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以生为名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以生为名 第一卷 偷生 第五十章 周一格不见了

作者:倾我至诚所属:恐怖悬疑书名:以生为名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温若洁将冰凉的手上抚上我的额头,笑盈盈的看着我说道:“是吗?可惜我没机会摊上另外一个相公啦我的极品千年尸娘最新章节。”

    我将她放在我额头上的手放下,尴尬的说道:“呃…你们的那个年代不是有改嫁这么一说法吗?我又穷又没钱,还是个将死之人,你是知道的,我觉得你可以改嫁到一个稍微厉害的人家去,没必要跟着我。”

    温若洁幽怨道:“我这么帮相公你,相公却处处想赶我走,是不是真的以为我好欺负?”

    我连忙说道:“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也是为了你着想啊!你这么善良的一个漂亮女孩,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我身上是不是有些可惜了?”

    温若洁咯咯笑道:“这你大可不必管了,我有自己的想法,我觉得值得就行。”

    我呆坐在床上,心中的思绪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温若洁看了我一眼,收敛了先前微笑的面容,有些认真的说道:“王赢生,我知道你心里在想着什么,你是一个很精明的人,你身上遭遇了这么多的事情,其实对鬼的信任早就降到了很低,你觉得它们越是帮你,就越对你有不轨之心,就像上个月你见到的鸭舌帽‘大师’一样,对不对?”

    我惊异的看了温若洁一眼,我心中却是是这样想的,所以我一直努力的和她划清楚界限,不想和她有过多交集。

    温若洁看着窗户外面圆圆的月亮,叹息道:“万物皆有灵,人是生灵,鬼是死灵,有灵就代表着有思想,有思想就有分辨和判断的能力,我和爷爷虽然做了鬼,但从来没有害过一个人,我在八十年前被人强抢到人家做妾,我宁死不从,含怨上吊自尽,以至于现在都没办法去投胎,每个孤魂不愿投胎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生前还有遗愿没有达成,冤有头,债有主,我必须为八十年前的那次事情讨回一个公道,我帮助你其实也是在帮助我自己,只有你健康的活下去我才能一直维持这样的形态,你身上的百鬼索命结不解,我没办法安心下来去找八十年前的那帮畜生。”

    “这些我上次就和你说过了,不是吗?”温若洁转过头幽幽的看着我,她眼睛如一谭深井,倒映的波澜仿佛能将我的心都包裹沉浸进去娱乐宗师最新章节

    我仍然一句话没有说。

    温若洁看着我沉默了片刻,似乎在犹豫着什么,娟秀的眉毛蹙成了一团。

    “你不信任我,其实我能够理解,因为我与你结阴亲并非你自愿的,是一次强求的,从本质上来讲,这与我八十年前被强娶过去没有实质的不同,只不过被强迫的人物从我变成了你,所以我心中是非常内疚,不管你相信不相信,若是我抓紧时间,我完全可以不顾你的死活,我可以争分夺秒的找到八十年前的那群人,了结我与他们之间的恩怨,但是…我心有愧,我不想把你当成一次利用的工具,所以我想帮你,想让你能够好好的活下去。”温若洁诚恳的说道。

    “好吧…”我有些被感动了。

    “所以说…结了这个阴亲我貌似是占到便宜了?”我问道。

    温若洁笑了笑:“是啊,秦了君不是都是你的人了吗?你占到了一个大便宜。”

    我汗颜道:“我不是指的这个…我这个还没想好要怎么和她说,这似乎是个让我头疼的问题,她一点也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她,我告诉她事情真相了只怕我和她会进入到一个尴尬的地步,我觉得现在还挺好的,至少还和她是朋友,告诉她之后朋友都没得做了。”

    温若洁笑道:“你想得还挺多的嘛,不过…你这个大可放心,秦了君虽然是个性格比较倔强的女孩,但是思想长期受到了她爷爷的影响,你即便告诉她了,她也不会反抗的,顶多是情绪上有些抵触,长久下来还是会默从你,再说了她还有你的守宫砂,有相吸的性质在里面,你们的感情会越来越好,也会越来越有感觉,我看她是个不错的女孩,你似乎是赚到了。”

    我摇了摇头,说道:“我不喜欢强迫别人,也没办法强迫自己,这种事情就顺其自然吧,我没想过非要对她怎样怎样恶魔囚笼最新章节。”

    温若洁说道:“你都拿了人家女孩最宝贵的东西了,还想不负责任呢?”

    我瞪大眼睛说道:“可这不是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吗?别说这件事情了,越说越陷入一个死循环,就让它自己发展好了。”

    温若洁摇头轻笑道:“好好好,让它自己发展。”

    温若洁最后说道:“现在事情我都与你说清楚了,你以后可不要再想着赶我走,我也是个可怜人,死了还没办法安宁,你记得明天问问家里人你的爷爷生前有没有什么仇家,你幕后的黑手很可能就是一次仇家的报复,只是他真正的目的还尚未清楚,我先走了,你回床上躺着吧。”

    温若洁说完这段话之后,房间内便再也看不到她的身影,只有窗帘被风吹得肆意飞舞和耳边匆匆而过的风声。

    我感觉到了一阵前所未有的困意,整个身子都仿佛疲惫下去,眼皮都睁不开,我直接躺在后面的床上睡着了,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有些亮了。

    外面是阴天,我躺在自己的被窝里面,窗户关得严严实实的,外面的光不大,看样子天还很早,我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才早上六点钟。

    我坐了起来,愣着发了一下呆,昨天晚上似乎真是一场梦,实在是太真的。

    我看了一眼周围,秦重和秦了君都睡得很安静,还没有起来,这倒是头一遭,以往他们两个都会起得很早,而我睡到天彻底亮了才会起,但是我发现周一格的床上居然空空如也,被窝被掀开了,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起来上厕所去了吗?

    我下床穿上拖鞋,在洗手间的门口轻轻敲了敲门,说道:“周一格,你在里面吗?”

    然而里面没有任何动静冠军之篮最新章节

    我心头闪过一丝不妙,把厕所门推开,发现里面根本没人。

    “周一格不见了!”我惊呼一声。

    我立马回到床铺周围,对秦了君和秦重说道:“你们醒一醒!周一格不见了!”

    秦了君和秦重睁开眼,没有半点对床的迷恋,一下子就坐了起来,他们同时望向了周一格的床位,说道:“周一格不见了?他人呢?”

    我说道:“不知道,我一醒来他就不见了,然后立马把你们叫醒了。”

    “坏了。”秦重迅速拿过床上的衣服穿好,下床穿鞋,然后边穿鞋边对我们说道:“快去酒店的监控中心调取监控录像,周一格一定出事了!”

    我们迅速穿好衣物,马不停蹄的跑到酒店门外,然后直奔酒店的监控中心。

    监控中心的保安人员已经打起了盹,我们把他们叫醒,然后请求他们调取昨天晚上我们房间门口的监控录像,发现周一格在昨天晚上凌晨三点钟的时候居然自己出去了!

    他自己一个人把门打开,身上仅穿着一件睡衣,然后如机器人般的走到电梯门口,按上了电梯的顶层楼层,然后走到了酒店的天台上面。

    电梯是无法直达天台的,这个酒店总共有24楼,在到达24楼后还需要上一个楼梯,上了那个楼梯之后就到达天台了,不过根据保安和我们说的消息,天台的楼梯入口在平常都是被封锁住的,不可能打得开,只有工作人员才配备钥匙,而周一格却没有任何阻碍,直接打开了那扇门上了天台,天台上也没有任何监控录像,所以在他上去之后发生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百镀一下“以生为名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