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以生为名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以生为名 第一卷 偷生 第二十五章 无法找到施法者

作者:倾我至诚所属:恐怖悬疑书名:以生为名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客厅里只留下了我们三人,秦重的脸色也很不好看,我对秦重说道:“秦重兄弟,这件事我会找机会再和栋爷说一说的,你不要担心。”

    秦重脸上勉强露出一丝笑意,对我说道:“谢谢赢生兄弟了,这件事怕是不好办。”

    秦了君也幽幽叹了一口气,说道:“无论这件事是怎样的,我都只能接受了,重哥哥,你这次到外面都学到了什么东西,能不能和我说说?”

    秦了君一脸期待的看着秦重。

    “能吧,我们去外面坐着,我说给你听我的农场能提现最新章节。”秦重对秦了君说道。

    “嗯。”秦了君开心的应了一声,二人便走出大厅,并肩坐在大门口的台阶上开始窃窃私语。

    我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话说我对秦了君是没什么男女之间的感情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是有点难受,来得十分莫名其妙。

    “明月光,为何又照地堂,孩子在公园躲藏,不想喝汤。”

    门外的秦了君倚在秦重的肩膀上居然唱起歌来,我摇了摇头,回房休息了。

    由于我晚上睡得晚,所以早上没能早起,但我朦朦胧胧听到外面的争吵声。

    我穿好衣服,在房间内的洗手间洗漱完毕,然后出门走到大厅。

    眼前的场景着实让我吓了一跳。

    栋爷的别墅都是红红火火一大片,四处都贴着“囍”字,大概**个小伙子在四处忙活,布置房间,桌子上摆着琳琅满目的婚礼零食,大厅正中央的老子雕像也是香火旺盛,布置得一片红,大红烛烧得分外灿烂。

    而此时秦重正在哭着脸色和栋爷哀求着什么,栋爷浑然不顾,仍然指挥着那些小伙子在布置着房间。

    我大惊失色,连忙走向前去说道:“栋爷,你这…你这是在干什么?”

    栋爷一见我来了,脸上便露出了愧疚之色,走到我面前对我说道:“赢生啊,你也别嫌婚礼简陋了,今天我亲自看过了,是最好的成婚之日,你和了君年龄为双,都是24,八字相辅相合,实在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因为你24岁劫的缘故,成婚之时不能再拖,现在先把仪式给办了,来日等你这次劫难过去之后你还可以再办一点大些的酒席。”

    我急着说道:“栋爷,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怎么能够决定得这么草率?我和了君都还没同意呢冠军之篮最新章节!”

    栋爷拍了拍我的肩膀,一脸和蔼的说道:“放心吧,小君是同意的,你这里也没什么好说的,这都是为了你好不是?你准备准备,下午有人来为你宽衣化妆,晚上吉辰一到便在老祖宗前拜堂成亲,你现在先好好休息,免得到时候没体力了,咱们这婚礼虽然已经尽可能的从简,省去了很多麻烦步骤,但仍然不能懈怠,还是有一些过程要走的。”

    我急得抓耳挠腮,栋爷现在是诚心转移话题不让我出口。

    “行了,赢生,现在小君正在被精心布置打扮,晚上给你一个漂亮的新娘,你就放心的去歇息吧,对了,你起得这么早,肚子饿了吧,厨房和大厅都有许多吃的,你随便拣一点吃,中午和晚上有你吃的。”栋爷显然已经当我彻底同意这门婚事了,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提了。

    “好吧…”我郁闷得很,只好答应了。

    我拿了几个糕点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窗户在望着外面的风景思考人生。

    “有人吗?”房间外响起了敲门声。

    “有。”我回了一句。

    是秦重的声音。

    秦重推门而入,神色很是忧愁。

    我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明明说好会劝说一下栋爷,但实际上我却怎么都开不了口。

    “赢生,今天你就要和小君成婚了,她以后就是你的妻子,你要好好对她。”秦重苦涩的说道。

    我连忙说道:“不是,秦重兄弟,你听我说,刚才我没睡醒,大脑一片迷蒙,面对栋爷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所以……”

    秦重摆了摆手,示意我不要再说了,他接着说道:“没用的,这次师傅真的是下决心了,除非你爷爷再世,说这门婚事可以取消,不然一定没有用的英雄联盟:上帝之手最新章节。”

    我低下头,沉默了片刻,然后抬头对秦重说道:“要不,秦重兄弟,今晚你带了君走吧,神不知鬼不觉的,去躲个几天,等时间差不多了再回来,我想那个时候栋爷就没办法为难你了。”

    秦重微微一笑,说道:“赢生兄弟,你这想法也太天真了些,师傅对我和了君恩重如山,我们怎么可能会违逆他的意思。”

    我认真的说道:“可这是事关你们俩的大事啊,自己喜欢的人要和另外的人结婚,这种事情你难道忍受得了吗?”

    想到那天我忍痛让所谓的“大师”和小柔同处一室的时候,我照样忍受下来了,想必秦重此刻也忍受了莫大的苦楚吧,这种抉择两边都为难的时候最痛苦,我有着很深切的体会。

    秦重说道:“赢生兄弟,你这就错了,我一直把了君当妹妹看,我和她并没有那种男女之情,我之所以反对这个婚事是因为她不喜欢你,我不希望她嫁给一个她不喜欢的人,但这是师傅的意思,我也没办法,唉。”

    “哦?”此时我才觉得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糟糕。

    “原来你不喜欢秦了君?”我惊异道。

    秦重说道:“我当然喜欢秦了君了,和她从小长大,但这个喜欢不是你想的那种喜欢,是一个哥哥对于妹妹的溺爱,她和我之间的感情就仿佛如亲兄妹一样。”

    这种想法恐怕是你一厢情愿,秦了君心中不一定是这样认为的。

    秦重讲话得体,有礼貌有气度,遇事波澜不惊,人又仪表堂堂,器宇不凡,这种人想不吸引女孩都难我的极品千年尸娘最新章节

    我皱了皱眉,说道:“我自己也无法接受和一个不喜欢的人在一起的,而且,在此之前我已经有了一个在一起三年的女友,她因我而死,我根本忘不掉她,也做不到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和另外一个人好上。”

    “哦?因你而死?赢生兄弟能不能和我说说这个故事,你别误会,要是你不愿回想伤心事就算了。”秦重说道。

    我勉强一笑,说道:“这有什么好伤心的,一个男人不可能成天因为逝去的人或事伤心,坦然面对才行,你想听我就说给你听吧。”

    反正现在也闲着没事,那些事的细节说不定秦重有着优益于秦了君的理解,对我可能也有一些好处。

    我将那几天发生在我和小柔身上的事情全部讲给秦重听了,秦重越听眉头皱得越深。

    “你身上的这件事实在太过于蹊跷与不可思议了些。”这是秦重听完以后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怎么呢?”我倒是很好奇他会怎么说。

    “首先出现在你面前的是一个所谓的断根鬼,导致你女友送了性命,其实幕后的黑手是剥心鬼造成的。但当你遇到秦了君之后,她的到来导致幕后黑手露出马脚,原来剥心鬼也是被人操纵的,还在最后一晚给你身上留下了百鬼索命结,这个人的身份被断根鬼,剥心鬼等重重掩饰隐瞒,还让你的朋友发疯,下落不明,这个人的心计太深了,但我始终也不明白这样的高人为什么会来害你,若是说这是巧合的话,那么他隐藏这么多身份害人的目的又是什么?难,从你说的这些东西来看,这个人的城府和手段可能在我之上,至少也和师傅达到差不多的程度了,老江湖,如果按照找到施法者的法子来解你身上的百鬼索命结,那怕是一辈子都难找到他了,我得把这件事快些告诉给师傅。”秦重冷静的分析了一大段,然后没有半点停留,立马就出了我的房门去找栋爷了。百镀一下“以生为名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