼下传来的。

    我奋力的睁开双眼,拿过床头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凌晨三点半,我大概是两点多钟睡着的,到现在才睡了一个多小时,正是最需要睡眠的时候,到底是谁在喊我呢?

    “赢生…赢生…”这个声音很低沉,像是在压低了声音在说话,但我分明已经听清楚是谁说的。

    是晨明!

    他好像在楼下喊我。

    我新搬到的这个租房是二楼,楼下有人在喊我是能够听到的。

    我立马从床上坐了起来,床上拖鞋,我窗帘是关上的,我想去看看晨明是不是在楼下。

    当我把窗帘拉开的那一瞬间,我看到晨明将一张瘦到颧骨凹下去的脸贴在窗户上,他双眼睁得很大,眼皮下顶着一层厚厚的黑眼圈,头发乱糟糟的,胡子拉碴,一脸兴奋的站在窗外的边缘看着我,不过稍有不慎他就会从二楼掉下去。

    这突如其来的面孔把我吓了一大跳,我大脑瞬间就清醒了过来,倒退几步,有些害怕的看着站在窗户像鬼一样的晨明。

    “赢生…把窗户打开,让我进来,兄弟,能看到你太好了,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呵呵呵呵娱乐宗师最新章节。”晨明依旧是在压着声音说的,声音很沙哑,听上去格外渗人。

    我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去给他开窗户。

    此时晨明已经在拍着窗户了,他依旧是睁着双眼,表情显得有些不耐烦:“兄弟,你愣着干什么!快给我开窗户啊,我要掉下去了!”

    他这个样子和那天凌晨来找我的晨明一般无二,今天的他看上去更为邋遢和憔悴了,他这表情看上去也确实不太正常,秦了君说得没错,他应该是疯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走到窗户边缘,晨明兴奋的看着我的手,十分期待我把窗户打开。

    “快快快,兄弟,让我进来,外面冷,外面冷。”晨明站在外面跺着脚,样子十分迫切。

    就在我准备把窗户打开的一瞬间,一双柔若无骨的小手握住了我的手背。

    秦了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起床站到了我身后,我转过头,秦了君一脸清冷,披着及腰长发,蹙着眉头冷冷的看着窗外。

    她身上传来一缕沁人心鼻的清香,对我小声说道:“先别打开窗户!”

    窗外的晨明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秦了君一眼,对我说道:“兄弟,你愣着干嘛!快给我开窗啊!”

    “他好像是真的晨明,样子和那天晚上我见到的一模一样。”我对秦了君说道。

    秦了君摇了摇头,说道:“他是要从窗户外面进来的,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话吗?鬼索命,通门径,鬼害人,绕梁门,他要害你,你开窗就摊上事儿了。”

    秦了君走到了窗户面前,用戴着流珠的手背轻轻在窗户外面敲了三下,说道:“这个人阳寿未尽,你来的不是时候,走吧降临卡利姆多的道士最新章节。”

    窗外“晨明”的表情完全变得呆滞,张大嘴巴看着眼前的秦了君。

    秦了君没有看他,张开双手直接把窗帘给拉上。

    说来也奇怪,在此之后窗外便没有半点动静了。

    “刚才我们看到的是鬼?”我不敢相信的说道。

    秦了君点了点头,把手放在下巴上,边思考边对我说道:“是,没想到百鬼索命结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真快,看来事情已经有些麻烦了。”

    “事不宜迟,你穿好衣服,已经没时间再去找你朋友了,得去找我爷爷,现在就出发。”秦了君当机立断道。

    虽说刚才被窗外的“晨明”吓了一大跳,脑子清醒了不少,但总得来说我也只睡了一个小时,几分钟过后大脑便又开始迟钝起来,浑身无力,非常想痛快的睡上一觉。

    我对秦了君说道:“能不能明天再走?我现在想睡一觉。”

    秦了君急着说道:“我也想睡啊,我的睡眠时间和你是一样的少,不过最好现在就走,不然我没法保证明天一觉醒来还能不能见着你。”

    “这么严重?你别吓我。”我没由来的一慌,立马又精神了几分。

    秦了君拍打了一下我的肩膀,说道:“我哪里会吓你!我也是第一次见着百鬼索命结这东西,书上说这东西很严重的,我心里也没底,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马上就走。”

    “那好吧。”我想一想等下即便可以睡觉我也一定睡得不踏实,脑子会越想越害怕,最后失眠,与其这样还不如跟秦了君离开这里。百镀一下“以生为名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