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玄幻魔法 > 九棺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九棺 正文 第1041章 紫衣混沌九棺!三界之内,谁是天魂?

作者:山河万朵所属:玄幻魔法书名:九棺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柳镇四十五年。.Ωm

    柳镇郊外七里,王雪王青的墓伴着王绝之墓。阳春三月,岁月匆匆。王雪王青死去已经整整五年。

    墓前,站着两个老人。

    沈烟的头已经花白。那一身紫衣,已然洗得泛白。阿木的头则完全白了。其面上,皱纹颇多,老态尽显。

    这五年,阿木衰老得很厉害。何况,按柳镇的年龄,阿木也已经年过花甲。

    墓前,依旧有酒葫芦,有果品,还有一大碗鱼汤。这些年,一直如此。铜盆内,纸燃正旺,细灰点点随风飞扬。

    沈烟挽着阿木,阿木的身子已然有些佝偻九棺

    父和儿女的墓,老两口谁都没有多说话。

    五年了,他们该说的话都已说了。老两口谁也都没流泪。人,一旦上了年纪,很多事大概都。他们只是来

    “走吧!”阿木拍了拍沈烟的手。

    “嗯!”沈烟点头,一直挽着阿木。老两口回身,向柳镇的方向走去。

    三月,绿草萋萋,小径有踪。阿木的身子骨明显不如沈烟,走得颇为缓慢。沈烟半搀扶着阿木,亦步亦趋。

    此时,已是午后。

    两轮白日,刚刚交错。阿木沈烟的影子,合一又渐渐分开。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似乎都在认真地走路。阿木沈烟在柳镇一起生活了四十多年。很多话不必说,便已经明白。

    “咳咳——咳咳——”时而,阿木停下脚步,微微气喘咳嗽。沈烟便轻轻地给他拍背,揉揉前心。

    这是阿木的老毛病了。休息一会儿,两个人便继续走。

    七里路,不短不长。但是,老两口却走了近一个时辰。

    双日偏斜。柳镇外,老两口的影子渐渐变长。沈烟的手一刻也没有离开阿木。阿木老了,沈烟怕一松手,阿木就不见了。

    “老头子,晚上想吃什么?”沈烟问。

    “老样子吧!清淡点好。”阿木又习惯性地咳了一声。

    “嗯九棺!好。”沈烟点了点,没有再说话。

    王家老宅,青砖灰瓦依旧,只是更旧了些。王雪王青死了之后,阿木沈烟也真的就是无欲无求了。

    这五年,王家似乎冷清了很多。老两口,相依为命。离水和梨若倒是常来,可王家还是感觉空空。

    这几年阿木还在坚持做棺。而且,这几年三村的人死去的相对较多。所有的棺,都是阿木亲手在做。

    生死,阿木已然淡。但是,这算是阿木再为三村尽自己最后的心。

    柳镇四十五年。

    王家老宅后院,还是如同另一个世界。王绝死后,无人来过,无人打扰。黑白之棺,在紫潭中浮浮沉沉。

    只不过,此时柳镇上正有一丝丝极不意觉察的气息,向王家后院汇集。

    ~~~~~~~~~~~~~~~~~~~~~~~~~~~~~~~~~~~~~~~~~~~~~~~~~~~~~~~~~~~~~~~~~~~~

    修罗魔洲,战之星域。

    茫茫星海,无尽浮6。龙涎修复鬼棺后,修罗世界的时间已然开始变慢。但是,较之海荒天洲还是要快上数倍不止。

    海荒天洲近二百的岁月,修罗界早已过了上千年。

    此时,茫茫星域中一道灰光划过,如似闪电。其实,那完全是一种空间的跳跃。

    一瞬间,便是万里。那至少是原仙级的修士。而原仙级的修士,在修罗界里已然是一种主宰似的存在。

    毕竟,修罗魔洲只有一个牧云山庄九棺

    可是,此时那道灰影竟然被一道紫光追袭。一灰一紫,瞬息百万里。若不是修罗星域勘称无尽,恐怕都不能成就这一场逃亡与追袭。

    可谁又知道,这一追一逃其实已经持续了上百年。战残斗修罗魔洲的北部三大星域,都已经跑遍。

    而此际,前面的灰影终于停在了一处二级浮6上。那道紫光,也停在了数里之外。

    前者是一个灰衣老者,衣衫邋遢不整,颇为寒酸。此时,他面色疲惫,手里掐着三张仙符。

    那不是别人,正在修罗魔仆画魂老人。而追他的则是一个脚踏紫云的紫衣男子。

    两个人,遥遥相对。数里的距离,根本不算什么。

    当年,阿木和沈烟离开了修罗界,画魂便恢复了自由浪荡的生活。整个魔洲世界,除了那些顶级的大能认识他的人少之又少。

    游戏风尘,浪迹修罗。魔洲时间,倏忽近万载。直到,百余年前这个紫衣男子找到他。从此,画魂不再安生。

    原仙三重境!这是画魂的境界。要知道,画魂的境界早已不会再晋升。以原仙之境,能过万万岁月,依仗的是魔仆身份及阴魂鸟王特殊体质。

    可是,画魂垂垂老矣。他,毕竟只是观的人,而非对弈者。

    “画魂,怎么不逃了?”那紫衣人声音平静,似乎丝毫不因画魂飞逃而动怒。

    “老人家我累了!”画魂苦笑一声。其手中的仙符,微微摇动。

    “阴魂鸟王也有今天?”紫衣人冷笑一声九棺

    “你是慕王吗?”画魂眯了眯眼睛,尽全力想要衣人。可是,以其原仙三重的境界画魂什么都。

    “你说我是慕王吗?”紫衣人的声音突然一变,与方才的声音完全不同。那紫衣下,似乎瞬间变了一个人。

    “我是无魂无道人而已!”紫衣人的声音恢复如初,“是谁又有什么关系?”

    紫光不改,紫云缭绕,但是那紫衣下似乎瞬间换了一次灵魂。画魂老人的眼中心中尽是惊异。

    无魂无道!他只是听白眉说过这个名号。

    修罗界内,他知道的这是第二次出现。上一次,血月寒吉大战紫衣人曾出现过,但是被凤凰传人逼退。

    “你要什么?”画魂缓缓道。

    “哦?”紫衣男子不由轻笑一声,“你居然知道我有所求?”

    “嘿嘿!”画魂老人一笑,“否则,以你的境界何必追袭我百余年。”

    “沧海的人似乎都很聪明”紫衣男子脚下的云微微滚动,“所以,你一直带我在修罗界北部的三大星域兜圈子。”

    “嘿嘿!”画魂老人再笑,同时扫了一眼茫茫星域,眼中神色微微复杂,“我这老鸟,偷得万万年光阴。仙尊陨落后,我一直在魔洲浪迹,说有根亦有根,说无根亦无根。你一出现,我便知自己劫难已来。呵呵!所以,不该好好三大星域的旧物风光吗?”

    紫衣男子冷笑一声。

    “阴魂鸟王,本就是无数死魂所化,竟然还有如此情怀?”

    “情怀九棺!哈哈——”画魂老人不由大笑两声,然后眼中显出一丝追忆的神色,“我有情怀。因为,我属于沧海一脉!”

    那一刻,画魂鸟王的身上散出淡淡的青辉。那是三界之内,属于沧海一脉的一种气息。

    “沧海,沧海!”紫衣男子的声音带着莫名的情绪。为什么?每一个沧海的人都那么特别。

    沧海仙尊的确是三界内最不可琢磨的人。

    “画魂,不会给我我需要的东西了是么?”

    “你要什么?”画魂老人手恰仙符,似笑非笑。

    “你该知道,我要什么?”紫衣男子冷笑道,“画魂,三界之内知道那个秘密的人并不多。否则,你根本不会在修罗北域兜了百余年的圈子。你在试探我。对吗?”

    “呵呵!”画魂不置可否,只是冷笑两声。

    沉默!两个人的沉默,像冷寂的星域。

    半轮白日消失,半轮黑日当空。

    此时,画魂不再逃,因为逃已没有意义。他手中的三道仙符,如午夜里的灯焰一般摇曳不定。

    紫衣男子则负手而立,似在掌控一切。

    “画魂!”紫衣男子终于缓缓开口,“告诉我,三界之内到底还有谁是天魂?”

    “天魂?”画魂老人瞳孔微微一缩,随即嬉笑一声,“你终于说出了心中所想,慕王!不过,你怎么可能在我这里找到答案?”

    呼——

    与此同时,画魂老人的仙符已然出手九棺。一道仙符,化出百丈芒尾,如电如光,直接破开茫茫星域虚空,袭向紫衣男子。

    曾经,画魂曾言一道仙符,可灭天仙九重。

    此时,那仙符的威势的确非凡,整个二级浮6似乎都在颤抖。阴魂鸟王原仙三重,但是他的真正战力,绝对在原仙五重以上。

    一道仙符出,原仙之力搅动虚空。

    可是,这道仙符要对付的可是无魂无道人。画魂老人身上的灰衣,已经开始片片零落,无尽的黑雾开始升腾。

    无论怎样,画魂还是欲要一战。

    哼!

    那紫衣男子立在虚空,身子压根就没有动,只是轻轻地挥了挥手。一股暗劲,如水纹散开。

    紫衣男子脚下的紫云翻滚,无声无息。

    嘭——

    画魂的第一道仙符在紫衣男子身前百丈处,便轰然炸开。黑日当空,那仙符如同地狱里的烟花。

    同时,画魂的第二道仙符随之而来。那轨迹和第一道仙符一般不二。可是,紫衣男子依旧是挥了挥手。

    轰——

    情况和方才如出一辙。

    画魂的两道仙符,根本近不了紫衣男子身前百丈。这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战斗。

    “永境?”画魂老人凄然一笑。他知道,今天自己必死无疑。

    呼——

    第三道仙符,再出九棺

    轰——

    那道仙符依旧在紫衣男子身前百丈炸开。

    “阴魂鸟王,何必负隅顽抗?告诉我,三界之内还有谁是天魂?”紫衣男子好整以暇,站在二级浮6的虚空。可是,他的声音不容置疑。

    “嗯?”可就在这时,那虚空中依次炸开的三道仙符之中竟然亮起一道黑白之光。那黑白之光,如剑。

    三道仙符,只为祭出这一道光。

    幽冥之光!

    紫衣男子“咦”了一声,似乎也没有想到画魂老人的三道仙符竟然暗藏变化,而且那竟然是幽冥之物的克星。

    而修罗界内应该唯有一人拥有幽冥之光。那便是,白眉守墓人。阴魂鸟王,竟然也拥有幽冥之光?

    只不过,这道幽冥之光还不能把紫衣男子如何。

    “散!”紫衣男子低喝一声。

    呼——

    幽冥之光,紫衣男子不敢硬撼。可是只见紫云翻滚,那紫衣男子竟然瞬息间一分为二。虚空中,突然出现了两尊紫衣人,便似镜像一般。

    幽冥之光,从其间一穿而过。

    而其中一个紫衣人微微一探手,其手中竟然拿着一件白色古幡。那古幡素然,不见丝毫杂色图案。可是,一道灰朦朦的光浮在白幡之上。

    呼呜——

    古幡轻摇,直接卷向那幽冥之光九棺

    而另一个紫衣人,轻轻一步,便到了阴魂鸟王近前。

    此时,阴魂鸟王周身黑雾腾起,背后两道黑色的硕大羽翅如似鲲鹏。无尽的死气,散布整个虚空。

    万千的阴魂,爬满了虚空。

    画魂老人,已然要显出自己的本相。要知道,任何一个阴魂鸟王都是无数的阴魂汇集而生。

    而奔画魂而来的紫衣男子一挥手,手中显出的赫然是一件黑色古幡。

    “阴阳混沌幡?”画魂老人眼中显出惊骇之色,“你不是慕王——”(未完待续。)19岁女子直播平台直播自慰曝光!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pai1(长按三秒复制)在线观看!百镀一下“九棺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