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早安,我的冥夫大人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早安,我的冥夫大人 正文 宝贝们,我回来了

作者:小魔女的不二所属:恐怖悬疑书名:早安,我的冥夫大人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跟男友处了三年,都没发生什么,沈越也没有强求我,终于到了大四那年,他带我回家早安,我的冥夫大人

    他家条件不是很好,房子还是瓦房,我不在乎这些,而且他爸妈很热情,一进门就对我嘘寒问暖的,特别和善。

    我也基本上认定他这个人了,打算和他一直走到结婚。

    因为赶路太多,晚上很早就休息了。

    迷迷糊糊的时候,我感觉好像有人在摸我,我拨开他的手,翻了个身让沈越别闹,我都快困死了,但他却竟然直接从身后揽住了我的腰,一手还摸上了我的胸。

    我把沈越的手给甩开,警告他再这样我就生气了。

    但沈越跟变了个人似的,反而一下撕开了我的衣服,起身压在了我身上,手还扯着我的裤子往下扒。

    “你疯了啊!”我被沈越的动作吓了一跳,声音很大的说,“我都说了,不要!”

    “嘿嘿,媳妇儿。”回应我的是一个陌生的声音,“你的变大了,软软的,好舒服早安,我的冥夫大人。”

    不是沈越!我猛地抖了一下,用力推那个陌生男人,可他就是死活不下去,不仅手还继续往我身上摸,脸还凑到了我的嘴边,我迅速把头低下,直接撞了上去。

    在他喊痛的时候,我又在他下身给了一脚,男人被我踹下了床,我不敢多待,赶紧向门口跑去,大喊沈越的名字。

    我刚开门,就撞上了沈越他爸妈,我抓着他们的胳膊说,有流氓跑进我房间想要欺负我,但没想到的是,他们竟然甩开了我的胳膊,一改白天的热情,反倒是变得冷冽了很多,让我把话说清楚,谁是流氓。

    后面那个人已经追了出来,光着身子一个劲儿得傻笑,嘴边流着口水,念叨着漂亮媳妇儿。我正要指着说就是那个男人,没成想,沈妈妈当下就给了我一巴掌,骂我混账东西,竟然敢踢自己大哥……

    大哥?怎么回事,我想不明白,可他们两个人只是冷冷得看着我,根本就不帮我。

    我委屈到了极点,捂着脸去找沈越,但我越往里面越能听到一阵断断续续奇怪的喘息声,猛的一把推开门,就看见他赤身**的压在一个女人身上。

    我呆住了,眼泪哗的流了出来。

    他也愕然的看着我,愣愣得问我大哥呢。

    我刹那间什么都明白了,心仿佛被硬生生掰成了两半,冲上去一拳砸在他脸上,发疯一样的骂他,畜生。

    他解释自己有苦衷,一边从那个女人身上爬起来,一边来抱我,我恶心的想吐扇他耳光,结果被他抓住了手腕。

    他爸妈也追来了,还从身后踹了我一脚,又叫沈越把我给按住,今天非要给我点教训不可,我爬起来本能得就想踹回去,但沈越却把我拉住了,瞪着眼睛说你敢对我爸妈动手早安,我的冥夫大人

    他发了狠,揪住我的头发,在我脸上狠狠打了一巴掌,他下手很重,我的鼻血一下子就流出来了。

    我脸疼的麻木了,一边捂着鼻子,一边哭着说分手。

    但他们根本没有放过我的意思,扯住我的胳膊往那个卧室拖,似乎要把我跟那个傻子关在一起。

    他们是疯了吧?但我真的害怕自己的第一次交代在这里,还是给一个傻子,所以不管我有多不愿意,还是只能哑着嗓子求沈越,让他先帮我处理一下鼻子。

    我一个劲儿得喊着难受,沈越可能被我喊得有些不忍心,突然说了声等等,但他父母却劝他一点鼻血根本死不了人,完全不理会。

    “我血热,沈越,前年夏天,我流鼻血流了快一盆,你是记得的,医生的话你忘了么,沈越!你明明说过要一辈子对我好的……”

    我扑了一下,扯住他的衣角,一直喊着他的名字,可是不管我怎么求,他还是无动于衷,就那样一根根扒开了我的手指头,任由他爸妈抱着我往外面拖……

    沈越没再看我一眼,一句话都没说,反而背过身抱住了他大嫂,然后压在了她分开的双腿之间,床板吱呀作响。

    我再也看不下去,心都碎了,而沈越爸妈把我拖到一个柴房里面,把我扔了进去,说让我自己考虑清楚,进了他们家的门,就是他们家的女人了,别管是和弟弟还是哥哥上床,只要能生出来娃就行,不然就等着死在里面吧。

    我头昏的要死,柴房的地上很多灰,我就胡乱的抓起来一把,堵住了自己的鼻子,终于血没流了。

    努力仰着头,眼泪却根本倒流不回去,三年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个人已经融入了我所有的习惯与记忆,现在却要把我推进火坑早安,我的冥夫大人

    就在这个时候,我觉得身下悉悉索索的,就像是硌着什么东西,用手摸了一下,那个东西直接就窜开了,还发出来吱吱吱的声音。

    我被吓得尖叫了一声,直接滚到了另外一边……

    屋子里面光线特别暗,我还是看见了刚才那个东西,是一只老鼠,它从后墙的位置消失了……

    在破烂的泥墙根上,有一个一尺多的狗洞。

    我感觉天无绝人之路,要是我真的留在这里,肯定就完蛋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忍着身上的疼,从狗洞里面艰难的钻了出去。

    爬出去之后,我觉得自己站着的地方有点儿高,而且很窄小,差点儿摔倒。

    直到我低下头之后才看见,我站在一个坟包上面。

    月光凄厉的吓人,坟包上的泥土惨白惨白的,甚至还有半张冥钱。

    我吓得腿软了,直接就摔了下来,到了地上。

    沈越家的后面,竟然有坟,我忍着发麻的头皮,想要逃走,要是被发现了,我就走不掉了。

    可这个时候,刚好看见坟头前面有一碗水,喉咙干涩的厉害,我也渴的着急了,没管那么多,端起来那碗水就喝了下去,然后扭头往村口跑。

    不过,我总觉得很不自在,人有第六感,直觉告诉我,有人在后面跟着我。

    周围安静的我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和心跳,根本不可能有别人,我来回扭头了好几次,也没看见人,可那种感觉,怎么都挥之不去……

    一路上我跑到了快村口的位置,莫名其妙的,开始下起来了雨,雨水很大,豆大的雨滴转瞬之间就把我衣服给打湿了一半,我本来想从村路往外逃的啊,可下雨就走不掉了早安,我的冥夫大人

    村口有个破屋子,我赶紧钻了进去,冷的不停的发抖。

    刚才鼻血流的太多,我脑子还有点儿发懵,缩着身体,冰凉的风让我彻底的清醒了过来,同时我忍不住眼泪一直往下掉。

    沈越对我那么好,可转眼就爬上了她大嫂的床,还要一个傻子来强暴我。

    我的心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捏住了一样,疼得呼吸不上来……

    就在这个时候,黑漆漆的村路那头,突然传来了沈越喊我名字的声音,还有一个手电筒的光,在那里不停的晃动。

    我心里面凉了半截,要是被沈越一家人找到,我就要给傻子当媳妇了。

    我害怕得要死,赶紧往破屋子里面躲去,找到了一个阴暗的角落,还有很多稻草,我钻进去之后,风也小了很多,周围一瞬间都安静了下来。

    心跳、呼吸,都特别明显了,我喘息了两声,心里面想着他们千万别找到我,至于沈越,我心碎之后,对他全部都是恨,他就是个骗子!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戳了一下,那种感觉太明显了,可这个破屋子里面,就只有我一个人啊。

    心跳,突突突的要从胸腔里面蹦出来,我以为自己幻觉了,不停的安慰自己,没事,不要怕……

    那边的手电灯光开始接近了,沈越的声音也清晰了很多,喊着说小云,你在不在?你快出来啊,之前是我不对,我错了,雨那么大,你别弄感冒了……

    我讽刺得想笑,我把心都给他了,他那样对我,现在还用这么拙劣的技巧来骗我?

    无力的后靠,我想躺着了,本来以为背后是墙壁,可靠下去的一瞬间,我才发现我竟然进了一个人怀抱之中,他身体很冷很硬,没感觉到什么温度,但我完全可以确定,那就是个人早安,我的冥夫大人

    而且脖颈边也传来麻痒的感觉,他的呼吸击打在我的皮肤上,同时他还搂住了我的腰!

    我吓得头皮发麻,尖叫了一声直接就冲了出去!

    面前就是刺目的手电筒光,我冲进了沈越的怀中,沈越紧紧的抱着我,他特别用力,说小云,我就知道你没走……

    我心里面恶心恐惧,想推开沈越,也本能的去看了那个角落里面。

    可让我头皮发麻的是,那个地方没有人,墙上挂着一个破衣服,已经全是破洞了……

    我被沈越往外拽,他说要带我回去,大晚上的,我一个人乱跑出了事儿怎么办。

    他表现得是那么关切,拿着我的手在他脸上一个劲儿得打,说他知道自己错了,一时糊涂结果,总之以后他不会再让他大哥碰我了,并承诺要娶我。

    女人在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是真傻,刚才我明明已经下定了决心,可这会却又忍不住犹豫了,眼前闪过几年的点点滴滴,心像是在被刀子一下一下得割……

    我闭上眼睛,让自己不去想,沈越把我护在怀里,带我回去给我煮水,帮我清理鼻子,一遍遍得道歉,征求我的原谅。

    换了衣服之后我说自己已经很累了,想要休息,沈越却不打算出去,说我淋了雨,他身上热给我暖身子早安,我的冥夫大人

    用上了别的女人的身体给我暖?我心里刺得发慌,嫌恶得推开沈越的手,咬着牙说不用,他却抓住我的胳膊,把我压在了床上含情脉脉得喊我的名字。

    我别过脸用力推他,沈越却非要凑过来亲我。

    我很恶心沈越上了嫂子的床,吼着说不可能了,让他别再逼我。

    没想到沈越听我这么说突然又改了脸色,掐着我的脖子让我再说一遍。

    他下手很重,尽管没想让我窒息,却掐得我很疼。

    我定定得看着沈越,他青筋暴起,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不停得摇着我的身体。

    我用力咬了下唇,放弃了抵抗,指着自己的心说,“沈越,我好像、不爱你了。”

    我说得很轻,淡淡的,好像石子落进了水里,却没有掀起一丁点的波澜,而是就那样彻底沉了下去……

    沈越猛地一滞,修长的手靠近我的脸。

    我躲了一下,紧紧闭着眼睛,却感觉他在擦我眼角的泪,叹着气念了一下小云,你别这样。

    我听不懂他的情绪,更理解不了他的立场,我只知道自己很难过,难过得已经要发疯了……

    沈越没再说一句话,而是静静得起身,我睁开眼,看着他离开卧室。

    我好不容易再对他起了一点心,下一秒就被激得粉碎,因为沈越爸妈进来了,手里还拿着特别粗已经生锈了的铁链。

    我害怕极了缩到屋子角,大声喊着沈越的名字,他却叫我乖一点,如果乱动又会伤到自己早安,我的冥夫大人

    “你不得好死!沈越,我恨你,恨你啊!”我挣扎着,哭喊着,嘶叫着……

    但最后还是被栓了起来,我好后悔,为什么要相信他,我真傻竟然还觉得他有苦衷,这一切都是我活该。

    傻大哥一直盯着我笑,让我感觉从脚底升起一股寒意,刺骨、发毛……

    沈越走到我面前,放低了语气,叫我别哭了,他心里也不好受。

    他眼睛里倒映着我的样子,歇斯底里哭得跟个疯子一样。

    我不停得骂他,用尽自己所知道的最恶毒的话诅咒他。

    沈越没什么反应,他爸妈却急了,又要扯我的头发,但被他拦下了。

    他爸妈塞了一团东西到我嘴里后,叫沈越尽快办了我,还说女人怀孕了就安分了。

    我死死瞪着沈越,希望他还有一丝丝的良知,他却微微低头残酷得回答了一句:明晚就办。

    那个曾经刻进我生命的名字,在这一刻彻底坍塌。

    我停止了哭叫,整个人像是感觉不到痛了一样,不说不动不挣扎,宛如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

    沈越扭过头看了我一眼,眼神很复杂,而他爸妈则在我眼前挥舞了一下拳头,警告我再敢耍心思,就把我给卖窑子里,让我哭都没地方哭。

    我看不下去,闭上眼睛,过往的美好与现在残酷,让我越来越崩溃……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突然发现耳边不断有人在说话,可是又根本听不清在讲什么早安,我的冥夫大人

    我睁开眼睛,发现眼前是一片漆黑,沈越爸妈已经走了,屋子里只剩我一个人。

    我用力眨了下眼睛,确定这里真的只有我,那说话声是怎么回事……

    我越想越觉得恐惧,偏偏视线却渐渐清晰,惨白的月光透过窗子照进来,外面树枝被风吹动,投下晃动着的或深或浅的阴影,胳膊上铁链冰凉的质感,无一不在刺激我的神经。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背后出现了水声,滴答、滴答,一步一滴得在靠近!

    我的呼吸,心跳声在寂静封闭的环境扩大了一倍,怎么压都压不住。

    当我感觉他已经在我背后时,我再也控制不住,大叫了一声“不……”,却被布条硬生生堵了回去。

    同时,吱呀开门的声音响起,水滴声不见了,有个匆匆的脚步朝我奔了过来。

    我又慌又怕,本能得扭动身子抗拒,却连带着椅子摔在了旁边。

    胳膊砸得生疼,可我这刻哪顾得上,涌动着身体后退,却发现来的人是沈越的大嫂。

    她长得很美,五官端正,皮肤却苍白得可怕,两只眼睛空洞洞的,没有一丁点的光彩,反而带着一种深深的压抑。

    我下意识得往后躲,让她别碰我,却被她按住了,她声音很哑,有点像是枯树枝在地面上划一样。

    她捂住我的嘴巴让我不要叫,还告诉我她是来帮我的。

    她的手很冷,冰凉的触感外加手心里的厚茧,让我直接打了个激灵。

    我原本非常讨厌她,可这会看到她这个样子,又觉得她特别可怜,跟了个傻子,还要被逼着跟小叔子做那种事儿早安,我的冥夫大人

    我不知道这些年她还经历了什么,半晌挤了句谢谢,大嫂帮我解铁链后,低低得说,你走吧。

    我很感激,想叫她跟我一起逃。

    大嫂却像是认命一般,没有回答,而是摇摇头一把将我推出了门。

    我本来还想回去,但没想到的是,却撞上了什么人,还被抱了个满怀,“漂亮媳妇儿,嘿嘿嘿,我又抱到你了。”

    是那个傻子!

    我立马挣扎,可他的力气真是太大了,大嫂也赶紧从屋子里跑出来,可是那个傻子却已经大喊了起来。

    大嫂帮我用力扒拉开他的手,可傻子就像是黏在我身上一样,不管我怎么甩都甩不下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沈越爸妈赶过来了,他们脸色跟发皱的黄纸一样,眼皮向下垂着,大大小小的斑在月色的映衬下恐怖极了……

    我忍不住颤抖了一下,死死扯着傻子的胳膊,而大嫂则被他们拉走,他们还抄起旁边的扫帚往大嫂身上招呼。

    大嫂本能得躲闪,却始终不敢反抗,还劝他们放了我,让他们别再作孽。

    沈越爸妈揪着大嫂的头发往地上拖,扫帚落在她身上发出刺啦的声音,我哭着叫他们停下来,可是他们不仅不听,还拿着扫帚在我眼前挥舞,说下一个就轮到我了。

    我害怕出人命,哭着答应他们以后再也不逃跑,沈越爸妈才终于喘着粗气停了下来。

    我被重新关进屋子后,爬上床蜷缩成一团抱着自己早安,我的冥夫大人

    我感觉自己特别累,脑海里全是过去的画面,心里像被针扎一样,哭着哭着竟然眯了过去。

    后来,我是被隔壁的动静吵醒的,床板吱呀得响,还有女人似痛苦似压抑的尖叫。

    他们又做那种事儿了,我死死捂着耳朵,但不知道是屋子隔音太差,还是沈越故意要我听见,他喘着粗气叫他大嫂把他夹紧点,还叫她自己动……

    我知道沈越已经不配我难过了,偏偏眼泪止都止不住,一个劲儿得催眠自己快睡觉,耳边却不停得回响着女人嗯啊的惨叫。

    好不容易等声音停了,我翻了个身,整个人都藏进被子里,但没想到的是,就在这个时候,有什么人闯了进来。

    他拉着我的裤子往下扒,我想挣扎,他却死死得按着我……百镀一下“早安,我的冥夫大人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