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科幻小说 > 权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权唐 第六百二十四章 美人计、连环套(7)

作者:格鱼所属:科幻小说书名:权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六百二十四章美人计、连环套(7)

    孔晟奋笔疾书

    权唐

    欧阳凡起草的奏表内容并不复杂,以孔晟的口吻,劝说皇帝尽快释放磨延啜和回纥各部族首领,隐隐露出太子妃和自己被人绑架性命攸关的意味,但没有说在明处,只是某种暗示。

    说起来,这哪里是什么奏表,无非还是要挟皇帝的文书。告诉皇帝,如果不释放磨延啜等人,后果会非常严重,无论是孔晟还是太子妃独孤氏,都将一命呜呼。

    皇帝会不会听任要挟予以让步,孔晟不知道。其实欧阳凡也没有把握。但他谋划良久,设下一连串的陷阱迷局,想必还有接下来的应变手段——皇帝让步会怎么办,皇帝抗拒不从又该怎么办,等等。

    天空中传来隐约可辨的悠远的鹰隼的鸣叫声,孔晟抬头往向天际,那高空之上神雕小白振翅飞翔遨游在云端,这鸟应该是随时待命,正在试图与孔晟沟通取得联络。

    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相处,这大鸟已经被孔晟彻底收复。恩威并重的手段,情感交流的载体,这鸟虽然只是一头扁毛畜生,但因为天生血脉中身怀灵性,自然能感觉出孔晟待它的几分真诚,不以它为奴役驱使,而视它为友朋。

    小白和孔晟构建起旁人很难理解,而用语言也很难形容的沟通手段。孔晟或许会用啸声,或许会用呼喊声,也甚至或许只是轻微的咳嗽之声,乃至一个抚摸的肢体动作,小白便能心领神会。

    孔晟其实也没有想到,这天生异禀的大鸟灵性竟然比追风神驹更高,当感情的纽带链接起来,一人一鸟就会无形的默契。

    孔晟有好几次都想铤而走险,试图召唤小白,暴起反击。

    但他终归不是冒险主义分子,不远处那四五个明教高手虽然一直保持着异样的沉默,但无形中投射出来的某种威势和杀机溢于言表,孔晟知道这样的高手,如果不能一击必中,那么,引发的反击和报复将是灾难性和不可承受的权唐

    孔晟决定静观其变,慢慢寻找机会。

    孔晟抄写奏表完毕,起身淡淡道:“孔某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写下奏表,如今你还有什么话说?”

    欧阳凡大笑:“没想到孔郡王也不是迂腐之辈,既然孔郡王如此识相,在下也就不得寸进尺了——我还是那句话,只要皇帝得到奏表后能依言释放磨延啜可汗,在下决不食言,一定会放郡王和太子妃离去。”

    “若是陛下不从呢?”孔晟冷冷道。

    欧阳凡冷笑一声:“若那狗皇帝顽固不化,那么,在下也只好对不住孔郡王和太子妃了。”

    欧阳凡眼眸中掠过一丝森然的杀机,毫不掩饰。

    像他这样的一个文人,一旦展现出狰狞的面孔,其实比一般的粗人武夫更可怕更疯狂。

    孔晟忍不住笑了:“欧阳先生,你可知道,如此一来,陛下和朝廷定然知道此事是回纥人幕后所为,你的一切谋划虽然天衣无缝,但却暴露出最关键的纰漏——你固然以孔某和太子妃为质,可皇上那边,又未尝不会以磨延啜等人为质呢?若是孔某和太子妃有什么三长两短,想必陛下也不会放过磨延啜吧。”

    欧阳凡哈哈狂笑起来:“孔晟,你也不必拿话试探在下,欧阳凡既然苦心营运,怎么会想不到这一层

    。你说的没错,那狗皇帝一定会在接到奏表之后,马上将磨延啜这些人控制在手中,反过来要挟在下。但那又能如何?”

    “你倒也罢了,可大唐皇室这位如花似玉的太子妃,如果被在下贩卖到西域,沦为西域诸国贵族亵玩的娼妓,你说会不会李唐皇族会不会沦为天下人的笑柄?权唐!”欧阳凡的笑声阴沉沉地,挥了挥手冷然道:“那狗皇帝若敢动磨延啜一根汗毛,在下就说到做到,将这小娘皮送到西域去万人骑乘!”

    一旁窝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太子妃独孤氏花容惨变,忍不住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呼之声,竟然当场身子抽搐了一下,晕厥了过去。

    她是什么人?身份高贵的太子妃,皇太子的老婆,可若是被这疯狂的欧阳凡送到西域去变成娼妓……想起如斯惨状,独孤氏真的是恐惧到了一个极点。

    “无耻之极!”孔晟脸色骤变,目光如刀:“欧阳凡,你真是斯文败类,连这种下作无耻的手段都能使得出来,你还有人性吗?”

    欧阳凡呸了一声,情绪激动愤怒起来:“欧阳凡一家数十口被那狗皇帝诛杀殆尽,九族中数百口被流放岭南,其中沦为娼妓被蛮夷掠走者不计其数!既然李唐皇帝能做得出来,在下又如何不能为之?不要说区区一个太子妃,即便是当朝皇后,若是欧阳凡有机会,也一样掳走,送给西域胡人当小妾又是何等快哉?!!哈哈哈哈哈!”

    欧阳凡疯狂地笑着,笑得声嘶力竭,身形颤抖。

    孔晟脸色阴沉,冷漠道:“欧阳凡,你难道就不怕陛下盛怒之下,将磨延啜等人统统诛杀殆尽吗?”

    欧阳凡止住了疯狂的笑声,却是嘴角挑起一抹弧度似笑非笑道:“杀就杀吧,反正那狗皇帝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可若是杀了磨延啜倒也正好,省的在下如此劳神费力大做文章了——哼,磨延啜倒也罢了,现在长安的回纥各部族首领若是死在长安、死在大唐皇帝手上,想必没有在下再去浪费唇舌说服各部族族众,他们自当同仇敌忾自发联手将叶护赶下汗位,然后纠集回纥举国之力,伺机进攻唐朝,为各部族首领和磨延啜报仇雪恨。”

    欧阳凡的话让孔晟听了有些毛骨悚然起来。这欧阳凡果然是老谋深算阴险至极,或许他从一开始,就怀有磨延啜等人能救则救、不能救就不如激怒唐朝皇帝将之诛杀,然后利用回纥人对唐朝的仇恨,来实现自己的复仇目标权唐

    孔晟突然心中浮起一抹杀机来,他不知道欧阳凡与李唐皇室之间到底有怎样的深仇大恨,但他知道,欧阳凡心机深沉谋略深远,此人若不早早除去,任由他在幕后搅起风浪来,后果不堪设想。

    可欧阳凡似乎有所察觉,即便是在心情愤怒扭曲的状态之下,他还是立即疾走两步,退到了明教白衣使者的身侧,神态冷厉。

    孔晟沉默了下去,无论如何,欧阳凡有明教的高手护卫,他很难取此人的性命。

    欧阳凡冷冷扫了孔晟一眼,再无多言,立即与明教之人往殿外退去。

    ……

    夜色渐渐笼罩下来,此刻已经是隆冬时节,山中夜间的气温之低可想而知。孔晟还好,他穿着棉袍,又有披风,再加上他身强力壮真气内息旺盛,足以抵御寒冷。

    可太子妃独孤氏却窝在地上的一堆枯草上瑟瑟发抖,冻得脸色发青,眼看就要熬不住。她平时养尊处优,哪有受过这种苦楚,兼之体质羸弱,这一阵阵吹进来的寒风过体,让她无法承受

    。

    孔晟轻叹一声,缓缓解下自己的裘皮披风,走过去俯身为太子妃独孤氏披在了身上。

    独孤氏感激地望着孔晟,声音嘶哑哽咽着:“孔郡王,奴家承受不住这山里的冷气,恐怕要熬不住了。若是奴家死在这里,还烦请孔郡王转告我父,就说独孤妍先走一步,无法在双亲膝下尽孝了……”

    孔晟能听得出独孤氏声音中的绝望。

    她昨日被掳来,这一日一夜间吃尽了苦头权唐。到了这个份上,她已经彻底绝了被营救回去的念头,知道自己命不久矣。

    孔晟望着独孤氏,心头却是有些讶然。

    人在绝望时刻,比如说遗言或者遗嘱,想到的都是自己最亲密和最挂念的人,据闻独孤氏与太子李豫恩爱无比堪比当初的老皇帝和杨贵妃,但没想到独孤氏最后想到的根本不是李豫而是父母。

    不舍父母高堂非常正常,但只字不提李豫半个字,似乎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一些问题。

    不过这与孔晟无关了,他不会也懒得关注下去。

    孔晟叹息着:“太子妃,不要自暴自弃,现在还不到最坏的时候,你要相信我,只要我们还活着,就有平安脱身的希望,你不要再说话了,保存体力就好。”

    孔晟说着转过身去,抬头透过几乎是毫无遮拦的大殿穹顶望向了浩瀚的夜空。星空浩瀚无垠,山风呼啸而至,外面火影憧憧,应该是欧阳凡的人和明教的人守在外面。

    孔晟此刻其实很难揣测欧阳凡的下一步动作。但暂时来说,应该不会向自己和太子妃独孤氏下毒手。

    皇帝会有如何反应?孔晟眼眸中掠过一丝凝重。以他对皇帝的了解,皇帝接到这种以孔晟口吻写的奏表,第一反应会有两个:其一是派兵立即封锁可汗府,将磨延啜和骨云等人抓起来;其二便是派大军搜捕全城的回纥人。

    孔晟这个时候还不知道皇帝其实已经满城戒严了,而自己的郡王府也被皇帝派禁军查封。

    皇帝没有可能向设下如此惊人阴谋圈套的回纥人妥协。虽然事关太子妃和孔晟的性命安危,但其实皇帝更看重的是皇室的脸面而不是独孤氏的生命。

    孔晟通过判断皇帝的反应来分析欧阳凡下一步的动作,思路是正确的权唐。他有一种强烈的直觉,这欧阳凡对于当今皇帝的了解丝毫不亚于自己,或者说,身怀血海深仇的欧阳凡对于李唐皇室的研究实在是太深了。

    毕竟,他谋图的是颠覆李唐王朝的统治。

    独孤氏裹紧了孔晟给的裘皮披风,身上的僵硬渐渐褪去。尽管还是寒意刺骨,但终归还是有了几分暖意。她有些感激地望着身着单衣昂然凝立在寒风中默然不语的孔晟的背影,心头泛起一丝复杂的感觉。

    她原本还以为孔晟同样被这伙贼人用手段给掳了来,沦为了阶下囚。后来听到孔晟与欧阳凡的一番对话才意识到,孔晟是对方用自己作为要挟,胁迫孔晟孤身一人自投罗网的。

    独孤氏不明白孔晟为什么这么傻——不说带大军前来围剿,至少也要带几个护卫高手吧?如此孤身涉险,非但无法营救自己,反而将自己也搭了进来。(未完待续。)百镀一下“权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