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以生为名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以生为名 第一卷 偷生 第十九章 火车

作者:倾我至诚所属:恐怖悬疑书名:以生为名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哦?那比黄泉路更快的路又是什么呢?”秦了君语气平淡,戴着流珠的左手悄然放到了司机的肩膀上,在它肩上拍了两拍修真渔民最新章节

    这个司机大叔先前还面目诡异,此时被秦了君这么一拍,秃了的头顶突然在此时烂开,还伴随着一阵声响,这种声音就像西瓜猛地一下被拍烂的那种声音一下,露出了里面的大脑,白色的脑浆慢慢从他的脑袋流到衣领,看上去恶心又渗人,一股腐烂的臭味弥漫了整个车厢。

    这个司机大叔注意到了搭在它肩膀上秦了君的手,也注意到了她手上的那串流珠,瞳孔猛地缩小:“你…你…”

    秦了君目光如炬,盯着它说道:“甩开刚才的拦路鬼,去火车站,耽误了一秒钟我都让你投不了胎!”

    “是是是!”这个司机大叔刚才还威风凛凛,此时便如同一只焉了的老猫,打着方向盘开始转换方向。

    不到几分钟,车子便到一个地方停下,司机对我们说道:“前…前面就是火车站了!你们下车吧!我去不了人多的地方…”

    “嗯。”秦了君应了一声,把车门打开,然后转头对我说道:“王赢生,你先下车。”

    我此时脑袋一阵发晕,胸口也很闷,没办法回她的话,只能迅速打开车门背起背包下车了。

    我感觉胃部在翻江倒海,不但闻了一路不透风的腐臭味道,而且还是坐在高速行驶的出租车上,早就想吐了,我下车就已经完全控制不住,弯着腰开始吐了起来。

    吐了一会后,秦了君拿出一张纸递给我,我拿过来擦了擦嘴,顺带回头看了一眼那辆出租车,出租车早已不见踪影,凉爽的晨风吹着秦了君的头发翩翩飞舞,秦了君伸出纤细的手指将发丝挽至耳后,她的神情显得很冷艳,刚才发生的事情我还没有搞懂是怎么回事,不过我知道秦了君貌似又救了我一次。

    “吐好了没有?把你的身份证给我,我去自动售票点买两张火车票素女寻仙最新章节。”秦了君见我吐得差不多,淡淡的对我说道。

    我从钱包里取出身份证,对秦了君问道:“刚才…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个出租车司机这么怕你?”

    我知道那个出租车司机是鬼,但秦了君只是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便让它屈服了,这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这个你不需要多管,我也很难和你解释清楚。”秦了君蹙眉道。

    见她这一副对我爱理不理的高冷样子,我也懒得热脸贴冷屁股,但还是感激的说道:“嗯,谢谢你了。”

    秦了君从我手上拿过身份证,然后转身对我说道:“跟着我,别出什么岔子走丢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哪这么容易走丢?”我皱眉对着她的背影说道。

    秦了君没有理我,径直朝着火车站售票点走去。

    我跟在她后面,刚才那一吐吐得我现在脑袋还发昏,浑身难受,昏昏沉沉的向前走去。

    秦了君买了两张火车票,刚好在一个小时以后就有班能让我们到达目的地的火车,我在候车厅的座位上眯了一下眼睛,等秦了君把我拍醒以后就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我迷迷糊糊的跟着秦了君上了车,我们的座位刚好是在同一排,我坐在靠窗的位置,继续偏着头打着盹,秦了君则坐在外头玩着手机。

    “哥哥…哥哥…”

    我睡得半梦半醒,好像听到了一个小男孩的声音。

    我睁开眼睛,朝四周望了望,我和秦了君的对面坐着的是一对头发花白的年迈夫妻,慈眉善目的,老头子戴着老花眼镜正在看报纸,老奶奶则是在编着毛衣,看起来很和谐,但周围貌似没有一个小男孩,那我刚才听到的声音又是从哪里来的?

    “哥哥邻家妹子爱上我最新章节!”

    正在我疑惑的时候,那个小男孩的声音又传过来了。

    “哥哥。”我侧过头,居然发现有个小男孩趴在火车的窗户外面!

    他年龄大约四五岁,睁着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看着我,脸上满是好奇。

    “哥哥,出来陪我玩。”那小男孩拍打着窗户对我说道。

    我转头望向秦了君,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秦了君,你…你看外面,有个小男孩趴在窗户上!”

    秦了君放下手机,抬起头蹙着眉头看着我,说道:“哪儿呢?”

    我指了指窗户,对她说道:“就这!你看。”

    窗户外的小男孩对我和秦了君招了招手,露出一脸天真的笑容:“嗨,姐姐你好!”

    秦了君一楞,立马换成了一副和煦的笑脸,对那小男孩招了招手,说道:“你好啊!”

    我夹在他们中间是完全愣住了,秦了君难道不觉得奇怪吗?一个男孩怎么可能趴在飞驰而过的火车窗上,难道这小男孩是印度籍的阿三?会开挂?

    “这个哥哥不愿意出来陪我玩游戏。”小男孩用手背轻轻敲了敲窗户,噘着嘴对秦了君说道。

    秦了君听后不满的看着我,说道:“你怎么不去陪他玩游戏?”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秦了君,说道:“这…我…他在外面,我也要去外面陪他玩游戏?”

    秦了君冷冷的偏过头,对我说道:“我不管,你就要陪他玩蛊真人最新章节。”

    “这…”我挠了挠后脑勺,现在是个什么状况我完全没搞清。

    那小男孩依旧是一脸期待的看着我,我没他看得没法子,只得对他说道:“小朋友,哥哥不会玩游戏,外面危险,你快点进来。”

    这小男孩听到我这句话后脸色立马阴了下来,低着头,看样子是生气了。

    “小朋友?你怎么了?”我心中闪现出了一丝不安。

    “不陪我玩游戏的人都得死!!”那小男孩突然抬头,张开嘴巴,露出里面如刀锋般尖锐的牙齿,分外骇人,嘴角甚至还有血流了出来。

    我被吓了一跳,本能的往后靠到了秦了君的身上,我推着秦了君手臂,声音颤抖的说道:“秦…秦了君,你看外面,那个小男孩他不是人!”

    我紧盯着小男孩,生怕他会冲出窗户来害我,我手上的动作没停,一直摇着秦了君的手臂。

    但秦了君却根本没理我。

    我急着转头看着秦了君,对她说道:“秦了君,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那个小男孩想害我!”

    但此时秦了君的脸色也阴下去了。

    我心中陡然一惊,又把目光望向对面的那对老夫妻。

    老奶奶手上织毛衣的动作已经停了下来,那老头子拿着报纸但目光并没有移动,也是沉着脸。

    我朝周围望了望,周围站着或坐着的乘客无一例外的把脸沉了下来,看上去分外骇人人道至尊最新章节

    “怎…怎么回事…”我的心脏几乎都要提到嗓子眼了,车上的灯光一闪一闪的,仿佛我身边的这些人都不是人,包括秦了君在内。

    突然,周围所有人的头都开始慢慢往上抬了。

    我把身子都蜷缩在座位上,对它们说道:“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要你的命!!”

    此时所有人都抬起头,露出一脸狰狞的面孔,嘴巴全部张开,无一例外都是如狼般尖锐的牙齿。

    “啊!!”我猛的大叫一声,从座位上弹了起来,晨光熹微,阳光透过窗户打在我的身上,耳边回响着火车的轰鸣声,车上一片宁静,座位的对面有看报的老头子,织毛衣的老奶奶,身边的秦了君侧过头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原来是一场梦。

    “你怎么了?”秦了君不解的问道。

    “没事,我刚才坐噩梦了。”我背后和额头上全是汗,大口喘着气对秦了君说道。

    “哦。”秦了君漠不关心的应了一声。

    “哥哥!陪我玩游戏!”突然一个脑袋从我身下探了出来。

    “啊!”我一下就叫了出来。

    那个小男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我的身前,依旧是睁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喜滋滋的看着我。

    此时秦了君拉住那个小男孩的手,将他拉到自己的身前,语气温柔的对他说道:“哥哥身体不舒服,不能陪你玩游戏,姐姐陪你玩好不好?”百镀一下“以生为名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