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以生为名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以生为名 第一卷 偷生 第十八章 黄泉路

作者:倾我至诚所属:恐怖悬疑书名:以生为名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嗯,你现在去收拾收拾,带几件衣服和一些贵重物品,我们要长途跋涉了。”秦了君说罢也去收拾自己的东西去了,她住在我这里也买了一些自己的日用品和几件衣服。

    我翻出了大学时期背的书包,我旅游一般也是背着这个包,不大不小,我想在这种场合刚好够用,我折了几件衣服,然后在厨房烧了一壶热水把水壶灌满,然后又放了一些毛巾牙膏牙刷,最后一切都准备妥当,我对秦了君说道:“我都搞好了,随时可以走超级灵药师系统全文阅读。”

    秦了君边清理着东西边对我说道:“你还有多余的袋子没?给我一个。”

    我对她说道:“你放我这吧,我帮你背着。”

    “好吧,但你还是要给我一个袋子,我不太想把我的衣服和你的衣服混在一起。”秦了君说道。

    我一脸黑线,才想起这小妞似乎是有点洁癖。

    我的背包被塞得满满当当,还挺沉的,看了一眼时间,五点整,我和秦了君在这个时候出发了。

    现在天还是黑的,南方昼夜温差大,有时候早上得穿两件衣服,但一到中午出太阳穿短袖还热,现在大风一吹,整个人都感觉都了一股凉意,把衣服上的扣子紧了又紧。

    街边的路灯斜斜的亮着,秦了君快步跑到马路边拦了一辆凌晨的夜班的士,然后回头对我挥手说道:“你快点。”

    说实话,秦了君也实在是太赶了点,我不明白她爷爷现在在哪里,我们即将要去哪里,但我知道现在这个时间点还没有快巴车,如果是坐火车的话也不一定有这个时间点的火车票。

    我打了个喷嚏,快步跟了上去,秦了君坐在了的士的副驾驶位,而我坐到了后排。

    “去火车站。”秦了君见我已经上车,转头对的士司机说道。

    这个的士司机是个大概四十来岁的大叔,脑袋有点儿秃,身子微微发福,长着一只醒目的酒糟鼻,不断的擤着鼻涕,估计有鼻炎,说话也有一股子鼻音,貌似是感冒了,对我们笑着说道:“这么早赶火车啊?”

    秦了君快速的回道:“是,很急位面成神之虚空戒最新章节。”

    司机大叔一踩油门,说道:“放心,多急我也能赶上,你们是几点钟的火车?”

    秦了君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对司机说道:“五点半。”

    司机乐呵呵的说道:“现在才五点一十,从这里到火车站我来开车不到十分钟,你们俩就放心吧。”

    秦了君抿了抿嘴唇,看着窗外的风景,没有回答司机的话。

    “小两口这是坐火车要到哪儿去啊?”这个司机大叔样子很和善,看起来也很爱与乘客聊天,大多数年长的司机一般都喜欢聊天。

    “不是小两口,他是我的朋友。”秦了君纠正了司机大叔的错误。

    司机大叔不在意的呵呵一笑,又问道:“你们坐火车是打算去哪里呀?”

    秦了君看着高速公路旁一排又一排飞驰而过的行道树,淡淡的回道:“C市。”

    司机大叔眯着眼睛微笑道:“哎哟,C市是个好地方,那里的臭豆腐特别好吃,闻着特别臭,就和放久了的袜子一样,但吃起来就完全感觉不到臭味,特别香,缺点就是太辣,我顶多只能吃上两片。”

    在司机说话的时候,我从窗外似乎看到了一个红点,司机开车的速度非常快,窗外的那个红点在远处的树丛之间,伴随着景色一下子就过去了,什么都没看清。

    “话说我老婆和女儿特喜欢看C市的电视节目,他们那里的各种综艺节目都很好看,不过我每天上倒班,陪完孩子老婆电视节目看到一半就得去上班了,唉,钱难挣啰。”我在后排倒是津津有味的听着司机大叔发着牢骚,而秦了君则一直漠不关心的看着窗外,似乎对司机大叔的话半点兴趣没有。

    而此时,我发现窗外的远处又出现了一个红色物体,不过这一次离我近一些了,也大一些了,是竖着的长方形,也不知道是什么重生之都市修仙最新章节

    这接下来的几分钟内,我发现那个红色物体每隔一小段时间就会出现一次,每次都离我越来越近,车子不是一直都在跑吗?我为什么总是能看到这个红色的东西,难道是路边的装饰吗?

    不过又过去了几分钟之后,我在一个路灯下面看清了那个红色不明物体。

    那是一个人,一个女人,穿着一袭红衣,站在路灯底下,她头发很黑,将整个脸都遮住,车子飞快的驶过,那个红衣女子也在我目光中一逝而过。

    我心头微微感觉到了不妙,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凌晨五点多,一个女子没事穿着一身红衣干什么?吓人?

    不到十秒钟,我再次看见了那个红衣女子,这次她已经越过高速公路旁的围栏了,就站在马路的边缘,伸着一只手,似乎是在拦着车辆,不过司机和秦了君好像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车子从她旁边一下就驶过去了,我脸贴着窗户,想看清那个女子长得什么样子。

    “砰。”

    司机似乎是撞到了什么东西,传来一声闷响和凄惨的猫叫声,我注意到此时从秦了君的窗户处飞来一个黑色的东西,我立马将目光转移到我的窗户处,因为我知道那个黑色的东西即将往我这边飞来…但我看到了最不可思议的一幕——一个满头黑色长发,皮肤却已经皱地不能再皱的老太太从我的视线中一晃而过,她嘴角上翘,眼睛没有眼黑,在对着我笑,她只有一个头,像皮球一样从窗户外的车头飞向车尾。

    司机没有停下车,对我们说道:“刚才好像撞到一只猫了,晦气。”

    “啊!”我被刚才那个老太太的人头吓出了一声冷汗,不由自主的喊出了声。

    “你撞的不是猫,是…是…是一个人,我看到一个头从窗户外面飞过去了最强网络神豪最新章节。”我声音有些颤抖,惊魂未定的说道。

    “呵呵,小伙子,你可真爱开玩笑,明明就是一只猫,我东拉西跑将近十年,撞死的猫猫狗狗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这东西说晦气吧,其实也还好,有时候啥事没有,有时候倒霉好几天,刚才撞的确实是一只黑猫,浑身黑不溜秋,现在天还没亮,根本看不清,唉,这无家可归的流浪小东西可是比人可怜多了。”司机大叔根本不相信我说的话。

    “秦了君,你刚才看到了没有?真的是一个人,我早就注意到她了,她一直跟着我们,穿着一件红色的衣服。”我冷汗一层层的往下冒,我想秦了君应该会明白我说的话。

    秦了君只是冷冷的看了窗外一眼,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对司机说道:“师傅,你注意到了没有,这条路你好像已经走了很多遍了。”

    司机一愣,微微点了点头脸色凝重的说道:“是啊!前面那个拐弯我印象里面好像已经走了不下三次了…我还以为是我太累的错觉。”

    此时司机大叔放慢车速,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根烟点上,对我们说道:“两位朋友,我们可能要慢一点到火车站了,我得绕一绕路,如果你们实在赶时间,就只能现在下车找另外的的士了,已经跑过的这段路程我不收你们钱。”

    现在这凌晨的高速公路上哪里还有别的的士?只能坐他的车了。

    秦了君也是断然拒绝道:“没关系,我们不下车,师傅你先开吧。”

    司机大叔打着反向盘,没有选择以前的路线,而是开向了另外一个路口,他把车窗全部关得死死的,但他还在车内大口抽着烟,二手烟出不去,秦了君呛得直咳嗽,司机大叔歉意的说道:“我们刚才应该是撞到不干净的东西了,小伙你说得没错,你看到的东西不一定是假的,不过你们不用怕,我经验也算丰富,这种东西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了,你们现在哪也不要看,就看着前面,不要看窗外,我打几个转抽几口烟就没事了网游之荒古时代最新章节。”

    “谢谢师傅。”秦了君对司机大叔道了声谢。

    “不用客气,耽误了你们时间,我该向你们道歉才是,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们知道这里哪条路通往火车站最快吗?”司机大叔把烟头掐灭,询问道。

    “不知道。”我本身就对这里不熟,只是来这个城市工作,更别说高速公路的路线了。

    我心头有些痒痒,生怕刚才看到的那个红衣老太太上前来害人,有些后怕的低下头,心中默默的祈祷这次不会有事。

    但我发现我脚上似乎踩了一张报纸,报纸上的一张车辆撞毁的大图格外引人注目。

    我把报纸拿了起来,一眼就看到了标题的大字。

    “8月25号高速公路上发生一起特大交通事故,牌号为:*A4755的出租车突然撞向路边的大树而发生惨剧,包括司机在内的车上三人无一人生还。”

    也许是我敏感,我本能的抬头看了一眼放置在副驾驶位前方的车辆信息。

    司机姓名:周春国。

    牌号信息:*A4755。

    我猛地一下瞪大双眼,拿着报纸的双手抖个不停,连牙齿都在打颤。

    车开得越来越快,我甚至感觉是在飞,码速不知道已经达到了多少,“司机大叔”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转过头看着我,露出了一口黑黄的牙,声音完全变了一个音调,沙哑而难听:“小伙子,你不知道哪条路通往火车站最快是吗?我告诉你吧,黄泉路通往火车站最快了。”百镀一下“以生为名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