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历史小说 > 重生之宠妻如命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重生之宠妻如命 正文 074 被打

作者:安酥所属:历史小说书名:重生之宠妻如命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崔仪嘉这边稍稍安分了,崔静嘉日子过得也舒爽了不少重生之宠妻如命

    现在她的生活也算过得轻松自在,守着两个孩子,夫妻和谐,孩子健康,感觉原本郁闷烦躁的生活正在不断的好转。

    床榻间,崔静嘉忽然间就醒了,头有些昏昏沉沉,还没反应过来。

    楚弈言的声音就在耳畔:“醒了?昨晚上你踢被子了,是不是有些难受。”

    崔静嘉愣了愣,睁开眼,看到楚弈言皱眉的模样,有些无奈的撒娇道:“那你都不给我盖着,喉咙疼。”

    这明明是自己睡觉不老实,却怪在了别人的头上。

    楚弈言给她扯了扯衣服,包裹的严实了几分,轻声嘱咐道:“一会喝点预防的汤药,别生病了,我最近几天都不在了,听话,嗯?”

    崔静嘉看着他絮絮叨叨的说着,猛地飞快的噙住他的唇,堵住了他要说的话,把头埋在被子里,露出两只眼:“知道了,你怎么现在比我还能说。”

    楚弈言摇摇头,戳了戳崔静嘉的额头:“小没良心的。”

    等楚弈言穿戴好给崔静嘉折腾的时候,崔静嘉心情极好,任由他给自己穿好衣服,问道:“这次要去哪里?”

    楚弈言给崔静嘉穿好衣服,牵着她的手,走到梳妆台前:“去调查萧暮远,过段时间,陛下会下旨,这次若是错过了,也要耽搁些时日了。”

    崔静嘉抿了抿唇,有些不是滋味。

    虽然知道楚弈言要去边境,她自己也要去,可是关乎到安全的问题,她还是忍不住有些胡思乱想,生怕他在外面受伤重生之宠妻如命

    “过几天我去求几道平安符吧。”崔静嘉抬头看着楚弈言,平安符不过是求个心安,现在她要求的不仅仅是楚弈言一个人的,而是他们一大家人的

    。

    楚弈言心头一暖,笑道:“好。”

    两个人温存片刻,楚弈言就走了。

    郁月的日子很闲,闲到每日除了练习剑法根本就没有其他事情。也只有练剑可以让她好过一些,崔静嘉日日待在府中,根本不需要她出面。

    她除了让剑法变得更加凌厉外,别无她法。

    好在总算迎来了一次出门的机会。郁月只是在刚进入京城那几天和齐云他们几人一起逛了京城,之后就被一直拘着,也不是说楚国公府的生活有多难熬。

    只是一个人在府中,众人对她都是有礼却冷淡的,身边没有一个说话人,她又不可能时常找崔静嘉说话,更加压抑。

    这次难得出府,周围变得有人气了些,郁月的心情也开阔了不少。

    崔静嘉望着郁月,正巧看着她松了一口气的模样,一时间想起了郁月在府中的生活,想了想,叫了郁月到身旁。

    郁月不明就里的走过来,只听见崔静嘉道:“往日在府中怠慢了郁小姐,以后若是出府,会叫人告诉郁小姐,其余时候郁小姐不用守在楚国公府,想去哪里都是可的。”

    郁月身子一愣,抬眼看了看崔静嘉,她神情温柔,嘴角噙着笑意,面若桃李,娇软可人。

    一时间忍不住低下头,轻声应道:“谢少夫人关心重生之宠妻如命。”

    崔静嘉交代完就退进了马车,郁月打点完也进了这马车里。她平日没有做过这样豪华的马车,马车行动时,竟然只有微微的震感,只是靠着就觉得极为舒服。

    一路上倒是风平浪静,崔静嘉顺利的去光高寺求了四个平安符,但当想得邵氏还有张老的时候,却又多求了几个,难得来一次,索性又沉心把几个自己在意的人全部都求了一遍。

    宁氏和崔舒明在外地,崔静嘉没求平安符,只是在佛祖面前诚心祷告保佑家人。

    这每个平安符所含意义不同,拜的菩萨自然也不一样,全部弄下来花费了不少时间。崔静嘉抬眼刚准备吩咐翠芽,一下瞥见翠芽手里捧着一个平安符的小红绣袋闭眼拜佛。

    侧头回去看了看芸儿,亦然如此。

    她会心一笑,两个人嫁人之后同以前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了。陈宇和吴霆在办公务的时候的确有可能受伤,看来两个人对自己夫婿还是很满意的。

    等到她们两个都弄完,崔静嘉这才吩咐人收拾好回府。

    马车行驶,微微晃悠,崔静嘉半阖着眼靠在软枕上,喜嬷嬷坐在外间,视线扫着外面的田地。这光高寺的路上,会经过一处村子,只能瞧见个大概,却不接近。

    一个看起来像是读书人的男子站在那田里,摆弄着什么,他身后出现了七八个男子,手里还有一个麻袋,瞧着就不像是做好事的。

    喜嬷嬷皱着眉,她也不会管这样的事情,扭过头继续朝前看着。

    崔静嘉坐在这马车上有些烦闷,坐直身子,挑开帘子,忽然看到那男子被人用麻袋套着拳打脚踢

    重生之宠妻如命。她眉心紧蹙,虽然只是远远望去,不知怎的却觉得那男子的身形有些熟悉。

    这种感觉很强烈,崔静嘉冲着外面喊道:“停车。”

    喜嬷嬷连忙示意车夫停车,瞧见崔静嘉视线所到之处,恭敬问道:“少夫人可要派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崔静嘉不是多管闲事的人,她盯着那处了几眼。

    男人显然是有反抗之力,哪怕被人用麻袋套着了,也在反抗,用手把人给推开,挣扎着把麻袋弄了下来。

    脸一露出来,崔静嘉就立刻认出来这是谁了,这熟悉的眉眼,不就是傅严波吗?好好地,不在城里待着,怎么跑到外面来了,还被人找茬。

    这是崔惠音的未婚夫,也就是自家人,崔静嘉连忙吩咐起来:“快让人去帮忙,别让人伤着傅公子了。”

    喜嬷嬷也只是听过傅严波,崔静嘉是自己本身见过所以有印象,喜嬷嬷向来只关注崔静嘉,崔静嘉同这傅严波没有什么交集,她自然是不认识的。

    不过崔静嘉一吩咐下来,喜嬷嬷就连忙带人去那头帮忙了。

    傅严波还没搞清楚状态,打他的人还没收拾,就又出现了一群帮他的人。人一多就占了优势,根本没用多少时间,那群想要打傅严波的人,就被收拾了。

    傅严波瞧了瞧远处的女子,有些眼熟,隔得有些远,他看得不大清楚。不过有几分眼熟,那应该会是认识的人。

    他侧过身,低声问起喜嬷嬷:“嬷嬷,敢问是哪家?严波改日带着谢礼拜访。”

    喜嬷嬷笑了笑,“我们是楚国公府的人,是少夫人瞧见了,让我们过来的重生之宠妻如命。”

    傅严波一愣,原来是崔惠音的姐姐。

    原本不打算接近,可最后傅严波想了想还是跟喜嬷嬷一起走了过去。

    崔静嘉瞧见傅严波,浅浅一笑,傅严波没有多看崔静嘉,只是简单的一扫,就垂眸感谢道:“多谢少夫人救命之恩。”

    崔静嘉看了看他脸上残留的痕迹,颧骨上有一片青紫,应当是方才被打的,她细声道:“不用多礼,再过些日子,就是一家人了。这不过是举手之劳,日后你对惠音好些就算是我此次帮你忙的感谢。”

    身边的人如梦初醒,她们还在纳闷为什么崔静嘉会多管闲事,原来这傅公子就是崔惠音小姐的未来夫婿,自家少夫人同惠音小姐关系好,自然也会爱屋及乌。

    不会让自家人受伤的。

    “你可是惹上什么事了?怎么会有人想要打你。”崔静嘉看着那被五花大绑在身边跪着几个人,疑惑的问了起来,她不记得傅严波是个惹事的人。

    傅严波苦笑着摇摇头,他也不知道,最近他不过就是在京城和这处来回跑动罢了,今日才刚刚下田没有多久,就感觉不对劲,感受到后面有人接近,这么一看,彻底发现了,然后就发生方才在崔静嘉眼前出现的一幕。

    “陛下吩咐要我研究出提高产量的法子,闭门造车没有结果,索性就到田里来看看水稻是个什么模样,谁知道刚来,就发生这样的事情

    。”

    傅严波解释完,崔静嘉眼底闪过了然,视线转过去看着那几人,贼眉鼠眼,就算此刻被抓了也不老实。

    她半眯着眼,忽然开口道:“这几人,等盘问出个结果,我再让人通知你,你最近小心些吧重生之宠妻如命。若是有难处的话,可以去找世子爷。”

    说着,崔静嘉使了个眼色给喜嬷嬷。喜嬷嬷当即就拿了一块令牌交给傅严波。

    知道傅严波的身份,喜嬷嬷的态度比刚才要亲近了些,傅严波拿着令牌,严肃的退后两步,“谢少夫人。”

    事情既然解决,崔静嘉也不久留,她还要把自己求来的平安符送给张老去。

    这段时间,都只是书画来往,没有瞧见人,难得出来一趟,让张老见见她,应当也会开心些。只是两个孩子今日没带出来,倒是可惜了。

    崔静嘉被翠芽搀扶着上了马车,马车外还有奴仆吆喝着方才抓住那几人的声音,似乎让他们跑快一些。

    傅严波能惹上谁?崔静嘉想了想,没想出个所以然。

    等到了张老的府邸,崔静嘉看了看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几个人,蹙眉和喜嬷嬷道:“现在问问他们到底指使之人是谁,若是敢说的,许诺立刻放走,若说不说,回去大刑伺候。只放一个人。”

    喜嬷嬷立刻点头。

    崔静嘉同芸儿她们往大门口敲了敲门,没一会熟悉的小厮就来开了门,露出一条小缝,看到是崔静嘉,连忙打开了门:“少夫人来了。”

    他神情过于小心,崔静嘉看了看寂静的院子,进入大门,待房门关上后,轻声问道:“怎么回事?”

    小厮神情恭敬,听见崔静嘉问话,声音压低了几分:“今日有贵客,不过应该要不了多久了,少夫人可以先在一边等着。”

    崔静嘉点点头,由小厮带领走到府邸里一处院子里等着。

    眼看两刻钟的时间都过去了,那边还没有动静,崔静嘉想了想决定还是等下一次再来拜访重生之宠妻如命。两个孩子还在家中,没看见心头总有些不放心。

    看了看天色,今日乌云压下,瞧着晚上会有一场大雨,阴沉的天气更加让人有些压抑。

    崔静嘉唤来小厮,从一旁拿过特地给张老求的平安符:“这是今日我去光高寺给老师求得平安符,待老师接见完客人之后,你把这交给老师,我改日再来探望。”

    小厮摸了摸头,小心翼翼的把东西接过。他也不知道居然会要那么久的时间,连忙应下:“等老爷完事后,小的定然会替少夫人转交的。”

    吩咐到了,崔静嘉也不在停留,直接出了府邸。

    她眼睛一扫,就能发现喜嬷嬷那头已经少了一个人,四周的人还在不断哀求着,说着什么。

    崔静嘉靠近,喜嬷嬷正背对着她,一时间没注意到,径直说着:“方才已经给过你们一次机会了,现在要说晚了。”

    喜嬷嬷一转头回来,就瞧见崔静嘉到了跟前,连忙躬下身子:“少夫人。”

    崔静嘉面上一笑,看着眼前这群看她有些看呆的人神色一皱,转过身,问道:“可有问出什么?”

    喜嬷嬷方才把楚国公府的刑罚一个个说的清清楚楚,让这群人听得的毛骨悚然,这群人也不是什么亡命之徒,就是好赌之人,手里没了余钱,才会接上一单,得点幸苦费

    。

    哪里想过自己只是接一趟简单的任务,也会被挑断脚筋,皮鞭抽打的。这下子老实的不得了,有一个说的最多的,喜嬷嬷把人给放了。

    其余的人瞧见都有人走了,更是着急了重生之宠妻如命

    “少夫人,这雇他们的是一个男子,不过他们也看到真正让男人雇他们的是一个穿着不菲的女子……”

    也就是说一个穿着不错的女子,特地让人去打傅严波?

    崔静嘉正深想,忽然,人群中,一个男人尖叫出声:“我说一个他们都不知道的,这女子是宫里面的人!”

    凌昔正从府邸出门,不经意间就听到一声刺耳的男声,抓住关键词,宫内,一下扭头看去。

    他一扭过头,就瞧见崔静嘉站在一旁,身着的浅色衣裙,只看到一个侧面,却比往日还要精致漂亮的多。他不自觉的就朝着那头走了过去。

    崔静嘉在听到宫内两个字的时候心头就是一沉,脸色难看了几分:“回府再说。”

    若说没有听到这宫内两个字,崔静嘉还联想不出来,可是现在一说宫内,整个皇宫里,能和傅严波有恩怨的人,除了安阳公主还有谁?

    至于具体是谁做的,还要再查查才能知道了。

    “少夫人许久不见,不知可有需要孤帮忙的地方?”

    崔静嘉微微蹙眉,侧身过去,却是带着浅笑,瞧见面前的人是凌昔,眼皮一跳。她看了看张老的府邸,神色古怪了些,这贵客难不成就是凌昔?

    身子半福,端正的行了一礼:“太子殿下金安。”

    凌昔笑着虚托起崔静嘉,轻声道:“这在宫外,无需多礼,方才听见你这头有些动静,是什么事儿,说来听听。”

    他眼神温柔的看着崔静嘉,细细而又有些贪婪的望着她的脸,还有身子重生之宠妻如命

    望梅止渴,始终得不到真正的解渴,只有瞧见人了,才发现替身始终只能是替身。

    崔静嘉感觉很奇怪,凌昔的视线盯得她特别惊悚,她低垂着头,也能感受到一股视线紧紧的锁定着自己,不似平日那种随意淡然的感觉,而是一种带了些占有欲的感觉。

    她有些心惊,咯噔了一下,为自己这般想法感到不可思议。

    上辈子,凌昔对自己可没有另眼相看,这辈子如此轻而易举的就变了?

    ------题外话------

    明天会正常更新,_(:3ゝ∠)_。

    不是0。1分就是9点10分左右。相信我吧,严肃脸!百镀一下“重生之宠妻如命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