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以生为名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以生为名 第一卷 偷生 第四十七章 鸭舌帽男子

作者:倾我至诚所属:恐怖悬疑书名:以生为名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对众人说道:“我好像知道公主是谁了…剧中的一切人物我都知道了。”

    现在不仅是周一格,连秦重和秦了君都是一脸诧异的看着我。

    “你都知道了?”秦了君开口问道。

    我说道:“嗯,都知道了。”

    我把我心中的想法都告诉给了他们听,不过小柔的这件事情我稍微有些隐瞒,秦了君和秦重知道前因后果,不过周一格不知道,他也没必要知道,在当今社会都是唯物主义者的前提下,我想我说的东西周一格不会明白的。

    小柔那里我稍微有些改动,我说成了是我女友让我搬家我不想搬家,然后她就意外猝死了。

    我说道:“现在所有人物都出来了,目前除了你和我,其他的人物无一例外,全都死亡了。”

    周一格现在又回到了先前惊慌的模样,他抓住我的手腕对我说道:“那现在你们都搞明白了,我该怎么办?我该怎样才不会死?剧里面神父是最后一个死的!我不想最后一个死!我不想死!”

    我冷静的说道:“你先别急,让我先理清一下思路。”

    首先,回到我最初的目的,我的目的是找到给我百鬼索命结的那个人,用他的精血来解掉我身上的百鬼索命结。

    然后从晨明开始,我莫名的被牵扯进了一次剧本中,在这里面晨明的死是因为剧本里的剧情,周围所有人的死好像都是因为剧本里的剧情,没人能逃脱星神兵王最新章节

    当我找到这个剧本的作者,也就是眼前的周一格的时候,他发现他自己也是剧本中的一个人,他也会死。

    这样一来最后的线索也断了,我仍然不知道谁是控制这些东西的幕后黑手,不可能一个人平白无故的写了一个剧本,然后现实中就真的会照这个剧本里的东西上映,一定有人在幕后操纵,可这个幕后操纵者又到底是谁?他变成“大师”来骗我,让小柔变成鬼来害我,然后又捣鼓出这一切,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此时周一格低着头,似乎是在喃喃自语。

    我没理清头绪,对他说道:“什么不可能的?”

    但我问出来后,周一格却又闭口不言了。

    他似乎是在隐瞒着什么!

    “周一格,你还知道些什么?”我认真的盯着他说道。

    周一格猛地摇了摇头。

    秦重在此时说道:“周一格,你前面说这部剧本是你好不容易才火的,以前一直都没火过,对不对?”

    周一格点了点头。

    “那么我问你,你是在怎样的一个环境和灵感下才写出了这个剧本,你要是说就是这么写出来的,我可不信。”秦重冷冷的说道。

    看来秦重是在怀疑他在创作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什么怪事。

    “我…这…”周一格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一看就有情况在里面了!

    我好言劝说道:“周一格,你现在知道些什么就说什么,我身边的这两位朋友非同普通人,他们是民间隐士,懂得很多东西的,现在你不说也不是在害我们,而是在害你自己,离开我们,你有可能自救吗?”

    “这…”周一格居然还在犹豫系统之乡土懒人最新章节

    我有些好奇他到底在隐瞒什么了,按道理在这种情况下,换作谁都应该是六神无主,茫然无助,恨不得把自己所知道的东西赶紧告诉给周围人,好让周围的人来救自己,周一格明明已经很害怕了,但居然还有心思向我们隐瞒实情。

    这有些让人无法理解。

    秦重仿佛看穿了周一格的心思,对周一格说道:“竟然你不想和我们说真话,那我们也没有什么继续谈的必要了,赢生,了君,我们走吧,周编,希望你好运。”

    秦重作势就准备走。

    “别!我说!我说!”周一格立马抓住了秦重的手腕,神色有些慌张的说道。

    秦重满意一笑,说道:“周编,我们也只是为了帮助你,你一再隐瞒则有些不通人情了。”

    周一格点头说道:“是是是!”

    在沉默了几秒钟之后,周一格结巴的说道:“其实…我也不是不想告诉你们实情,只是…只是这件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简单的,不是我说出来就万事大吉了。”

    “到底是什么事?”我被他这关子卖得有些恼火了,语气透着不耐烦。

    周一格最后一咬牙,说道:“好吧,那我就告诉你们,但愿我不会有事!”

    “你快说!”我催促道。

    “事情是这样的,一个月前,我还是一个没有任何名气的小编剧,我四处投稿,写出来的剧本很烂,几乎没有一个剧院愿意与我合作,我也过着穷潦不堪的生活,生活的压力几乎要把我压垮,我有父母要养,有孩子要养,而妻子对我没有稳定的收入早就表示不满,我们的婚姻出现了危机,我甚至连感情都要留不住了三国领主时代最新章节。”

    我们几个略微点了点头,都在认真的听着。

    “有一天我在大街上走着,我仍然为我的未来发愁,我都已经41岁了,在事业上仍然一事无成,我买了一罐啤酒,我喝不了酒,一罐啤酒就足以让我感受到飘飘欲仙的感觉,仿佛这种感觉能让我好受点,忘记现实里的烦恼。我走到了公园,遇到了一个带鸭舌帽的人,我不知道他的年龄,感觉与我相仿,他在公园喂着野猫,我过去坐在了他的旁边,但我没有想过要理他,我只是走累了需要休息一下。”周一格拿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大口。

    “然后这个戴鸭舌帽的男子和我搭话了,他说我看起来心情不太好了,问我遇到什么麻烦了,我闲着也是闲着,男人到了我这个年纪,最重要的是什么?是事业,是事业就有地位,就有朋友和爱人,有了事业就相当于拥有了一切,一旦你没有,那么你什么都不是,没人愿意和你做朋友,连爱人也会嫌弃你。我当时根本就没有朋友,我性格也难与人交往,所以我很愿意把我肚子里的苦水分享给这个鸭舌帽男子听,我告诉他我一事无成,自己是个编剧,然而我连一本好的剧本都没有写出来,导致现在只能喝酒解闷,对未来感到绝望。”周一格面露忧色的说道,好像思维已经回到了当时那段艰难的日子。

    “然后这个鸭舌帽男子对我说,他知道一个好的剧本,我问他,你也是编剧?他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我反正闲着无聊,就说你愿意和我谈谈你的剧本吗,他答应了。”周一格吞了口唾沫。

    “你的意思是说,《宫廷的欺诈》是那个鸭舌帽男子告诉你的?”我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鸭舌帽男子,有一个鸭舌帽男子我印象特别深。

    就是那个“大师”,他戴着鸭舌帽,贼眉鼠眼,容貌猥琐,个子又矮又瘦总裁校花赖上我最新章节

    “没错,就是他,他和我聊了一个下午,把他的剧本内容原原本本的告诉给了我,我虽然喝了点酒,脑子有点晕晕沉沉的,但是他说的故事非常精彩,我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也记住了他所说的一切,他的剧本实在太精彩了,我敢保证,任何一家剧院都会十分愿意接这个剧本,这个剧本能卖不菲的加钱,而且前途无量,在公演以后能大赚一笔。”周一格说道。

    “后来呢?”我感觉这件事情虽然有些隐蔽,毕竟抄袭是文学上的一件大事,不过相比于性命,周一格没必要在前面这样隐瞒的,肯定还有内情。

    周一格看着我们说道:“后来…那个鸭舌帽男子似乎看出了我的贪婪,我当时恨不得立马回去把他告诉我的剧本抄录下来,然后卖给剧院,这样我的生活就可以得到改善了。鸭舌帽男子对我说,你回去可以把这个剧本抄录下来,你也可以拿去卖,这些我都不会管,这些东西以后就是你的了,但有一点你要注意,我和你的事情不能告诉给任何人,也就是这个东西就是你自己原创的,不是我告诉你的。”

    “我当时欣喜异常,这实在是天上掉下来的一块馅饼!我先前还担心他以后看到剧本上演会不会来找我麻烦,没想到他这么通情达理,仿佛是上天派来救我的,我迫不及待的就答应了,但他说了一句话,如果把他和我说的这些事情告诉给别人的话…”周一格最后几个字说得十分艰难。

    “就会怎样?”我追问道。

    “就会死!”周一格艰难的说出了这三个字。

    “我当时只当他对我开个玩笑,我信誓旦旦的和他说一定不会告诉给任何人,然后我立马跑回家里,开始了这个剧本的创作。”周一格说道。

    “现在…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犹豫了吗?”周一格苦涩的说道。百镀一下“以生为名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