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第一百二十五章 师徒相见

作者:耳东水寿所属:都市生活书名: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门外的百无求还没等把脏字骂出来便没了声音,不过二愣子的气息没有消失,看起来应该是被封住了嘴巴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而且百无求的气息没有任何变化,应该也没有受到什么孽待。

    不久之前,这两位大方师还和吴勉、归不归他们一起共同对抗两位楼主,想不到这才过了没有多久,已经变成了现在这种局面。

    门外的震动每经过一次,大门两侧的墙壁上便会出现一些细微的裂痕。不过只要震动停止之后,这些密密麻麻的裂痕便会瞬间恢复如初。这样反复了几次之后,门外的震动终于停止。

    “归师兄,我知道你现在就在这位别院里面。”看到了门上的阵法不能随便破解掉之后,门外的两位大方师变了主意。广仁亲自对着门里面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和徐福大方师从小便是挚友,过来看看他的故居。不过瓜田李下还是莫要被人说闲话的好。”

    广仁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到徐福藏在里面的东西,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冲着身后的几个人说道:“说到底,徐福那个老家伙的阵法,就是防着外面那俩大方师的。老人家我就不明白了,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宝贝……”

    “归老兄,你不担心会被外面的人听到吗?”看到归不归这么旁若无人的说话,广治都有些差异。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广仁,这座别院里面真有徐福留下来的宝贝,让他们赶紧想办法冲进来吗?现在趁着广仁、火山二位还在想办法破解阵法的时候,他们赶紧找到改良的丹方,哪怕是带不走起码有时间背下来也好。

    精卫这一派的阵法广治最是熟悉不过,就是因为知道破解的法门他心里才越来越不安起来。谁知道外面那两位大方师会不会在大门口腻了,去其他的位置比如生门的位置来上一下。虽然精卫这位一派方士看不起徐福的派系,不过他们自己也知道但就术法一道而言,绝对不是徐福门人的对手。

    看着广治有些焦虑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老人家我敢说自然就不怕,这个还要托徐福那个老家伙的福……”

    说到这里,归不归顿了一下,指着将他们和两位大方师隔开的一道大门,继续说道:“别看就隔着一道门,门缝上面也是有阵法的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里面能听到外面的人说话,外面的人听不到……”

    “归师兄,你真的确定我们听不到吗?”门外的广仁的一句话差点广治吐了血。这句话也让老家伙吐了吐舌头,闭上了嘴巴之后不敢再说话。不过站在身后的吴勉却看着他冷笑了一声,眼角出来了一个招牌式嘲弄的眼神。

    广仁这句话说完之后,大门口的方向便又传来一阵巨大的声响。不过这次声响停下的间歇,门外再次传来了广仁的话:“大方师,这样没用的。既然徐福大方师已经变换了阵法,那么便不是这样就可以破解的。归不归已经进去,说明阵法当中,徐福大方师还是留了生门”

    没等火山回答,广仁便已经自己做出了回答:“我们不需要在继续破坏阵法,只要找到生门就可以了。”

    火山答应了一声之后,随后便听到外面触发阵法的声音从两侧响了起来。此起彼伏之间从中间向着两侧开始扩展,两位大方师竟然分开之后,开始分别向着两边用自己的身体触动阵法。仗着自己长生不老的体制,开始试探生门的位置。

    当下,广治第一时间回到了竹屋里面。关上了两扇门之后,一屁股坐到了书简堆里面。用这点最后的时间寻找改良的丹方,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徐福的这些门人不是来找丹方的。把丹方背下来是不可能了,当下,只是是自己找到了丹方之后,可以趁乱把它带出去。

    就在广治在竹屋里面寻找丹方的时候,吴勉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冒险把广仁爷俩引进来,不会就是为了一张丹方吧?”

    看到自己的心思被吴勉说破,归不归看了一眼还站在他们俩身后的邱芳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嘿嘿一笑之后,说道:“谁知道徐福在这里面还藏了什么宝贝?比方说解开老人家我身上封印法门什么的……”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到这里,突然听到他们进来的竹林方向发生了一阵异响。随后,广仁的声音从那里响了起来:“原来是在这里,大方师,你们过来吧,这里就是生门……”

    说话的时候,一身白色方士服饰的广仁已经从竹林里面穿了出来,片刻之后,他那位继任大方师的高徒也随后跟了上来。两位大方师一前一后的走到了竹屋近前之后,广仁笑着冲吴勉、归不归点了点头之后,说道:“想不到我们会在这里再次相见,如果不是进城的时候碰巧看见归师兄你的妖物儿子。等到我们上山的时候,你们几位应该已经将这里席卷一空了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仁已经将目光转到了邱芳的身上。看了他身上的方士服饰之后,这位前任大方师的眉头便皱了起来。为什么会有方士和吴勉、归不归二人混在一起?而且看这个小方士背后的包袱鼓鼓囔囔的,看来已经他们从别院偷取的宝物就藏在这个方士的身上。

    当下,广仁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对着邱芳说道:“你是方士吗?座师是谁?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还有,你在这里做什么?”

    听到了广仁开口询问邱芳的来历,归不归好像听到了好笑的笑话一样。一阵哈哈大笑,看着身边的吴勉一顿白眼。对着这个老家伙说道:“辛亏不是徐福替你收的弟子,要不然的话,现在你差不多也要笑疯了吧?”

    “老人家我当初的弟子现在一个都没有了,也没有心思再收弟子了。再说了,有一个百无求这个儿子已经够我老人家操心了,弟子,只是算了吧。”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之后,归不归向着邱芳招了招手,说道:“邱芳小朋友,来,我老人家给你们介绍一下。前面这位白发方士就是前任大方师广仁了,他是你的亲师祖。看见你师祖身后那位红发和你穿着不一样方士服饰的人了吗?这位就是你的亲师尊,现任大方师火山了。去吧,给你师尊、师祖行个大礼吧……”

    邱芳看到广仁和火山进来的时候,心里已经明白来人是谁了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只是这样的场合,没有引荐自己便扑上去,实在太难为了一点。有了归不归这几句话之后。邱芳已经顺势跪在了地上,对着两位大方师兴起了大礼。

    不过两位大方师和广治存了一个心思,见到一个陌生的方士对着自己二人行礼。他们俩同时躲开了广治的大礼,不过这个陌生的方士还是对着二人原本的位置行了大礼。礼毕之后,才起身恭恭敬敬的说道:“方士邱芳见过师祖、师尊,弟子是当年跟随徐福大方师渡海的童子之一。徐福大方师看出弟子尚有浅薄慧根,这才代火山大方师将弟子收入门墙之下。因为要替徐福大方师带些旧物回到海上,才被派回到了陆地之上。”

    “你说你是徐福大方师代替我收的弟子?”这样绕口的关系火山也是反应了好一阵子之后,才弄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当下看了一眼同样刚刚明白过来的广仁,见到自己的师尊也未必比自己明白多少之后,火山对着邱芳继续说道:“回到陆地,为什么不到宗门报备,为什么不来找我这个座师?“百镀一下“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