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历史小说 > 最后一道防线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506章 山炮牺牲

作者:羽林卫所属:历史小说书名:最后一道防线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装甲车侧翼遭遇炮弹袭击,剧烈的爆炸让整个车身瞬间产生了剧烈的震动,差点当场翻车。

     站在重机枪位置的陈力行只感觉大腿一阵钻心的疼痛,紧接着就失去了感觉。

     他的双手握紧了机枪,然后扣动了扳机!

     “哒哒哒!”

     “哒哒哒!”

     长长的弹链发出“哗啦啦”的声音,子弹飞向敌人所在的位置,一个横切面打过去瞬间暴起一团烟雾。

     “下车!”

     “下车!”

     耳机里传来了指挥员的命令,陈力行能够感觉到车门打开了,却没有发现人影。

     “班长,下来啊!”

     “班长!”

     车厢里传来了哀嚎声,还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敌人的火力被压制住了,他想要弯腰下去看看,才发现下半身已经没了知觉,鲜血已经侵透了他的裤腿。

     “扑通”一声,他就倒在了车厢里!

     同班的李雷就倒在他的身边,后背炸出了多个窟窿,白色的骨头暴露在空气中,身体正在缓慢的抽搐。

     他知道,李雷已经牺牲了!

     车里的其他五个人全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伤,车身侧翼炸开了一个巨大的窟窿,外面的一些流弹甚至能够直接打进车里。

     “我是7号车陈力行,呼叫支援!”

     “我车人员全部受伤,一人牺牲,呼叫支援!”

     迫不得已,他利用无线电呼叫战友进行支援。

     时间不长,车门从外面被打开,几名战友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快点过来几个人,陈班长他们都受伤了!”

     轻伤的两名伤员自己走下了车,另外三个人因为距离爆炸中心比较近,全都失去了活动能力。

     战友们上车来救援陈力行,却听他说道:“先带李雷走!”

     五分钟以后,陈力行被战友们抬下了车,此时,交火依旧在继续。

     随行的军医对伤员进行了紧急包扎,陈力行就靠在装甲车的轮胎边上看着自己的战友。

     他的双腿已经变黑,满是窟窿和鲜血,厚厚的纱布侵透了,根本就没有办法止血。

     “班长,你要有信心,知道吗?”

     “我知道。”

     “一定要等到救援人员到来,明白吗?”

     “嗯。”

     说话的时候,陈力行的脑袋就一直往下摇晃。

     他的眼前越来越模糊,直到后来耳边只能够听到模糊的声音,眼前变得越来越黑。

     双腿动脉断裂,严重爆炸伤,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了。

     最后那一刻,他想起了曾经的日子:

     第一次进入军营、第一次被班长打、第一次穿上常服……。

     第一次操练别人、第一次带兵、第一次参加电视节目……。

     去年从国内出发来到黑非洲,如今已经快要一年了。

     他努力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扭头看向东方,那里是祖国的方向。

     从穿上军装的那一刻,他就曾经想过有一天会战死沙场。

     恨不能看上自己的祖国最后一眼,算是一个遗憾。

     他的耳边还在回响着枪声和战友的喊声,似乎也变得渐渐远去了。

     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似乎看到陈玲,看到了他们一起穿着军装在亲人面前结婚的样子……。

     “班长!”

     “班长,你别睡,醒醒啊!”

     陈力行的脸上依旧带着微笑,眼神中带着遗憾,原本黑亮的目光渐渐变成灰色。

     正在给他包扎伤口的战友一下子就哭了起来。

     陈力行牺牲了!

     “砰!”

     “砰!”

     “轰!”

     装甲车终于开炮了,一阵炮击和爆炸过后,远处传来一阵血腥味。

     带队的副营长让一个排的人前去搜索情况,然后迅速来到了受创的7号车。

     “情况怎么样?”

     “副营长,陈力行、李雷两人牺牲,同班三人重伤,两人轻伤!”

     “立刻送回营地进行抢救,一定要保住生命。”

     “是!”

     陈力行牺牲了。

     可是战斗依然在继续。

     三个小时以后,当天色渐渐黑暗,巡逻队回到营地的时候,陈力行和李雷两个人是被抬着下车的。

     他们的遗体就安放在医疗队的营房门口,看着躺在担架上熟悉的面孔,一众医护人员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炮哥!”

     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从人群中响起,陈玲从人群中挣扎着跑出来,身上的白大褂都变了样子。

     她跪在陈力行的身边,小手轻轻地放在他的脸上。

     “炮哥!”

     “你不是说咱们回国就要结婚的吗?”

     “你个骗子!”

     “你走了,我怎么办啊!”

     ……

     她的手用力的提起,想要拍打陈力行的胸膛,最后却只能够无力的落下,化作滚烫的泪水流过脸庞。

     身边的战友们把她从地上扶起来,她的双腿发软,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带队的副营长早已经接通了国内的视频通讯,巡逻队遭遇袭击,两名官兵阵亡,五人受伤,这样的情况很罕见。

     陈力行牺牲的当天晚上,医护人员对他们的遗体进行了整理,同时对他们的私人物品进行了整理。

     负责轮换他们的部队在加速前进之中,他们牺牲的消息正在用最快的方式传到他们的家中。

     他们牺牲后的第三天,陈力行和李雷的遗体被运送回国,同行的还有三名重伤的战友。

     接应他们的专机已进入中国领空就受到了空军战机编队的护航,从海南一直送到首都。

     西苑军用机场,龙炎大队的官兵们早已经整装待发,等待着远处降落的飞机。

     当飞机降落在跑道的那一刻,很多人的眼泪就无声的流了下来。

     林天阳和向志军两个人等候在机舱口,负责抬棺的十六名仪仗队官兵将会抬着两名烈士的遗体走下飞机。

     陈玲的胳膊上带着黑色的袖套,胸前贴着一个白色的小花,她的双手抱着陈力行的遗照,将会以家属的身份参加追悼会。

     哭声、军号声、流泪声……。

     迎接两名烈士的是两面鲜艳的红旗……。

     一周之后,陈力行被安置在了龙炎大队位于西山的革命烈士陵园里面。

     参加过铁血男子汉的杨蜜、张歆怡、黄健翔等人纷纷转发“山炮班长一路走好”的微博,淡出人们视野的山炮和天狼再次出现在了人们眼前。

     当山炮的遗体回国的时候,张焱正在克什米尔高原上追杀逃跑的辛迪。百镀一下“最后一道防线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