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以生为名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以生为名 第一卷 偷生 第三十章 消失的守宫砂

作者:倾我至诚所属:恐怖悬疑书名:以生为名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和秦重一起回到栋爷的别墅里后,只见栋爷坐在沙发上,而秦了君跪在角落面对着墙壁,脸上似乎有泪痕,蓉奶奶坐在栋爷旁边,在不断的在给栋爷说些什么,栋爷脸色很难看。

    “师傅,我把赢生带回来了。”秦重恭敬的对栋爷说道。

    “嗯。”栋爷应了一声,把目光放在了我的身上,然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负手而立。

    “赢生啊,昨夜是秦了君待你不满意吗?为什么要逃跑?你身上有百鬼索命结,万一你有个什么好歹,我死了以后怎么和地下的徐老头交代?”栋爷表情不喜不怒,但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气势看着我。

    我目光闪烁不定,我不知道该怎样和他说,不知道应该说实话还是说假话。

    “赢生铁掌无敌王小军最新章节!”栋爷突然一下放大了音量,将我思绪打乱,使我根本来不及再去细想。

    我认真的看着栋爷,说道:“栋爷,我和秦了君之间并没有男女之间的感情,我不喜欢她,她也不喜欢我,我不能因为我爷爷当年的一面之词而毁了一个姑娘的一生,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都应该有选择自己人生的决定,每个人的人生都应该由自己主宰,我不会强迫别人做她不喜欢的事,您也不能强迫,我爷爷同样不能强迫,特别是婚姻这样的大事,所以我昨天擅自离开了,栋爷要怪就怪我吧,我一人承担,还希望栋爷不要怪罪到秦了君身上,这件事压根就和她没关系。”

    栋爷饶有兴致的看着我,脸上浮现出一丝古怪的神色,对我问道:“哦?真的是这样吗?”

    我很认真的点头说道:“嗯!”

    栋爷接着问道:“赢生啊,我想问一问你,昨天你喝了多少酒,自己还有印象吗?还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我心中一颤,栋爷为什么这么问?难道他知道我昨天被担爷带走了,现在故意这么问来试探我的?

    不过担爷那件事迟早也要和他说的,我昨天莫名其妙的被他带到山林里与他孙女拜了堂,虽说这件事情的真实性还有待考究,这里面有古怪,但我依旧要告诉他,因为可能只有栋爷他们才有办法告诉我事情真相。

    栋爷见我犹豫了这么久,脸含笑意的说道:“行了,我知道你忘记了,现在我告诉你吧,你昨天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可能把发生的事情全部忘得一干二净,你昨天和了君洞房之后便消失了,然后今天和我说了这么一大堆冠冕堂皇的屁话,事情都已经做过了,你难道还想逃避不成?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我完全没听懂栋爷的话,问道:“什么事情都做过了?”

    栋爷呵呵笑道:“我在了君小的时候就给了君身上下了守宫砂,今天早上守宫砂已经消失了,守宫砂你应该知道什么情况下会消失吧?如此强有力的证据摆在眼前,你还想赖账不成?”

    我闻言大惊晋臣最新章节

    我他娘的昨天难道上过秦了君了?

    我昨天不可能喝多了,我意识非常清楚,尽管脑袋有点晕,但秦了君睡着以后我就马上离开了那间房跑路了,压根碰都没碰她一下,如今守宫砂却消失了,这他妈不是在逗我吗?

    栋爷见我如此吃惊的脸色,心中更加有底了,对我说道:“行了,我知道你喝多了酒可能已经忘了,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也没办法跑掉的,刚才你说的话我也懒得去琢磨,秦了君以后就是你的妻子,不要以为我把她这么轻易的嫁给你你就能够随便对待了,要是对了君不好,我拿你是问!”

    “既然你回来了,那就好好在这待着,可不许再跑了,男人得有些担当,徐老头的孙子可不让我看不起,我中午还有大事要办,先回房休息了,好了,了君,你起来吧,女子看不住丈夫可不行,今天算是对你的一次教育,以后要懂得如何取悦丈夫,不要再闹出这种丑事了。”栋爷说罢便回到自己的房间,把房门给关上。

    秦了君在蓉奶奶的搀扶下站了起来,神色呆滞的走到我旁边,然后她对我温顺的低下头,说道:“对不起,昨天晚上让你失望了。”

    “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事情实在是太奇怪了,我看秦了君一副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样子,又看到她白皙的膝盖已经跪得红肿,于是说道:“你先去沙发上坐一会吧,我没有要怪你的意思。”

    秦了君呆呆的点了点头,又如行尸走肉般的走到了沙发上坐下,看着大厅内的某一处发着呆。

    昨天晚上也许是秦了君发现我不在了,然后去找秦重,他们两个发生了关系,导致秦了君手臂上的守宫砂消失,她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怕栋爷大发雷霆,刚才的事情也都见到了,就因为早上醒来我消失了栋爷就罚她跪着,认为我消失的原因是因为她没把我服侍得好,这足以看出栋爷封建古板的大男子主义思想,如果今天一大早栋爷发现秦了君手臂上的守宫砂没消失,那还不知道会被栋爷罚骂成什么样冒险在无数位面世界最新章节

    想通了这一点,我便觉得一切事情很好解释了。

    我昨天出去应该是真的,我肯定没有喝醉,这点我相信我自己的判断。至于担爷那方面的事情待会还需要和秦重沟通一下,万万不能告诉栋爷了,否则秦了君和秦重的事情恐怕会被他察觉到,那样后果不堪设想。

    现在我就得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把事情表现得就像栋爷所说的那样,然后再找个时间偷偷的向秦重询问一下担爷的事情。

    我把秦重拉到一边,离沙发上的秦了君和正在安慰她的蓉奶奶远了一些,确保她们听不到,然后我小声对秦重说道:“秦重,秦了君的那个守宫砂是不是…”

    秦重看了我一眼,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是啊,赢生兄弟难道不知道守宫砂的功能吗?只要一经房事便会消失,唉,我看你人也挺不错的,也没有不放心你的意思,以后好好对了君吧,我一直都把她当亲妹妹看。”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说道:“不…不是,我的意思是说,秦了君的守宫砂难道不是你和她那个…才消失的?”

    秦重也一下瞪大眼睛,看着我说道:“赢生兄弟,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可能和了君干出这种事情…昨天明明是你和她同房,怎么可能会是我,赢生兄弟你可千万不要乱说,让师傅误会了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我皱眉想了想,可能秦重不放心这事直接让我知道,所以一口咬定不承认,让我把这个黑锅背定,其实大可不必,他要是直接和我说出事情的真相,我也一样会帮他隐瞒的,他这样做,反而让我认为我信得过他,他却信不过我,让我心里有些难受重生之丧尸时代最新章节

    我接着说道:“秦重兄弟,我实话和你说吧,我昨天根本就没喝醉,意识清楚的很,你和了君的事情就坦白吧,我不会告诉栋爷的,你放心好了。”

    秦重一下变得面红耳赤,急忙辩解道:“不是,赢生兄弟,昨天我一直待在自己的房间里,直到早上被师傅叫醒才知道你消失了的,再说就算有人把刀夹到我脖子上我也不会和小君干那种事啊!”

    我略感震惊,说道:“真的不是你?”

    秦重着急的说道:“如果是我的话我不得好死,下十八层地狱!”

    “呃…”见秦重都这么说了,我基本确定真不是他干的了。

    可问题是我他妈的也没干啊!

    我对他说道:“秦重兄弟,这件事有蹊跷,我告诉你昨天我发生了什么事。”

    秦重现在有些六神无主,只得对我点了点头。

    我把昨天我要离开的原因,以及离开的时间,还有离开后在麻将馆所看到的一切、担爷来救我、跟着担爷到小木屋、强迫和担爷孙女成婚的事情都一一告诉给了秦重,没有半点隐瞒。

    秦重越听越心惊,最后表情变成了不可置信,等我说完以后秦重神色凝重的对我说道:“你这是被鬼给结阴亲了啊!”

    我说道:“啊?昨天我身上的事是真的?”

    秦重说道:“不是真的还会是什么?你以为是梦吗?你把右手伸出来给我瞧瞧。”

    我按照秦重的吩咐把右手伸了出来。

    秦重握住了我的右手,也不像是在把脉,就是用手握住,然后皱着眉头一动也不动星神兵王最新章节

    “奇怪,我好像没发现有什么东西附你身上了。”秦重说道。

    “结阴亲会有什么东西附在身上吗?”我有些紧张的问道。

    秦重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不清楚,我主要是不清楚扁担鬼的目的是什么,你说他的孙女是含冤上吊而死,然后让一个道士给施了法,那么他让你和他孙女结阴亲的目的应该是给他孙女解结,但是解结之后的目的是什么呢?是为了让他孙女顺利投胎?还是让他孙女变成厉鬼去报复当年的那家人?这都是我不清楚的,不过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似乎是投胎的几率比较大。”

    秦重告诉了我一大堆,我也渐渐明白了些什么。

    秦重又接着说道:“我没在你身上发现有厉鬼附体,如果他让孙女投胎了,那么对你应该是没有什么坏影响的,待会我跟你再去一次那个山林,去看看情况,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或者他孙女的坟墓应该就在附近,我们去上一下香,拜上一拜,应该就可以彻底解决这件事情了,消除后顾之忧。”

    我感激的说道:“那谢谢秦重兄弟了,你和栋爷都是对我有大恩的人,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们才好。”

    秦重微微一笑,说道:“不用客气,我师傅因为你爷爷的缘故有意帮你,我身为他的徒弟,自然也要尽心帮你,从另外的一面来看,我把你当成了朋友,我觉得你这个人不错,朋友帮朋友也是应该的,你也不要太见外了。”

    “嗯。”我觉得秦重这个人也当真是个不错的人。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关于小君的事情,既然你事情记得这么清楚,那么应该不会有错了,如果昨天你真的没和小君行房,那么她手臂上的守宫砂又为什么会消失?”秦重又皱起了眉头,百思不得其解。百镀一下“以生为名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