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历史小说 > 最后一道防线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480章 担任教官

作者:羽林卫所属:历史小说书名:最后一道防线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交流团在巴呆了一周的时间就启程回国了,而张焱他们六名中尉则留了下来,按照上级指示,他们要在这里继续完成交流学习任务,同时充当巴军武装警察部队的教官。

     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张焱都是在医院度过的,等到首长们离开以后,他就像是撒了欢的野马一样离开了医院。

     用他自己的话说,他已经受够了那股浓烈的酒精味道,以至于他洗澡的时候都能够从水里闻到那股酒精味。

     温暖的阳光照射在大街上,他坐在车里呼吸着自由的空气,脸上带着笑容。

     开车的是谢里夫,后排坐着老鱼。

     “你至于那么开心吗?伤口还没拆线呢,要是崩开了就完蛋了。”

     “放心吧,心里有数。”

     “反正你自己注意点就行了,别搞得再住进医院,现在都等着你去参加训练呢。”

     “呸,你看我这样能参加训练吗?你们还真好意思说这事。”

     张焱的脸上依旧满是笑容,看不出一丝生气的样子,后面的老鱼也是一个劲的傻笑,只有开车的谢里夫一脸懵逼,他一点都搞不懂两个人究竟在说什么。

     “张,鱼,你们在笑什么?”

     “我们在说中国的传统相声?”

     “相声?”谢里夫的眼睛一瞪,脸上露出喜悦的光,吓得张焱心里一哆嗦,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就听谢里夫嘟囔道:“床前明月光,我是郭德纲!”

     “还有那个非着名相声演员于谦于胖子……。”

     这都哪跟哪啊?

     听着谢里夫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胡话,两个人全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啊哈,看我也会你们国家的相声,你们笑了。”

     “好吧,谢里夫,原谅我们的笑点比较低。”

     张焱耸了耸肩,扭头看向街道两边的建筑,不一会儿,车就开到了一处军营门口。

     两名荷枪实弹的哨兵检查过后,让张焱他们进了大门。

     还没有下车,就看到远处的空地上听着一排五对负重轮,这场面让他顿时笑了。

     “谢里夫,现在你们还在用五对负重轮吗?”

     “张,这可是59D,改良版,使用的是125的滑膛炮……。”

     谢里夫十分专业的叽里呱啦的介绍起了他们的主战坦克,其实这玩意就是中国59坦克的魔改版,被巴军丧心病狂的安装了乌克兰产的700马力发动机,加装了96坦克的前半截炮塔以及96的电子火控系统和反应装甲,远看炮塔吓死人,近看五对负重轮。

     张焱忍住心底的笑意,拉着谢里夫下了车,“谢里夫,现在咱们说说我的任务吧。”

     “你的任务?”谢里夫先是一愣,而后问道:“你不是应该在医院休息吗?”

     “嗯?”

     “嗨,开个玩笑,跟我来吧。”

     张焱和老鱼对视一眼,实在是没有想到被这个大胡子给调戏了。

     跟着大胡子一直往大楼的方向走,就在他们以为要进入大楼的时候,大胡子拐了一个弯绕到了大楼后面的操场上。

     看到眼前的场景,张焱和老鱼全都被吓得呆住了。

     “老鱼,咱们没走错地方吧?”

     “应该没有。”

     “我想起一个游戏。”

     “俄罗斯方块?”

     “大家来找茬!”

     老鱼扭头看了他一眼,又点了点头,表示深有同感。

     空旷的操场上整齐的站着数百名大胡子叔叔,年纪大约在三十到五十岁之间,原谅巴军的兄弟们长得有点着急,所以张焱也不好判定他们的年纪。

     粗略的扫视了两圈,大概有一个营的兵力,当然那是按照国内部队的统计来算的,巴军的具体情况未知。

     “张,这里是一个营的兵力,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

     谢里夫早已经站在了两名大胡子叔叔的身边,张焱他们赶紧跑了过去,双方敬了一个军礼,打过了招呼,算是认识了彼此。

     “张,按照我们参谋部的要求,这段时间你和你的战友们就要负责武装警察部队C营的战术、格斗训练了。有什么要对大家说的吗?”

     “中巴友谊万岁,世界和平万岁!”

     热烈的掌声响起,对于一群常年身处军营,处于战争状态的军人来说,简短有力的口号要比那些长篇大论要更实际一点,也能够引起他们的共鸣。

     在巴军内部,由于受到英军的影响很大,所以他们对于上下级的要求简直近乎于苛刻。

     举个例子来说,在吃饭的时候是不允许士兵和军官同桌就餐的,还有下级碰到了上级要主动敬礼,下级要完全无条件服从上级的命令等等。

     他们的部队实行一个长官制度,和国内的有很大的区别,他们没有政委、没有副职军官,完全可以用一言堂来总结他们的军官制度。

     但是他们的军官每隔11个月就要换防一次,谁都不知道下一次换防会去哪里,所以一定程度上又具有先进性。

     总之对于这一套完全陌生的规矩,张焱他们还需要慢慢的适应。

     两名大胡子叔叔看样就是这支部队的负责人了,一开口就是英语,张焱一下子就傻眼了。

     扭头看看老鱼,那鸟人也是一副傻眼的表情,最后找来了赵阳,才听懂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

     旁边的谢里夫看着他们出糗,在角落里“嘿嘿嘿”的傻笑,张焱发现以后把他揪了出来。

     “谢里夫,你这不仗义。”

     “张,我们部队并不是所有人都学汉语的,要知道我们的官方语言是英语,虽然现在我们开设了汉语课程,可是那需要时间。”

     “我知道,这我能够理解,可是你不该躲起来。”

     “好吧,下不为例,接下来咱们还是看看赵他们的表演吧。”

     话一说完,两个人扭头看向操场,既然是来给人家当教官的,那就要有拿得出手的本事,才能够让别人服气。

     其实全世界当兵的都是一个鸟样,佩服强人!

     你可以是射击高手,也可使格斗高手,总之要在某一个方面让别人佩服,那样才有了公平交流的基础。

     俾斯麦曾经说过真理只在大炮的射程范围之内,而口径即是正义,张焱把他改成了交流只在拳头的攻击下得到公平,而力量就是公平的基础。

     赵阳他们作为陆院侦查系的高材生,玩玩那些训练系统的东西还行,但是对于巴军这些常年打仗的汉子们来说,显然是不够看的。

     两套标准的格斗术打完以后,巴军稀稀拉拉的掌声怎么听都有些刺耳。百镀一下“最后一道防线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