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科幻小说 > 铁血宏图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铁血宏图 第415章 回家

作者:无语的命运所属:科幻小说书名:铁血宏图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平原五月,虽说不算是一年之中最好的,可却也差不到那里去铁血宏图。到了这个时候也就是青纱帐起的时候,天上白云满天,地上就是一片望不到边的滚滚绿海。一座座村镇,就像漂浮在绿海之中似的。

    不过对于百姓来说,最好的还要算是秋季。那个时候谷子黄了,高粱红了。秋风一吹,沙沙做响,对于百姓来说,那是希望,那是忙活了一年的希望。

    现在,对于百姓来说,虽说那青纱帐起,可一年的年景还没有显出来,到收的时候,还有几个月,到时候雨水能不能跟得上,直接影响到一年的收成,现在那高梁长的是杆,谷子长的是禾,长了穗的时候,还有雨水足的才好,雨水稍微少点,那灌浆差的就不是一星两点。

    那就是老天爷给脸色,谁也没有法子。

    不过尽管如此,在青纱帐起的时候,百姓们还是对这一年的收成充满了期待,充满了希望。

    在这青纱帐间的田间小路上,一辆洋式的四*马车,缓缓的被两匹大骡子拉着,老远就听见它那车轮碾压地面时发出的声响,马脖间挂着的铜铃发出的响声也很清脆。

    这辆马车是宝丰县火车站驶出的——今年春节后,铁路修到了宝丰,在铁路修通后,一些从南边来的生意人,于火车站开了马车行,马车行里都是的汉阳的大马车,宝丰县第一次有了“公共马车”的生意。

    一大早起,它就载着从火车上旅客,沿着这乡下的土路,朝着市集上赶去,大骡子刚刚吃饱饮足,赶车的车把式,不时的勒着它,让它走的慢一点,这大马车一天要走几十里路,骡子不能累着。

    可骡子自己走得十分起劲,非得车把式勒着它不可。不到小晌午,就赶出了30多里。这一路上,不时的有人上车下车,对于沿途市集乡村的人来说,他们现在已经习惯了花上几个铜板坐着大马车赶集走亲戚的生活铁血宏图

    生活方式的改变,总是在不经意间发生的

    。

    现在已经是正晌午了,虽说这半敞篷的马车顶上有帆布车篷挡着阳光,但太阳仍然晒得人老是擦着汗。这个时候骡子被晒的也慢了下来,还没有赶到打尖的地方。车把式由它走着,尽管人们催促,可车把式却有他的主意。

    这车上这会只有九名乘客,虽说这种轻便的乡间公共马车上有十二个坐位,可依然显得很挤,虽说他们携带的行李都扔在车顶的货架上,至于骡子的料袋子,带着长绳子的洋铁皮小水桶,也在那里系着。车厢里之里有点挤,是因为这车厢里也有货占着位,一个商贩携带的货就把车里占满了。

    而在这些乘客之中,靠近车门坐着的是一个穿着军装的年青人。他是从宝丰火车站下车的。因为天气热,他解开了军衣扣子,敞着怀,手里拿着军帽,露出和尚头来——汉军的军爷都是这副和尚头。

    他的个子不算太高,瞧着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模样,面色黝黑,性格瞧着也很是开朗,跟这车上的人,即便是那些刚上车的人,也很快就混熟了。而在前村上车的那个抱着娃娃,领着十五六岁妹子的妇人,更是不时的瞅着他。

    “军爷,你是哪村的?”

    抱着娃娃的女人问他。

    “王家村的。”

    “家里还有什么人哪?”

    “有爹,有娘。”

    “你是啥时候出去的?是年个当的兵吧?”

    “大嫂子,你咋知道俺是年个当的兵?”

    其实答案非常简单——去年长毛逃了之后,义军便在河南招了三万新兵,也只有那么一批,这人肯定是那批新兵里头的铁血宏图

    “我三哥也在军队里……”

    一旁一真默不言语的小姑娘插了一句话。

    “那个,你在军队里干啥?”

    “你猜猜看。”

    那小姑娘歪着头端详了一会儿,说道:

    “你是个步兵吧?”

    “哈哈,真让你给猜对了。”

    他嘻嘻一笑。

    他还不是步兵,其实又有多少人当兵不是步兵?既便是伙头兵,那也是步兵,在义军里面,不是步兵就是炮兵,要不就是骑兵。在军队里步兵见到骑着高头大马的骑兵,也只有羡慕的份。而他就是骑兵,而且还是第三骑兵团的团长,义军有五十七个步兵团,可却只有三个骑兵团!不过,在这里,没有人能认出他的中校军衔,对于老百姓来说,这些领衔似乎没有任何区别。

    马车慢悠悠地走着。路两旁,高粱穗又大又红,密密地排列着。满耳都是高粱叶哗哗的响声。

    很快便到了王家村的村口。

    和车上的人告别后,他就跳下了马车,然后朝着村子里走去。提着两个包袱,向村里走去

    。不知怎的,离家愈近,邓明绍的心里也越发忐忑不宁。

    按常理说,一个人最熟悉的,莫过于家乡的路。那里一个井台,一个小洼,一株小树,一条田间抄道,都从童年起刻在了他的心上,直到老死,也不会忘记铁血宏图。因为在那座井台上,从三四岁就跟娘抬过水呀,在那株小树上有他抹过的鼻涕呀,在那个小洼里他摔过一个碗挨过骂呀。这些一起深藏在记忆中了。

    可是现在他回到了家,却不能判定哪个是自己的家门。

    家在那?

    邓明绍记得家里的栅栏前,有一株歪脖子枣树。娘总是站在这株枣树下喊着他。

    “小绍!回来吃饭吧。”

    可是现在没有栅栏,也找不到那株歪脖子枣树。

    究竟哪个门口是自己的呢?

    他停下脚步,从十二年前,做为家里老大的他,眼瞧着若是自己再呆在家里,弟兄三可能全都饿死的他,和村里的其它人一样,出门要饭讨生活了。那时他才十四岁,再后来他到了武昌,要过饭,在码头上扛过活,后来又机缘巧合当了伙计。再后来,太平军来了……可这么多年,他从来没回过家。

    这一别就是十二年,这十二年,他梦里明明都记得家的模样,想着自己有朝一天,总会回到家,怎么现在全都忘记了!

    自己怎么能把家给忘了呢?

    就在邓明绍紧张的不知所措的时候,他忽然记起,在他家的旁边,有一个石碌碡,他常常端着碗,蹲在上头吃饭。有一回不是还摔破一个大碗吗!也是在那地方,自己从老三的背后冷不防给了他一下,让他从上面跌到地上,头摔出一个口子,他为此还挨了娘两巴掌,……

    拐回头走了几步,果然看到那个石碌碡,只不过那株歪脖子枣树。

    放下手中的包袱,他走到那破木门前,叩起门来。一连叩了几声,里边没有一点儿动静铁血宏图。邓明绍深吸了口气,有些紧张的喊道。

    “娘!我回来了。”

    没人答声,这,这是怎么回事。

    邓明绍又冲着院子里,用他那已经变了味的河南话喊了声。

    “娘,俺回来了……”

    “谁呀?”

    只是瞬间,他便听出是娘的声音。这声音曾经只在梦里有过。

    “娘,是俺,是俺,小绍子啊!”

    邓明绍冲着院子里喊着,泪水已经从的目中流了出来。

    只听屋里一声唏嘘,一阵响动,什么东西乓地一声跌在地上。门开了,只见娘穿着一个破蓝褂子,掩着怀走出来,在门坎上绊了一下。

    终于,在离家十二年后,邓明绍再一次看到娘,在过去的十二年里,他从未敢忘记娘的模样,现在娘老了,头发白了。

    “娘!”

    见到娘的瞬间,邓明绍连忙跪下去,连叩了三个响头

    。

    “儿回来了,给您叩头了……”

    走到他的身边,从上到下打量着他,围着他转了两三个磨磨儿,又扳过他的脸凑近看看,看着,看着,似乎认不出这穿着洋军装的人来。突然,她一把抱着跪在邓明绍的怀里啜泣起来。

    “小绍子啊,当娘的以为这辈子都见不着你了啊……”

    娘的哭声让邓明绍的鼻子酸酸地强忍住自己的眼泪铁血宏图

    “他婶子别哭了。”

    这会已经有周围的亲邻听着动静走了出来,立刻劝慰地说,

    “小绍子回来了,这是大喜,你光哭反叫他心里难过。”

    直到被人这么劝着,她拾起衣襟,擦擦眼,收住了眼泪。

    “娘给你做好吃的,做你最喜欢吃的……”

    娘儿俩进得院来,院子里依如过去一样,简单、破旧,但却很整洁。

    抱了一抱烂豆秸,她坐在灶前划着火镰。

    “娘,俺来……”

    邓明绍连忙一把抢过去要点火,但她却不让,她瞧着这十几年没见着的大儿子说道。

    “绍子,你歇歇吧。你在外头这么多年,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呵!娘都以为见不着你了,你歇着……”

    “在外头不苦,有吃有穿的……”

    “唉,别哄娘了,出门在外要饭吃的那苦你当我不知道?就是你现在……”

    瞧着儿子身上穿的这衣裳,虽说没怎么见过世面,她却也知道,这是城里头那些当兵的穿的,一个月都有几块军饷。

    “当了这兵,那吃的也是断头饭……”

    这一说不要紧,娘的泪像一串水珠似地滚落下来。

    “俺哥,俺哥那……”

    在喊声传来的时候,只见一个十*岁的穿着粗布衣裳的少年冲了进来,他瞧着穿着黑色军装的邓明绍,先是一愣,然后又问道铁血宏图

    “你,你是俺哥?”

    “小三……”

    虽说背着光,可邓明绍还是看清这少年头上的疤,邓明绍认出了,这是小三,他兄弟。

    “没错,我是你哥,你是我兄弟!”

    ——————————————————————————————————————————

    (您的每一个订阅、推荐、收藏对于《铁血宏图》而言,都是莫大的支持,拜谢!《铁血宏图》小说群:150536833,欢迎书友加入,一起讨论剧情!!)(未完待续。)(未完待续。)百镀一下“铁血宏图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