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历史小说 > 最后一道防线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百六十九章 够级甩起来

作者:羽林卫所属:历史小说书名:最后一道防线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退伍老兵的宿舍楼里,能够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吵闹、大喊、欢呼、还有无声的哭泣。

     楼道里来回穿梭的人只有参加保障任务的老兵,说白了就是伺候人。

     “借过,借过……,”一名老兵端着两碗泡面一边喊,一边跑进了张焱右手边的宿舍,那是退伍老兵要吃的。

     在这里不用怀疑什么部队的纪律问题,因为老兵们面临退伍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

     已经习惯了朝五晚九的老兵们听到哨音还会习惯的从床上爬起来,对于习惯了部队生活的他们,走出营门,外面就像是一个陌生的世界。

     早已经习惯了握枪的手,还能够拿什么去找到一份体面地工作来养家糊口?

     也许这次找几个老鸟给杨蜜他们做保镖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就是不知道杨蜜他们会不会答应?

     张焱站在走廊上发愣,高伟笑嘻嘻的跑过来拉着他走进一个宿舍,把背囊随意的扔在一个空铺上就又离开了

     。

     这里虽然有些乱,但部队的纪律还没有任何变化,老兵们极力的掩饰着离开部队的那份哀伤,却总能够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到那份失望和死寂。

     也许,对于他们来说,从此以后,就没了家!

     “快点跟我走,阮班长他们被打的开不了点了,正好咱们过来了,好好出出气!”

     高伟拉着张焱一边走,一边不停的絮叨着,从他的只言片语里,张焱知道了大概的事情。

     阮冠军他们在和别的单位的退伍老兵打牌,结果输了,现在高伟和张焱他们到了,就是帮手来了。

     张焱跟着高伟踉踉跄跄的走着,还没到宿舍呢,就听到里面的叫喊:“烧!”

     “一!”

     “二!”

     “看好了,每把都有花,老子大客走定了!哈哈哈哈!”

     听着这嚣张的叫喊声,张焱就知道在打什么牌了,大客已经出现了,还是烧着走的,看来老阮他们的情况不是一般的差。

     (部队流行山东牌,够级,六个人打,三人一组,点、烧、闷、拉,大客就是第一个出完牌的人,烧人必须是挨着的人,而且烧人时候必须每把都要有王,具体打法,兄弟们百度一下就知道了。)

     张焱进屋的时候,正好看到一名上士高兴的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大喊大叫,一看就知道他是大客。

     再看坐在他对面的老阮已经脸色铁青,显然是吃了亏的。

     当老阮看到高伟和张焱出现在屋里以后,脸上立刻有了笑意。

     “老阮,你的来帮手了?”大客看到老阮笑了起来,立刻扭头向身后看来,正好看到张焱和高伟。

     可能是高伟的干部军衔有点吓人,大客说话的时候客气了一下,但是也充满了嚣张。

     “来了,打完这一把,我们就换人,怎么样?”老阮把手里的牌合起来,双眼盯着大客问道。

     “没问题,换人照样打的你们不开点,不过记住,下把你要进贡,还要打我们的9了。”

     “没问题!”

     老阮和大客达成了一致,张焱和高伟暂时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桌面上只有五个人了,大客已经有了,下面老阮他们要争二客。

     屋里围着有五六个人,加上桌面上坐着的六个人,张焱他们再一过来,屋子里顿时显得有些满满当当的。

     大客走了,接下来出牌的就是老阮他们一组的人,可是大客临走最后一把牌面是五张牌,老阮的队友没有牌,只能够让了过去。

     大客的队友顺利的接过大客的牌,五张牌扔到了桌面上,可能是因为过于得意,单手甩牌的时候,充当桌面的木板和他的手指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啪嗒”一声,木板弹了起来,放在木板下面的马扎也发出“兹拉”的摩擦声,听上去有些刺耳

     。

     “下手轻点!”

     老阮嘟囔了一句,从自己手里抽出五张牌,压过了上家的牌,看上去似乎并不轻松。

     老阮的下家还是对手,老阮的牌刚出去,就听到下家大声喊了起来。

     “放那,给我停!”

     老阮的下家站了起来,一边仔细的看着手里的牌,一边盯着桌面。

     “老阮,你这是送上门的,我烧!”

     老阮的下家拿出五张带花(花就是王,烧人必须有花)的j,一下子压住了老阮扔出来的五张10。

     全都是够级牌,这一把烧的老阮的脸都红了,所有人都在看着他的下家,他的敌人,等待着接下来的牌。

     老阮的下家拿出手里最后的三张牌扔到了桌面上,里面带着一张大花。

     二客出现了,也是对手的!

     大客和二客走的方法几乎是一模一样,都是烧着人走的,老阮他们这组的士气被打的七零八落的。

     牌局从六个人变成了四个人,成了四方混战,老阮他们如果还不能占据两个中客的话,那么下一把进贡都能让老阮他们输死。

     张焱在一边看着整个牌局,不时地转圈看看老阮的牌,又看看对家的牌,心里已经知道了结果。

     他不能说话,打牌的时候,周围的人说话,会被所有人看不起,那是犯规。

     老阮的这一把牌最后打完的时候,桌面上只剩下了两个人,全都是老阮一组的。

     眼看一局打完,老阮立刻吆喝着让高伟和张焱换下了自己的队友,在教导队的时候,张焱和老阮他们经常打牌,早已经有了默契。

     对方的大客重新坐回了桌面上,六个人准备完毕,作为大拉的老阮开始洗牌。

     为了保证张焱和高伟的牌面,老阮主动做了大拉,反正是自己人,也不用争抢。

     张焱坐在二拉的位置上,正是大客的下家,二客的对面。

     发牌进贡完毕以后,张焱从二客那里只换回了一张小小的4,张焱看了一眼自己的牌,也没说什么就把牌合了起来。

     “那个,老阮,给我来张3。”大客有些尴尬的拿出一张2,扔到了老阮的面前。

     看到大客的动作,屋子里顿时一阵哄笑,大客这把竟然没3,如果老阮不卖给他,那他这把就是开不了点,走大客也没用。

     “哈哈哈,你们说老子是不是时来运转,我兄弟一来,刘章(大客)就他娘的没3了。”

     老阮从自己的手里拿出好几张3,狠狠的甩到桌面上,一边大笑一边说道:“随便选,看上哪个花的,自己拿,哥们就是3多!”百镀一下“最后一道防线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