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神医谷晨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神医谷晨 正文 第152章 婚礼进行

作者:午舟所属:恐怖悬疑书名:神医谷晨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谷晨这是嫁给了国家吧?”云妃雪这丫头被吓得已经开始说胡话了神医谷晨

    肖新摇了摇头,有些无奈,这只能说明,那位教官,身份不简单。

    之前谷晨给自己请帖的时候,她回去特意查了一下阎痕,这一查,她自己都吓一跳,阎老元帅的唯一的孙子,二十几岁的少校,想到上次她和妃妃逛街时看到的订婚宴和阎老元帅的寿宴,想来,当时的女方就是谷晨了,只有妃妃这个眼中只剩吃和帅哥的人才这么迟钝神医谷晨

    “走吧,沈幽刚刚给我打了电话,说她已经到了,在里面等我们

    。”

    “哦,走吧,”云妃雪深吸了几口气,这么多大人物都在,她今天得矜持点。

    在她们两人进去之后,又一辆保时捷停在酒店门口。

    车内的人下车后,就将车钥匙交给了服务生。

    许苏蓝理了理他今天新做的发型,然后对着不远处朝他这边看的几个妹子抛了个媚眼。

    “两位,看到没有,我穿上这一身,也是可以迷倒万千少女的。”

    魏来看了看许苏蓝那一身有些骚气的粉,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默默地离开目光。

    侯渊则认真地对比了一下今天他们三人穿的西装:“穿成这样,你以为爷会让你加入伴郎团?”

    今天婚礼的主题颜色是粉色,因此,他特意穿了一件粉色的衬衫,魏来打了一条粉色的领带,而许苏蓝这家伙,不知道抽什么风,弄了个一身粉。

    “嘿嘿,这你就不懂了吧?我这样可是为了应景,充分表达我对小军医和痕爷的祝福之情,”

    看着许苏蓝那一副自我陶醉的表情,侯渊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先进去吧。”

    真不知道许苏格那么正经的一个人,怎么会有这样一个不着调的哥哥,明明两人是双生子,不是吗?

    婚礼现场是在酒店的五楼,一整层楼神医谷晨

    此刻,临近中午,宾客陆陆续续都到场了,整个现场也热闹起来。

    熟悉的人坐在同一桌,聊着一些日常的话题。

    阎老爷子今天穿的是一身唐装,衣袖的两颗纽扣是粉色的,这倒是显得他年轻了许多。

    此刻,阎老爷子正端着一杯酒,走到一群老头儿中,跟他们说着什么,从头到尾,他的一张脸都笑成了一朵菊花一样。

    想比之下,那些老者就没他那么灿烂了,这阎老头也不知道走了什么运,不是说阎家一向子嗣单薄吗?这一下子添了两个是怎么回事?

    “哼,”李老太爷有些不痛快了。

    “怎么,李老头儿,你这是嫉妒我有孙女和曾孙女?”阎老爷子看着吹胡子瞪眼的看着,有些戏谑,“也是,咱们老阎家一向基因好,生的孩子哪一个不是人中龙凤。”

    看着一脸嘚瑟地阎老爷子,李老太爷紧抿着嘴,不说话,他倒要看看,他能得意多久!等今天回去他就去申屠家商定婚期,尽早把婚礼办了,然后再弄出一个曾孙子孙女出来,看这老家伙还有什么得意的,又不是只有他的孙子会生!

    此刻,一辆婚车停在酒店门外,打开门,首先走出的是一个男人,一个身穿军装的男人。

    怎么说呢,这个男人,有着一双深邃的黑眸,被他看上一眼,都会沉溺其中,一米八几的身高,加上那浑身散发的气势,让站在四周的人,隐隐有种臣服的感觉。

    他下车后,走到另一侧开门,从里面抱出一个女人,白色的裙摆在空中划出一抹好看的弧度,瞬间,原本安静的四周响起一阵吸气声

    神医谷晨

    无视四周的人,此刻,阎痕眼中只剩下被自己抱在怀里的女人。

    她今天穿的是一件雪白的婚纱,腰际系着一条粉红色的丝带,头发披散在背后,头上戴着一个由粉色和白色的鲜花编织而成的花环,脸上画了粉嫩的淡妆,从头到脚,她就像是一个精致的娃娃。

    “晨晨,你今天很美。”男人的声音地沉醉人。

    看着男人的表情,宁谷晨笑着环抱住他的脖子,整个人乖乖地靠在他的怀里。

    “我们进去吧,想来,客人们已经等很久了。”说着,转身走上红毯。

    直到两人消失,一些围观的群众才从呆愣中回过神来,紧接着,是一片闹哄哄的议论

    尽管只是刚刚那短短的一瞥,那两人依旧在他们的心底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这一场婚礼,说不定会是一场旷世婚礼!

    **

    浪漫的音乐在会场响起,阎痕站在仪式台前,看着挽着程诺的手,朝他一步步走来的少女,嘴角扬起一抹笑容。

    他的晨晨,终于要完完全全属于他了。

    “我把她交给你了,以后如果你敢欺负她,我会直接带她离开,”程诺将宁谷晨的手放到阎痕的手上,一脸的不舍,然后严肃地对阎痕说道。

    虽说小晨晨嫁给阎痕,他心里老不愿意的,而且,小晨晨连二十岁都没有,可是,谁让这两人弄出了人命?只要一想到这个,程诺就有些咬牙切齿神医谷晨

    不过,好在这个男人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他对小晨晨的那份心,都让他比较满意。

    “我不会让你有这个机会的,小舅子。”阎痕紧紧地握着宁谷晨的手,然后淡淡地看了程诺一眼,示意他可以离开了,别在这里碍事。

    程诺咬了咬牙,然后笑着对宁谷晨说道:“小晨晨,以后一定要”经常“回来看我和顾鲤,”

    满意的看到宁谷晨点头后,程诺才转身走向台下。

    在仪式进行的整个过程中,阎痕一双眼睛就没从宁谷晨身上移开过,他的晨晨,今天好美,美到他想将她藏起来,谁也不让看。

    当看到戒指拿出来的时候,宁谷晨一愣,这不是她之前在书房无意中看到的稿图上画的吗?

    戒指上没有太华丽的装饰,相反,它看起来很朴素,却又不平凡。

    在众人的目光中,两人先后拿起对方的手,将戒指给对方带上,对于两人来说,这戒指套住的不仅是无名指,还有彼此的一生。

    “好了,现在,咱们的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主持人一说完,台下就想起了此起彼伏的起哄声,隐隐还夹杂着一些口哨声。

    阎痕黑眸一扫,顿时安静了下来,接着,他伸手抱住宁谷晨的腰,让她紧贴着自己,然后低头吻了下去

    。

    坐的比较靠近的阎老爷子看着这一幕,脸上满满都是笑意,不愧是他的孙子。

    而另一桌上,一些人明显感觉到气压有点低神医谷晨

    韩舜轩看着台上阎痕那宣布主权般霸道的一吻,脸上挂着一抹笑意,只不过那笑容中满是冷漠,摇了摇手中的红酒,然后一饮而尽。

    裴榷之推了推眼镜,总觉得,现在的三少很恐怖。

    总之呢,这一天下来,婚礼总算是结束了,许多人也都相继送上了自己的祝福。

    其中,让众人印象比较深的就是端玉坊送出的礼物,一枚女式的发簪,可别小看那一根发簪,据说,它是端玉坊的至宝,如果放到拍卖会上的话,价值大概在五亿左右。

    顾鲤看到那东西的时候,眼睛都看直了,这些年她去过许多的墓穴,看到过许多珍贵的古董玉器,眼力自然是没话说,动了动嘴,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将一个上亿的簪子戴在头上,这么奢侈的事,也只有小晨这个小富婆做得出来。

    另一个让人比较深刻的人物便是韩家现任的家主,韩舜轩了,他可是当着阎痕的面抱了那小新娘,而那小新娘也没有拒绝,自然,阎痕一整张脸都黑了下来,不过到底没有发作,临走之前,韩舜轩还说了一句“如果让我找到机会,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将她给抢过来。”

    不得不说,三少确实很霸气,当着阎痕的面,说要抢他的妻子。

    反正,不管如何,经过一天的婚礼,整个j城的上流社会都会知道阎家的阎痕娶了一个貌美的妻子,而且宠爱得很,惹了阎痕或许还能有个全尸,可惹了他那小妻子,却会遭到整个阎家甚至韩家的报复,死无全尸!

    这次的婚礼,其实是分为了中式和西式的,白天,在酒店举行西式,邀请了许多人,而晚上,则在阎家老宅举行中式。

    参加这场中式婚礼的只有阎家的几人以及程诺和顾鲤。

    回到阎家后,宁谷晨和阎痕两人就回房间换好了一早就准备好的中式喜服,下楼之前,阎痕惩罚式的给了宁谷晨一个法式热吻神医谷晨

    “当着我的面和别人拥抱,而且还是一直觊觎你的狐狸,胆子不小嘛,晨晨。”

    宁谷晨一双泛着水光的眸子看着阎痕因为刚刚那热情的一吻,声音中都带这些魅惑:“之前不是欠他一个人情吗?”

    当初自己因为那些黑气而昏迷,是韩舜轩在那时候救了她,后来,就一直欠着他一个人情,这次,在婚礼上,他说一个拥抱就算还了他的人情,她自然不好拒绝。

    “下不为例,”阎痕摸着她的小脸,用近乎霸道的口吻说道,“你是我的,谁也不能碰,”

    在宁谷晨还没有回答之际,拿起红盖头给她盖上,然后将她拦腰抱起,大步向楼下走去:“爷爷他们该等急了。”

    看着被阎痕抱进来的宁谷晨,顾鲤满脸的笑意,看得出来,阎痕他很在乎小晨,这就足够了,不过,她什么时候也能享受一把公主抱的感觉呢?

    花花和小黑那几只也在,为了应景,每只身上都戴着红花,不过,最最奇葩的就是花花了。

    像小黑和美美它们,都只是在胸前别了一小朵,而花花则是带了一朵和它脑袋差不多大小的,而且还是在头顶上,看得美美都是一脸嫌弃,让它摘下来换一朵吧,它还不干,说是,只有这么大的大红花,才能代表它对小主人深沉的爱

    。

    好吧,为了让花花充分表达它那深沉的爱,几只特地给它让了最好的位置,也就是阎老爷子手边的桌子上。

    阎痕一走进来,第一眼看到的自然就是那主桌上蹲坐着的白夹红的一团,饶是他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神医谷晨

    小心的将宁谷晨放下来,替她理了理衣服,然后看向坐着的阎老爷子。

    “爷爷,”

    阎老爷子笑了笑,然后对着顾鲤说道:“小丫头,开始吧,”

    顾鲤闻言,点点头,然后清了清嗓子:“一拜天地……”

    “而拜高堂……”

    “夫妻对拜……礼成”

    其实,对于在场的几人来说,此刻的婚礼,才算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两人婚礼。

    阎老爷子看着面前的两人,眼中隐隐有些水光,老天总算待他阎家不薄啊!

    “小晨,爷爷本来是要给你那块祖传的手镯的,可是,被这臭小子早早的就送出去了,不过也好,你以后啊,就是我阎家的人了,谁敢欺负你,只管跟爷爷说,就是这臭小子也不例外。”

    说着,阎老爷子还瞪了瞪阎痕一眼。

    此刻,宁谷晨的红盖头已经被掀开,听着他说的话,她心里一阵感动:“我知道了,爷爷。”

    “好,好,天色也不早了,你还怀着孩子,忙了一天了,早点回去睡吧。你们也是,”

    说完,站起来,笑着看了看两人,然后转身离开了。

    阎麟也走上前来拍了拍阎痕的肩膀:“好好照顾小晨,”

    人接二连三的离开了,最后,只剩下阎痕和宁谷晨两人。

    “累吗?”

    宁谷晨摇摇头:“不累,”

    说着,伸手摸了摸男人有些疲倦的面容,该说累的应该是他吧,两个月婚礼的筹备,基本上都是他在做,还有戒指,也是他精心设计出来的吧?

    “明天休息一天,然后我们就去蜜月旅行,你想去什么地方?”阎痕握着她的手,亲了亲神医谷晨

    “我想去看看这现世迷人的地方,就像你当初在玄医谷告诉我的那些一样。”

    “好,只要你喜欢,”

    ……

    ……

    隔天,计划好行程的阎痕就带着宁谷晨踏上了一个月的蜜月之旅,至于学校那边,自然就请了一个月的假。百镀一下“神医谷晨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