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以生为名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以生为名 第一卷 偷生 第四十一章 重要头绪

作者:倾我至诚所属:恐怖悬疑书名:以生为名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觉得这次的舞台剧有古怪。”

    旅馆内,我把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诉秦重和秦了君了。

    “怎么了?”我对这一切仍然是处于一种茫然无措的状态。

    “你想一想,晨明和饭店老板都是死于心肌梗塞,这种病根本不可能发生在年轻人的身上,肯定是有原因的,而且你还记得吗,晨明在发疯的时候到处上街乞讨,可不就是一个乞丐的面目吗?”秦重脸色凝重的对我说道。

    秦了君说道:“你的意思是说,那个舞台剧在暗示着一些东西,而晨明能够算得上是那个舞台剧里面的乞丐?”

    秦重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是这么猜想的,晨明代表那个舞台剧里面的乞丐,而那个饭店老板能够算得上是那个厨子,他们在舞台剧里都因为诅咒而死了,这个舞台剧仿佛就是一个预言。”

    我说道:“如果说晨明的死是因为我的缘故,我害了他,那么这个饭店老板为什么会死?”

    我感觉事情非常蹊跷。

    秦了君此时开口说道:“赢生,你还记得小柔是怎么死的吗?”

    我愕然,皱眉说道:“小柔?”

    “嗯降临卡利姆多的道士最新章节。”

    我想了想,说道:“小柔…小柔好像也是因为心肌梗塞死的,心脏骤停。”

    我一下子张开嘴巴,说道:“你的意思是说,这些死掉的人都是同一个死因?”

    秦重的脸色的沉了下去,说道:“事情还没有那么简单…你们还记得…师傅和奶奶是怎么死的吗?”

    “也是…心肌梗塞?”我瞪大眼睛。

    秦重点了点头。

    我失魂落魄的坐在床铺上,说道:“和我有过交集的人都死于心肌梗塞了…”

    秦了君没有在意我这句话,而是缓缓说道:“那个舞台剧里的角色有公主,冒险家,国王,厨师,乞丐,神父,还有一些台词很少的大臣。如果这个舞台剧是一次预言,那么乞丐代表晨明,厨师代表饭店老板,那么其他角色是谁?如果爷爷和奶奶也牵连进来了,那么他们又代表着谁?这件事情到底会发展到怎样的地步呢?我们会不会也代表着里面的角色?”

    “我知道了!你们还记不记得晨明信里面的东西?”秦重突然开口。

    我回想了一下晨明信中的内容,说道:“嗯,还记得,你发现什么了?”

    秦重说道:“晨明说,厨师是骗子,公主也是骗子,乞丐是被国王害死的,而国王会被厨师害死。然后让我们不要相信任何人,只有神父才能帮助我们。现在我们不知道公主,国王,神父是谁,但是知道厨师是饭店老板,乞丐是晨明,也许晨明那天晚上离开饭店就遇到了‘国王’,国王让他精神失常,是害死他的罪魁祸首,而厨师也就饭店老板,他也许和我们说的一些话是假的,我们现在只有找到现实生活中的‘神父’,也许这件事情才会有所进展,才会让我们知道事情的真相娱乐宗师最新章节。”

    秦了君若有所思的说道:“有道理…”

    我说道:“可是,神父又是谁呢?”

    秦重摇了摇头:“这个我就不清楚,最近这几天咱们还认识了什么人了吗?”

    我想了想,这几天除了饭店老板,好像没和谁有过许多交流了。

    秦重看了一眼时间,说道:“什么事明天再说吧,现在已经很晚了,赢生,你和了君先好好休息,这些事情留着明天再处理。”

    “嗯。”秦了君的脸色看起来疲惫不堪。

    秦重离开了我们这个双人间,而我和秦了君在洗漱之后都上床开始歇息。

    夜晚,月光撒着光辉铺洒到了床被上。

    我听到秦了君的床上似乎有动静,我心中陡然一惊,拿过床头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12.00。

    秦了君不会又要来诱惑我了吧?

    我紧闭双眼,听到一阵脚步声,随后感觉鼻子周围有一股很好闻的香气,睁开眼睛一看,秦了君已经站在我的床头了。

    这次怎么不爬上来了?

    “相公。”秦了君开口,声音软软腻腻的。

    难道…是上次的那个的温若洁?

    我睁开眼睛,看到秦了君正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坐起来靠在床头,对她说道:“是你啊…你怎么又出现了,你想干嘛?”

    眼前的这个人虽说是秦了君的模样,可是人格已经是另外一个人了,我姑且就暂时称她为温若洁吧极品仙师最新章节

    温若洁眼神颇有些幽怨,对我说道:“怎么?相公不愿意看到我吗?”

    我咽了一口唾沫,有些尴尬的说道:“呃…你是鬼,我是人,我们还是少见的好…”

    温若洁坐在我的床边,握住我的手说道:“相公,人家可是好意来帮你的,你以为我出现一次容易吗?”

    我连忙把手从她手中挣脱,有些不自在的说道:“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来帮我可以,揩油没门。”

    温若洁噗嗤一笑,对我说道:“相公你可真爱开玩笑,看起来你也不是表面上的那么死板呢。”

    我干笑一声,说道:“我看起来很死板吗?我花样其实还挺多的。”

    温若洁说道:“不闹了,相公,你是不是为现在的事情感到很苦恼?”

    我略感意外的看了她一眼,说道:“你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温若洁微笑道:“我听到今天你们几个人的分析了,我觉得你们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人。”

    “谁?”我好奇的看着她。

    “周周饭店的那个热情的伙计。”温若洁笑道。

    “他?他怎么了?我们就和他说过几句话而已。”我说道。

    温若洁接着说道:“相公,要是厨师是饭店老板,乞丐是晨明,那么身后的国王是不是很难找?而且饭店老板已经死了,若是按照晨明的信上所说,国王是厨师害死的,乞丐是国王害死的,一切根本就毫无头绪,人已经死了,死无对证,而且你们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找到所谓的‘神父’铁掌无敌王小军最新章节。”

    “你的意思是……”我好像隐隐有些明白温若洁话里的意思了,突然间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温若洁看着我脸上精彩的表情,吃吃的笑了出来,说道:“是的,相公,我想你也猜到了,其实那个伙计才是厨师,国王才是饭店老板,乞丐依旧是晨明,你们想一想,从一开始饭店老板便给你们票看电影,带你们吃饭,安排你们行程,这种感觉是不是和一个招待外地冒险家的国王很像很像呢?我猜呀,晨明那天来饭店遇见饭店老板,其实就是‘乞丐’碰到了‘国王’,然后国王导致他变成这个样子的。国王,也就是饭店老板害死了乞丐晨明,按照晨明信里所说,老板手下的伙计害死了他自己,也就是厨师害死了国王,如果这么一假设,是不是你们所看到的事情都说得通了,晨明的信里也有解释了?”

    我恍然大悟,说道:“对,好像就是这样!”

    随后我眉头又深深的皱起,我对他说道:“不过,这事情貌似很不寻常理啊,晨明最开始还是好好的一个人,为什么突然就要被老板害死?老板看起来挺正常的啊,和我们有说有笑,谈笑风生的,而且伙计也是一个正常人,他为什么要害死自己的老板?难道他们都不正常?”

    温若洁摇头说道:“这些我暂时还不知道,我也觉得这些事情很奇怪,为什么这些人都会相继这样的死去。”

    “不过你告诉我的这些倒是给我指出了一个方向,只要去找那个饭店伙计就行了是吗?”我问道。

    温若洁点了点头:“不错。”

    我思索了片刻,又摸着下巴抬头狐疑的看着温若洁,说道:“等等,话说你不是应该去报复以前害你的那些人了吗?怎么现在还在这里,而且还有闲心给我分析局势?”百镀一下“以生为名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