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以生为名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以生为名 第一卷 偷生 第二十九章 阴缘

作者:倾我至诚所属:恐怖悬疑书名:以生为名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个木屋有两间房子,貌似是一个大厅,一个卧室,担爷点亮了一盏我只在电视上见过的油灯,房间内稍微亮了一点,周围都是一种老式到极点的桌子和凳子,没有任何现代化的家具,更别说电视冰箱那些,看着眼前的这些东西我仿佛回到了清朝时期的山间柴夫家里超级灵药师系统全文阅读

    “伢子,昨天是不是你结婚的日子?”担爷坐在了一个凳子上,抽着旱烟看着我。

    “是的。”我不知道担爷为什么知道我昨天结婚。

    “呵呵,太好了,太好了,伢子,你让我很开心。”担爷没头没脑的说了这样一句话。

    “你是不是在洞房当天跑出来了?还没有来得及和新娘真正意义上的成亲?”担爷直勾勾的盯着我问道。

    我觉得情况越来越不对,但仍然点头说道:“是…担爷。”

    “哈哈哈哈!好!好啊!”担爷把旱烟朝旁边的桌子上一拍,整个人极为夸张的笑了起来,胡子笑得直抽抽,他的背有些驼,现在他拼命挺直腰子,骨头被扭动的声音啪啪直响,整个人都有些扭曲。

    我感觉眼前的担爷异常可怕,腿控都控制不住,直接转身就想往外面跑,但当我跑到门口的时候,门却直接自己关上了,无论我怎么推都打不开。

    “伢子,我把你从那些杂毛手里救出来,你不答谢我还想跑?”担爷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

    我一回头,担爷已经在我身后了。

    “担爷…你…你想要我怎么答谢?”我害怕到了极点,声音发抖的说道。

    “呵呵,莫怕,我不会要你的命。”担爷说道。

    听到他这句话我稍微放了些心,刚欲开口,只听担爷继续说道:“跟我进来。”

    担爷拿起了一个箩筐,朝里面的卧室走去重生之都市修仙最新章节

    我出去不得,只好也跟着担爷走了进去。

    里面也是一个古朴简陋到了极点的房间,仅有一个木床和一个梳妆台,梳妆台上都结了蛛网,灰蒙蒙的一片,铜镜也根本就照不清人了,而木床上面坐着一个“人”,她穿着一袭艳丽的红妆,比起昨日秦了君身上的那件做工要精致百倍,衣裳上的每一寸都仿佛经过了精雕细琢,用心剪裁,她脚上穿着一双漂亮的绣花鞋,脑袋上蒙着一层头盖,整个人一动也不动的端坐在床上,没有一点生气。

    “栋爷,这…这…”我目瞪口呆的说道。

    “这是我孙女,七十年前就死了。”担爷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慈祥的神色,对我慢慢说道。

    “啊?”我有些惊讶的张开嘴巴。

    担爷接着说道:“在当年出嫁的当晚,我孙女上吊自杀,死不瞑目,本来她怨气极重,要变成一个厉鬼,不过被男方家请来的老道士施了法,既不能变鬼,也不能投胎,永远的成为了一个未出嫁的新娘。”

    “伢子,你昨天成亲但没有成功是吧?”担爷转头再一次问了这个问题。

    我呼吸一窒,隐隐猜到了些什么,极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好,你和我孙女命理相同,都是成亲未果,今天我孙女沾沾你的喜气,拜个堂!”

    担爷话音刚落,我双腿一软,竟不受控制的跪了下去。

    与此同时床上端坐着的人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跪在了我的旁边,她头上蒙的红盖头颜色很浓,我根本不可能透过红盖头知道她长得什么样。

    “一拜天地位面成神之虚空戒最新章节!”

    我突然感觉后背受到一种莫大的力压迫,竟直直的拜了下去。

    “二拜高堂!”

    我身体继续不受控制的转向了栋爷,我旁边的那个女子也同样如此,我们两个对着担爷也拜了下去。

    “夫妻对拜!”

    此时那个女子慢慢的移动到了我的对面,我身体僵直的同她一起拜了下去。

    “哈哈,好!这些年我一直在村子游荡,打着与那些杂毛交易的幌子,吃着死人烂肉维持阴寿,其实就为了等一个像你这样的人出现,现在解了我孙女的结,心愿已了,我投胎去啦!”担爷哈哈大笑,脸上露出激动的神色,他推开门朝外面走去,没了半分动静。

    门外的风一吹,将我身边女子的头盖吹拂起了半边角,我想看清她长得什么样子,但突然感觉眼皮一沉,竟睡意磅礴,直接往地下一躺就睡着了。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一个床上了,身上盖着香香的被褥,床也很软,很暖和。

    我猛地睁开眼从床上坐了起来,周围是一片完全陌生的环境。

    不过这里有电视机,有烧水声,还有…

    嘈杂的麻将声。

    “这他妈的是在哪儿啊?”我挠了挠脑袋,自言自语道。

    我穿上鞋子,打开门,发现外面就是几桌麻将桌,不过现在是大白天,只有一桌人在打,此时一个戴眼镜的胖子从前面走了过来,他看了我一眼,说道:“你醒了啊?”

    “啊最强网络神豪最新章节!”我猛地一声叫了出来。

    这不就是昨天晚上出现的那个胖子吗?

    “你怎么了?”这个胖子皱着眉头关切的看着我说道。

    我冷静的想了想,昨天晚上应该是他中邪了,现在应该没事了。

    我踮着脚神情怪异的看了一眼他的眼睛,发现并没有黑眼圈了,是了,他现在应该不是鬼了。

    我舒了一口气,感觉浑身无力,提不上半点力气,每个关节都像是被插了针一样疼,又渴又饿,喉咙眼疼得直冒烟,我对他问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那胖子说道:“你还说,今早我起来发现门口躺着个人,吓我一大跳,要不是我人好把你抬了进来,说不定你现在已经在外面冻得发烧了!”

    我连忙点头哈腰道:“谢谢,谢谢老板。”

    “我今早闻你一身的酒气,猜你昨天应该没少喝酒,早点回去吧,别让家里人担心了,有空多来我这打几圈啊!以前都没见过你。”这胖子老板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这胖子老板人还真好,和昨天的那个阴森森的鬼老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笑着对他说道:“一定的!一定的!”

    于是我就和老板道别走出了房门。

    我深吸一口气,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来这个地方了,现在就走,回家,不给任何人带来麻烦。

    我一摸口袋,想看看几点钟了,才想起手机还放在栋爷家里充电,身上就只有一个钱包,衣物什么的都没有。

    不过有钱包已经足够了,那手机我不要了,在这乡下先找辆摩的去城里,然后再在城里叫出租车去车站,一切问题就得到解决了网游之荒古时代最新章节

    我在乡下的一个小卖部里买了包烟,又买了瓶水和一些吃的,脑子里很自然的就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了?和鬼翻山?拜堂?难道是一场梦?不然我怎么会在白天躺在麻将馆的门口。

    要知道我和担爷起码走了差不多三、四个小时,这么来回一趟就一晚上过去了,根本不可能有时间回来的。

    那如果是梦,那么这个梦也太真切了些,我现在浑身酸痛,明明是像是走了一晚上路的样子。

    我想得不大明白,觉得怎样解释都解释不通,只好不去想,打算蹲在路边吃完东西,抽根烟就走。

    “在这里!那小子在这里,快通知栋爷!”我吃东西还吃得好好的,突然有个村民神色激动的指着我。

    我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嘴巴里还塞满了面包,不到三十秒钟,秦重和一些人就朝我这里赶过来了。

    秦重神色显得很焦急,对我说道:“赢生兄弟,你昨天晚上怎么不见了?师傅今早为了找你差点没把这里的地都给掀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

    “哎,别说这么多了,跟我回去吧,师傅现在大发雷霆,了君还在地上跪着呢。”秦重一把抓住我的手腕,拉着我就往栋爷家里跑。

    “别…你别抓我的手,我腿很痛,让我自己慢慢走。”我体会得到秦重的焦急,但我现在真是浑身无力。

    “好。”秦重松开手,急得不停的抹着额头上的汗,大步流星的在前面带着路。百镀一下“以生为名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