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历史小说 > 落花辞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落花辞 第1章 11|

作者:若兰之华所属:历史小说书名:落花辞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易安,马上去弄些热水过来落花辞。”青渊动作尽量轻的将云轩摆弄到床上,便沉声吩咐易安。

    易安从未见过青渊如此失态,再看云轩的状况,不由有些担忧,只得连连应声而去。

    青渊轻轻搭上云轩脉搏,顿时眉头大皱,这才恍然感觉到云轩身上散发的灼热气息。

    易安端着热水进来,见状惊道:“教主,小主子这是发了高烧才对。”

    青渊眸底悲愤交加,却也只得生生抑制下去,道:“你先去跟鬼医说一下情况,让鬼医先备些药。”

    易安点头,忽得道:“教主为何不直接带小主子过去看?”

    青渊语气不善的道:“轩儿把六十四根仙人刺全部通过穴位打进了体内。”

    “什么?!”易安几乎把持不住,旋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道:“那....小主子一定熬得很痛苦.....只是,若要用内力强行□□,只怕更痛苦.....”

    青渊只余冷笑,道:“你们的小主子,对自己倒是一点都不留情,他这么做,是铁定心要我无话可说。”

    易安心中一凛,道:“小主子,毕竟年纪还小......”

    “年纪小?”青渊揉揉眉心,道:“他做的事,没有一件像是一个十六岁的孩子该做的。”

    易安被噎住,青渊已然摆手道:“你先去鬼医那里吧。”

    易安应下,暗自提步离去。

    青渊抬袖,一遍又一遍擦着云轩面上额上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冒出的冷汗,才恍然发现,自己的衣角一直被云轩紧紧攥在手中。那一夜,青渊大饱耳福,从云轩口中断断续续听到很多奇怪的名字

    落花辞

    六十四根刺,青渊整整拔了三个时辰,每根刺出来时,都要带起一片血色,六十四个穴位上,留下六十四个血洞。

    云轩被痛到昏迷又痛到清醒,最后一根刺□□的时候,终究还是陷入深度昏迷,彻底没了清醒迹象。

    “哎!这淘气鬼,怎么尽遭罪!”鬼医揣着袖子进来时,正看到最惨烈的一幕,不由面露悲戚。

    青渊暗自调整内息,过得片刻,方才睁眼,将被子拉到云轩身上,道:“轩儿还有些发烧,鬼医,剩下的事,就劳烦你了。”

    鬼医大是不解,抱怨道:“那你去哪儿呀?”

    青渊有些烦躁的道:“自是还有要事处理。”

    晨曦初露,青渊神色疲惫的坐在书阁处理积压的暗报。碧水山庄便迎来了今日第一位客人。

    “青渊哥哥!”烛云人还未到,空灵欢快的声音已经穿透了整个山庄。

    易安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上前道:“烛云宫主,教主昨晚一夜未眠,现在正在书阁处理事务。”

    烛云柳眉一弯,欢快笑道:“青渊哥哥答应过我,生辰之日,会陪我一天的,我们可是约好的。”

    易安心底思量一番,正要开口,却听书阁之门,从内而开,青渊已然走了出来。

    “青渊哥哥!”烛云娇容泛起光泽,直接跳过易安,便拉住了青渊双手。

    青渊含笑,道:“今日是云儿生辰,我既答应了,自然不会食言落花辞。只是,为何不见忘情夫人?”

    烛云面露懊恼之色,道:“师父在沧海文学网阁呢。”

    青渊奇道:“那云儿还烦恼什么呢?”

    烛云愁容不展,道:“本来嘛,云儿想让青渊哥哥单独陪过生辰的,可青月姐姐和紫月姐姐初到江南,很想讨教一下青渊哥哥,师父非但不帮我,还在一旁添油加醋,这不,云儿的生辰就改在沧海文学网阁了。”

    青渊微惊,思量道:“秋水宫两位圣女竟也来了江南,当真是奇事一件。青渊仰慕已久,倒的确也想讨教一二。”

    烛云大失所望,道:“青渊哥哥怎么和师父她们一样,真是没意思。”

    青渊淡淡一笑,抚了抚烛云,道:“会有意思的,云儿带路便是。”

    易安赶紧上前,道:“教主,是否让属下通知厉护法和羲和护法他们,今日议事取消了。”

    青渊微微颔首,道:“也好。你顺便到鬼医那里去看看情况,如果需要什么,便立刻去置办。”

    易安会意,点首离去。

    沧海文学网阁,湘水潇潇,素纱缭绕,麓麓清风习习入阁,丛丛湘妃竹郁郁斑驳。

    青渊携着烛云踏入清风浦时,遥遥便望见层层竹影之后,一青纱裙女子正与忘情专心谈论着什么。

    “师父

    !青月姐姐!你们快看,云儿把谁带来了?”烛云轻快的跳跃着脚步,娇音清亮。

    忘情首先走出竹林,轻轻欠身,款款向青渊道:“慕教主,忘情有礼了落花辞。”

    青渊拱手,笑道:“忘情夫人,许久不见。”

    忘情含笑退到一侧,湘竹之后的青裙女子已然款款步出。

    “想必这位便是青月圣女,青渊仰慕已久。”青渊含笑拱手,静静打量着面前静若秋华,不沾惹一丝凡尘的女子。

    青月微微欠身,语若衔冰,道:“慕教主大名,青月更是如雷贯耳。”

    烛云早已按捺不住,当即扯住青渊,向青月和忘情道:“青月姐姐,师父,我们赶紧让青渊哥哥休息一下才是。”

    忘情失笑,道:“若非云儿提醒,我们倒要失礼了。”

    青月纱袖轻摆,道:“慕教主请。”

    沧海文学网阁内,宴席已然布齐,烛云此时方才发现不对劲的地方,当即向忘情道:“紫月姐姐呢?为什么没有出来?”

    忘情还未答言,青月已然语气清淡的道:“紫月妹妹身体不适,无法出来与慕教主相见,还望慕教主海涵。”

    青渊淡淡一笑,道:“无妨,能得秋水宫一位圣女相待,亦是荣幸之至。”

    青月不语,执起面前白玉杯,轻轻倒了盏酒,递于青渊,道:“这杯酒,是青月替紫月妹妹敬慕教主的。”

    青渊微怔,旋即笑道:“久闻秋水宫紫月圣女善弹妙曲,琴艺无双,今日无缘相见,倒是有些遗憾。”

    烛云闻言,眨着眼睛道:“青渊哥哥,你没见到紫月姐姐真是可惜,紫月姐姐不仅人美,琴音美,连舞姿都是极美的,不过,好可惜,连我都没有见过她真正的容貌,但是,佛家常说什么相由心生,紫月姐姐肯定是姿容绝世的落花辞。”语罢,又调皮的望着青月,笑道:“青月姐姐肯定也是美到极致的,依我看,大祭司那个老头儿就是个老色鬼,专挑好看的。”

    “云儿!”忘情哭笑不得的斥责道,一时之间,竟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青月目光里水泽流动,衔笑道:“烛云宫主这般无忧无虑,真是难得。”

    烛云吐吐舌头,道:“还是青月姐姐好,哪里像师父,总是指东指西。”

    忘情无奈摇头,点指戳了戳烛云额头,嗔道:“就你多事。”

    一场饱含礼节的宴会很快结束,最不开心者,当属烛云。

    宴罢,青月起身,向青渊道:“慕教主,可否借一步说话?”

    青渊点头,安抚了一下烛云,便随青月步出阁外。

    竹林之后,凉亭依水而建,青月止步回身,扯下面上轻纱,静静望着青渊,道:“慕教主,可还识得青月?”

    青渊震惊,许久,才缓缓吐字道:“天山神女,步凌波。”

    青月一笑,道:“慕教主好记性

    。”

    青渊此时方才恢复平常神色,道:“由不得青渊忘记,当年,家母治病,全赖步姑娘所医,雪山慕家与天山步家本就师出同门。更何况,齐少钧为你痴迷,鬼医为你终身不娶。”

    青月苦笑,道:“天山神女墓之下,埋的却是我全族的尸骨。”

    青渊眸色微动,道:“难道,你对齐少钧,只有恨吗?”

    青月摇首,道:“恨已过,情难留落花辞。”

    青渊若有所思,道:“今日,青月圣女必是有事要同青渊商议了。”

    青月微微颔首,道:“听说,齐少钧要与雪冥联姻,我的女儿,暮颜,就要嫁与文箫少主为妻。”

    青渊淡然道:“确有其事。”

    青月轻叹口气,道:“青月明白,冰火与雪冥势同水火,将来必是要撕破脸的,如今,不过是做戏罢了,我,不希望颜儿成为这种争斗的牺牲品,齐少钧明知会有这么一天,却依旧舍弃了颜儿,我们之间,唯一一点情意也斩断了,我只能找慕教主了。”

    青渊沉默,许久才道:“青月圣女希望青渊能护她的周全。”

    青月眉目恍然,道:“青月可以回报慕教主,其实,前些时日发生在江南的那些血案,全是冰火教与楼采薇合谋而为,慕教主与虎谋皮,很容易反被虎咬。”

    “冰火教?楼采薇?”青渊冷笑,指节紧握,道:“倒是我疏忽了,一直盯着上官青云,原来,竟是齐少钧。”

    青月眼底平如湖水,道:“天底下,没有人比我更熟悉冰火教的武功,唯有凝冰诀,方能自如变换,以剑为刀,以刀为剑,将雪冥的武功模仿至那般。”

    青渊回身,郑重道:“青渊答应步姑娘,定会护那个孩子平安。”

    “步凌波.....”青月眸中溢出清泪,道:“前尘一梦,早该忘记了。”

    风中,点点琴音传来,青渊心神猛然一惊,变色道:“是谁在抚琴?”

    青月含笑,道:“想必是烛云宫主又在缠着紫月妹妹学琴落花辞。”

    青渊惊疑不定,凝神听了一会儿,直觉更加心烦气乱。

    青月眸色闪动,道:“慕教主,青月很好奇,雪冥为何只有一位文箫少主?”

    青渊目光微微颤动,旋即清浅一笑,道:“箫儿年长,自居少主之位,至于轩儿,年纪尚小,又品性顽劣,我管他较严,外人自是不知。”

    青月冰眸如月,婉然一笑,道:“南宫小姐能遇到慕教主这样重情重义的人,比青月幸运太多。青月是失去一切的人,慕教主与南宫小姐之间毕竟还有牵绊,青月劝慕教主一句,珍惜眼前人,如若错过了,便再也回不去了。”

    青渊轻笑,道:“鬼医至今仍在等着他的雪中仙子。”

    青月遮上面纱,冶冶道:“慕教主,让他彻底忘了我吧,若是有缘,来世再续。”百镀一下“落花辞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