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历史小说 > 最后一道防线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九十四章 形象是什么东西?

作者:羽林卫所属:历史小说书名:最后一道防线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女兵宿舍里,杨蜜和山炮扶着“受伤”的徐冬冬回来以后,杨蜜就把山炮轰出了宿舍。

     “冬冬,你这也太不小心了,自己都不记日子啊。”

     杨蜜一边翻箱倒柜的给徐冬冬找衣服,一边“埋怨”着徐冬冬。

     徐冬冬一身血,不好坐在床上,只能坐在凳子上换衣服。

     刚脱下上衣,徐冬冬就突然想起了什么,扭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摄像头,然后对杨蜜说道:“蜜姐,把摄像头挡上。”

     杨蜜拿着徐冬冬替换的干净衣服,扭头看了一眼摄像头,把自己和徐冬冬的帽子挂在了摄像头上。

     “给,冬冬,你先洗个澡吧,要不这样也不行啊!”杨蜜把衣服交到徐冬冬的手里,用手拿着带血的衣服查看了一下。

     “我也想洗澡,可是班长让洗吗?”看着自己身上的泥土和血迹,徐冬冬显得有些愁眉苦脸。

     谁都没有想到训练的时候来“亲戚”了!

     “你等着,我去问问!”杨蜜说完就转身出了宿舍,一边走还一边嘟囔着:“真是的,在部队洗澡还要批准!”

     自从被杨蜜赶出宿舍,山炮就一直在楼道里守着,徐冬冬的事情还没处理好,他不能离开。

     在楼道里面站了不多一会,山炮就听到了楼下传来天狼的声音

     。

     “训练结束了?怎么回来真么快?”山炮对于天狼回来有些不解,刚准备找天狼问清楚,杨蜜就从宿舍里出来了。

     “班长!”杨蜜一出宿舍正好看到要下楼的山炮,赶忙喊住了他。

     山炮扭头看着杨蜜问道:“杨蜜,怎么了?”

     “班长,我就是问问,能不能洗澡?”

     “洗澡啊?”山炮先是一愣,没想到杨蜜说要洗澡,可是一想到徐冬冬满身的血,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又继续说道:“洗吧,尽量快点,一会还不知道有什么安排呢。”

     “知道了。”杨蜜听说能洗澡,立刻就转身朝宿舍走去。

     “记得用热水!”山炮喊了一声,看到杨蜜的身影消失,也不知道她听没听到。

     “什么用热水啊?”天狼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把山炮吓了一跳。

     这时候山炮才想起来,天狼带着新兵们回来了。

     山炮给了天狼一个白眼,把他拉到一边小声的说道:“徐冬冬要洗澡,我告诉她用热水!”

     天狼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和山炮这个单身汉相比,天狼还是女朋友的!

     当然,他们这对所谓的男女朋友经常是一年才能见到一次。(理解一下军人和军嫂的苦吧,每一名结婚的军人背后,都有一位默默奉献的军嫂。作者君在这里感谢军嫂同志们。)

     “行了,你不用守着了,回去吧。”天狼了解了情况以后,拉着山炮就回了男兵宿舍。

     女兵宿舍里,笛丽热巴和张歆怡这两个“女兵班刺头”也回来了。

     “冬冬姐,你怎么样了?”笛丽热巴一进屋,就着急的跑到了徐冬冬的身边。

     笛丽热巴和徐冬冬都是90后女星,在很多方面都有共同语言,这段时间的相处,两个人的感情还算是不错。

     “我没事!”徐冬冬抬头回答了一句,却没有放下手里的东西。

     张歆怡看到徐冬冬在准备洗漱用品,就问道:“冬冬,你这是干嘛?今天能洗澡吗?”

     “刚才蜜姐找过班长,说是能洗,我这就去洗澡,然后换衣服!”

     徐冬冬说完就端着脸盆往外走,张歆怡眼睛一转,弯腰拿出自己的脸盆也跟着徐冬冬一起走了出去,嘴上还说着:“一起去,一起去,洗澡喽!”

     看着张歆怡大大咧咧的跟着徐冬冬跑出去洗澡,笛丽热巴撅着嘴看看自己的脏衣服,用手一摸头发,还有几根枯草和碎石子块,不由得扭头看着杨蜜说道:“蜜姐,咱们也去吧。”

     “能行吗?”杨蜜有些皱眉,她也想洗澡,可是她不是二姐,班长没有批准,内心有些矛盾。

     笛丽热巴弯腰拿出她和杨蜜的脸盆,拉着杨蜜说道:“哎呀,走吧,先洗完澡再说,咱们可是女生!”

     “走!”杨蜜和笛丽热巴两个人也跑进了浴室

     。

     男兵宿舍里,天狼愁眉苦脸的看着四名新兵,四名新兵全都可怜巴巴的看着天狼。

     “班长,让我们去洗澡吧,要不这又是土又是汗的,过会就臭!”张一行苦口婆心的说着,平时寡言少语的小绵羊在洗澡这个问题上异常的执拗。

     “洗什么呀?一会就开饭了,你们是洗澡还是吃饭?”天狼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四名新兵,他们四个洗澡的速度太慢了。

     山炮站在一边看着对峙的天狼和菜鸟,突然站起身来,双手用力的拍打了几下身上,训练场上带回的泥土全都落在了地上。

     天狼指着山炮对四名新兵说道:“看到没有,这就是示范!”

     “你们四个赶紧打打土,墩地,下楼集合!”

     天狼也站起身子双手用力的拍打了几下自己的身子。

     四名新兵全都傻眼了,还能这么来?

     “班长,那可是会臭的!”张一山试着闻了闻自己的咯吱窝,然后立刻把头扭向了一边,表现出一副难受的样子。

     “演,继续给我演!”天狼冷笑一声,继续说道:“看来观众们欠你们四个一个最佳男主角的奖啊!”

     “臭男人,臭男人的,不臭还是男人吗?”

     “赶紧的,收拾利索,给你们五分钟,下楼集合!”

     天狼说完就和山炮一起离开了宿舍,只留下四名新兵在宿舍里发愣。

     张一山用手拍了两下身上,衣服上的土果然下去了不少,“还别说,真行,哥几个,赶紧的吧!”

     说完,张一山就用力拍打了起来,其他三个人也只能照葫芦画瓢,把自己身上拍打干净。

     楼道里,天狼和山炮两个人全都看着外面的操场发呆。

     “天狼,你说今年你还能休假吗?”

     “不知道,年假很难,你也知道的。”

     “是啊,休假太难,你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也不知道,我还不到年龄,哪敢想这事啊,倒是你,今年会分到哪还是个未知数。”天狼说着话,似乎想起了什么,眼神里充满了惆怅,还有一种叫做思念的东西。

     山炮苦笑一声答到:“拉倒吧,还分到哪?能不能留下还是个未知数,再过两个星期就退伍了。”

     看着山炮一提到退伍就变得落寞的眼神,天狼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谁都会有离开部队的那一天,山炮只是一个上等兵,如果不是张焱让他参加拍摄,现在的山炮早已经回到原部队,等待退伍命令了。

     天狼努力让自己戴上一张笑脸,对山炮说道:“去找你的‘娘子军’吧,下楼集合!”

     “行!”山炮转身朝女兵宿舍走去。百镀一下“最后一道防线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