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玄幻魔法 >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二十六章 花开腐晷

作者:东亚重工所属:玄幻魔法书名:三人行必有女汉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传闻之中,彩色苟诞生之际,天降万道长虹,另有仙音绕梁三日不绝。当然,这并不是说老道的母亲经历了三天难产才将其生下来的。

     但凡大佬出生,总是有些不同的。

     而且彩色苟更喜欢渲染自己的不同寻常之处,故而篡改了一些他诞生时的神迹,像是在母胎之中就能讲话,就能修得无上道术。

     “哈哈哈,贫道就是地池唯一的大能。”彩色苟冷笑道,“你们谁敢不服贫道,吾只好出手将其镇压,否则贫道的大佬风范如何得以彰显,不过,你们也可以放心,贫道不会杀你们的。毕竟上天与贫道都要好生之德。”

     哧哧哧,哧哧哧……

     说话之间,彩色苟的秀发飞扬,迸起数十万道彩线,长虹一般,瑰丽绝伦。

     “舞台,贫道需要大舞台,而一钱内的世界太小了,容不下贫道这尊大佬。”彩色苟又道。

     “喂喂,你好歹谦虚些,会死人吗。”鸿运老祖心道,“不知死活的老道,你就是太狂了,所以才一个朋友都没有。若非老祖大发慈悲,怎会与你做朋友。”

     当然,有些实话,鸿运老祖还是会让其藏在肚子里,而不是讲出来。

     不要谈真心,伤感情嘛。

     鸿运老祖可是有大智慧的人,这等道理岂会不懂。

     听到彩色苟在那边大放厥词,一钱内部世界的植物们都震惊了,同时感叹老道才是他们的真命天子。

     “哈哈哈,彩色苟道长,何不使出真正的九转彩轮,让鸿运老祖死心,同时也让我们死心塌地追随你。”

     “道长,你才是德才兼备之人,见了你,我们才知道什么是仙人之姿。”

     “彩色苟道长,你全身都是仙气啊,和你在一起,我们也会变成灵草、灵树什么的。”

     “有道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道长已经得道了,与你在一起,我们也会拥有精彩的植物生。”

     很多植物都在阿谀奉承,说尽好话,为的就是能拜在彩色苟道人的门下。

     鸿运老祖冷笑不已,都是些墙头草,之前还说是小甜甜,现在就变成了枯草了吗!

     老祖不悦,七里香等人也不开心,因为彩色苟太出风头了,冠压他们,让其觉得不舒服。“这等人物,必须狠狠打压他,否则老道只会更加嚣张。”

     “我可是肩负着种植界的无上使命,怎会被一个牛鼻子老道给盖住风头。”无衣剑客同时想道,“哼,我会用琴萝剑找回属于我的锐气。”

     “很好,目叶城的人终于老捣乱了,可彩色苟太过强势,不得人心,恐怕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宝蛋叔喜忧参半。

     “大家都静一静。”忽然,彩色苟冷笑道。

     哗!

     在场的植物还有人都安静下来,像是潮水似的,退去了。

     既然装比的时候到了,彩色苟道人当然不会放过,他虽然没几个朋友,可就是喜欢炫耀自己的神通。

     “太幸福了,所有的人都在看贫道,就像是贫道什么都没穿似的。这种感觉,贫道无法形容,可吾太爱这种美妙的滋味。”彩色苟喜道。

     鸿运老祖直摇头,果然,他还是彩色苟,还是那个不知所谓的老道。

     老祖与彩色苟的关系很一般,因为老祖不怎么想接近彩色苟,总觉得和老道走的很近,会被他的傻比气息给传染的,早晚会变成不正经的老逗比。

     嗤!

     一道黑色的剑气斩了过来,登时,空间崩塌,而剑浪翻滚,向远处堆砌,高数千丈。一些植物躲闪不及,都被卷了进去,当场被绞成碎末,抛散开来。

     “啊,快逃,是千受小橘。”

     “小东西主动挑衅彩色苟道人!”

     “千受小橘,你好胆,怎敢与道长作对,难不成是仗着你母亲的凶威吗。”

     数道声音陡然响起,可很快就被剑浪给吞噬了,这些株植物难逃一死,葬于千受小橘的剑气之下。

     见状,无衣剑客大笑,“是我念头不通达了,竟然比不上地池的剑客了,哈哈哈。”

     年轻的剑客长臂一振,登时,他手里的琴萝剑振荡数千次,而剑气如长线,绕定庄园,将其抛向了彩色苟那边。“道长,你嚣张到没有朋友,我可是看不下去了。”无衣剑客道,“所以请道长接下我的庄园。原本它是为了鸿运老祖准备的,可惜,老祖已经没了斗志,像是被去势了,我不与他一般见识。”

     无衣剑客说话也很难听,居然说老祖被Yan了。

     哇啊啊啊啊!

     鸿运老祖气得跳了起来,吐出数百丈长的血水,“好个尖牙利齿的小基老,老祖今天不要你的命,就会成为目叶城的笑话。”

     腾。

     老祖遁出,红色的气浪在他身后迸扫开来,犹如彗星飞坠,尾光亦有数千丈长。“富贵盅。”忽地,老祖喝道。

     蛊虫!

     一只蛊虫飞了出来,那蛊虫只有拇指大,全身犹如红宝石铸就,眼睛却是金色的,贵不可言。然而终究是蛊虫,是用来害人的。

     这只蛊虫唤作富贵,是鸿运老祖的本命之虫,他炼有三只本命之虫,富贵蛊是其中最毒的那只。

     何谓富贵,大富大贵,一生无忧。而富贵蛊能让人产生错觉,让其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富最贵的人。而且直到死,那人都不能醒悟过来。

     轰隆!

     红烟如浪,抛叠而出,将无衣剑客的庄园给挡了下来,而庄园之中的那些株长着滑稽脸的植物,陡然染上了一层红光,像是镀上了红漆。

     “不好,我感觉脑袋有些疼。”

     “我也是!”

     “吾亦然,难道我们中招了,可富贵蛊还没飞过来。”

     “富贵蛊只有一只,我们怕什么,我们全都冲出去,碾死那只虫子。”

     庄园之中,植物们也有愤怒的,当即飚射而出,腾!腾!腾!遁光如神虹,剖开红色的烟海,扫向了富贵蛊。

     鸿运老祖却在冷笑:“都是将死之物而不自知,可怜。”

     老祖一声可怜未落,蓬蓬蓬,红光炸开,从庄园里飞出来的植物全都炸开了,皆作木屑,而富贵蛊双眼睁开,嗤!嗤!两道金焰飞出,将木屑都给烧尽了。

     “竟然是富贵蛊。”

     “难怪鸿运老祖一生大富大贵,原来他炼出了富贵蛊。”

     “他与蛊道一派的人有什么关系吗。”

     “不是说修炼蛊虫的人在地池已经全灭了吗,为何鸿运老祖还有蛊虫!”

     “呵呵,明面上是没有蛊修了,可背地里谁知道呢,毕竟这里可是地池啊,地池里的人要比天池的人肮脏。”

     数十株植物怒道,它们也听过修炼蛊虫的修士。不止是地池,就是天池里的人也抗拒蛊修。可这些植物不知道的是鸿运老祖并非纯正的蛊修,而是半路出家的,而他的富贵蛊虽是蛊虫,可与寻常蛊虫又很不同。

     除了富贵蛊之外,老祖还有两只本命之虫,可没人见到他同时放出三只虫子。

     至少活着的人,没有人见到。

     “好好好。”七里香道,“总算是见到富贵蛊了,不枉我此行。”

     原来,七里香收藏了一枚种子,叫做富贵花。这可是传说中的花朵,据说要向富贵花开,必须要有富贵蛊或者富贵虫才可。

     “我也是听界主说的,目叶城有富贵虫,想不到居然是富贵蛊,它要比富贵虫还珍贵。”

     花开富贵!

     种植界有一门大神通,其曰“花开富贵”,而要想练成这门神通,非要持有富贵花不可。“天助我也,真是天助我也。”七里香得意道,“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

     呼!

     七里香被一阵香风给卷起,遁向富贵蛊那边。“这蛊虫,我要了!都让开,否则我将你们都杀了。”

     嗤嗤嗤,嗤嗤嗤嗤!

     风刃旋出,并且带着异香,可煞气太重了,让方圆数千丈内都变得阴沉沉的。

     “嗯?”鸿运老祖也是一怔,他并不知道七里香为何杀气腾腾,而且还是冲着他与富贵蛊来的。“他这是傻了吗,明知道老祖手里的是富贵蛊,也敢冲上前来?”

     “既然来了,老祖就让你有来无回。”

     鸿运老祖大袖一振,登时,那根木杖飞了出去,木杖在空中化为青色的长蛇,向七里香冲去。

     可青色的长蛇还未飞近,风刃斩至,噗噗噗!将长蛇斩成数百段,毒血抛洒,青蛇显然是活不成了。“老东西,你恐怕还不知我为什么要杀你。”七里香心道,他也不讲出来,就是要让鸿运老祖吃瘪,并且死的不明不白。

     而庄园之中,里面的植物几乎死近了。无衣剑客恼道:“我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都被你杀了。”

     轰!

     庄园陡然降下,登时,泥土迸扬,嗖!嗖!嗖!树根,数千道树根扫了下去,原来庄园里还有一株参天巨木坐镇。

     这株巨木叫做“剑树。”

     剑树并非是无衣剑客种植出来的,而是他从界主的花园里移植过来的,而且剑树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滑稽气息,显然,它有法子隔绝滑稽之力。

     红色的烟海被剑树的树根都给打散了,鸿运老祖也是大为光火,“原来是剑树,种植界的界主真是多事,怎么肯将剑树送人了。”

     呼!

     富贵蛊一振翅,电射而出,它居然不害怕剑树的树根,直接穿梭而过。

     “这虫子……”无衣剑客心惊道。

     咔嚓,咔嚓,咔嚓!富贵蛊所过之处,树根迸裂,化为金粉,簌簌落下。“不好,富贵蛊能伤到树根,我的剑树危险了。”

     而庄园之中,剑树也被富贵蛊给激怒了,又不是食为天虫,或者妇人心虫等,小小的蛊虫,哪来的胆子,竟然挑衅它高高在上的剑树。哗啦啦,剑树的枝叶晃舞,登时,剑光散落,抛向富贵蛊,要将它给粉碎掉。

     光罩。

     富贵蛊的背上有金色的光罩,叮叮当当,将散落的剑光都给震开了。“大富大贵!”忽地,富贵蛊开口喝道。

     说人话了,那蛊虫还是能说人话的。

     无衣剑客与鸿元老祖都是一惊,尤其是老祖,他还是头一次听到富贵蛊开口讲话,“不是哑巴啊,我的蛊虫能说话?”

     真是岂有此理了,为何以前没听它开口?鸿运老祖有些恼火,可现在不是追究富贵蛊责任的时候。先解决掉眼前的敌人再说。

     嗤!

     一道半红半金的光柱升了起来,它竟然要比剑树还要高出很多,并且没有停下来的趋势。

     “怎回事!”

     “剑树遇到天大的麻烦了。”

     “是剑树啊,原来它是剑树,藏得好深,我都没认出来,可与剑树为敌的是富贵蛊,貌似这只蛊虫也不简单,它放出的光柱看上去就很危险。”

     “剑树的死活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有它的压制,我们都不能翻身。就是在种植界,剑树也是霸道的很,除非是它同一等级的植物,否则都会被它的树根与树藤给绞死的。”

     “不错不错,可无衣剑客祭出的庄园里,之前明明有那么多的植物,它们为什么能与剑树好好相处?”

     “这,你难倒我了……”

     乍一见到剑树,一钱内的植物们也是心惊胆颤,因为它们也是第一次见到种植界界主的宠物,剑树。

     久闻大名,而不见其树。如今一见,却想让对方化为灰灰。

     轰隆!

     半红半金的光柱与剑树狠狠撞在一起,刹那间,树冠都炸开了,而树枝都被金焰给烧成了灰烬,更有红色的血浪不停冲洗树干。

     剑树落于下风,不敌光柱。

     “果然厉害。”七里香喜道,“富贵蛊好厉害,我更不能放过它了。我的花开富贵神通能不能修炼成功,就看它的了,哈哈哈,得来全不费工夫。”

     呼!

     香风扶摇而起,而七里香更是踌躇满志,“富贵蛊啊富贵蛊,看你还能淘气到几时。你马上就是我的了。”刷刷,七里香目绽贪婪之光,扫向富贵蛊。

     哗啦!哗啦!

     剑树疯狂摇动,它的树根都烧焦了,树冠也没了,树枝更是成了灰烬。富贵蛊简直就是它的克星,面对那蛊虫,它毫无招架之力。

     “只怕会受到界主的责难。”无衣剑客道。

     锵!

     琴萝剑终究还是斩了下来,登时,剑吟不绝,音浪堆叠,滚向半红半金的光柱。轰隆,光柱被音浪给撞断了。百镀一下“三人行必有女汉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