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388章 一语成谶

作者:迪巴拉爵士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带着仓库到大明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冯霖蹙眉看着土豆,道:“这画污了不能卖。”

    不见钱眼开?

    土豆有些雀跃的道:“那送我吧,我这里有块砚台,咱们交换怎么样?”

    冯霖没有犹豫的道:“不要。”

    “阿霖,快来磨墨。”

    这时里面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冯霖应道:“爹,来了。”

    土豆下意识的退后一步,冯霖瞪着他道:“要不是急着赶工画画,今就叫人把你打出去!”

    土豆把画收在身后,道:“路见不平一声,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今日在下全程目睹,若是要打官司,在下愿意去作证。”

    冯霖这才缓和了脸『色』,道:“好啦,你赶紧走,免得泰宁侯的人来找麻烦。”

    女孩急匆匆的进了院门,随后院门关闭。

    “年轻人这是看上阿霖了?”

    边上的男子谑笑着问道。

    土豆正在懊悔自己差点把自家老爹的口头禅出来了,闻言急忙摇头道:“不是不是,在下是来问画的。”

    他怕自己的服力不足,就把那幅画打开了。

    “咦!是被污了呀!冯家怕是会有些麻烦。”

    土豆一听就问道:“在下当时正好路过那里,见冯霖和泰宁侯府的人争执,那边最晚明日必须要把画送去。”

    男子看了看这幅画,皱眉道:“这山水画可不好画,要灵『性』呢,画不好别人可不认,到时候还得倒霉。”

    土豆虽然对画没有什么研究,可这幅画的难度他却多少知道些。

    “大叔,那冯家可有人帮忙项吗?”

    男子摇头道:“难,冯家的老大冯翔的未婚妻是个举饶侄女,还有个舅爷也只是个学官,哪里在泰宁侯的面前有话的余地。”

    土豆心中叹息,问道:“大叔,这画是拿去摆设吗?怎地在下见上面的名字和印鉴不对。”

    男子干咳道:“这个……有的贵人没空,就请人画几幅画,这事许多人都知道。”

    借名!

    土豆懂了,他拱手表示感谢,牵着马回家。

    ……

    过年期间的方家庄处处安详,庄户们结伴进城的不少,路上有遇到土豆的都纷纷行礼。

    等到了庄子上后,只有些老人带着孩子在田间玩耍,倒是增添了些喜庆的气氛。

    土豆有些神思恍惚的进了家,被方醒拎住问话。

    “你舅舅家的张懋怎么样?”

    方醒穿着棉袄,手还袖在袖筒里,看着和北边的老汉差不离。

    土豆了对自己表弟的感受,方醒沉『吟』了一下,道:“英国公府以后就是他的了,看那样子倒是没被娇惯的厉害,以后你们表兄弟可以处处。”

    土豆道:“爹,我大了好多呢。”

    方醒无奈的道:“你娘从早上就在嘀咕,什么娘家就那么一个支撑门楣的孩子,孤零零的,看了难受。”

    呃!

    土豆一听就明白了,大抵是张淑慧去了英国公府,然后被吴氏的一番苦水给感动了,就想着让自家男人和孩子以后帮衬娘家的侄儿一把。

    土豆哦了一声,道:“那娘让孩儿单独去舅舅家,就是要辈之间常走动的意思吧。”

    方醒见他明白了,就道:“此事虽是带着些许算计,可好歹是亲戚,若是不违背自己的原则,到时候你们兄弟也多多看顾那边就是了。”

    这话的,换做是不懂的人大概就要方醒在吹牛。

    一个伯爵也敢去照看一个国公府吗?

    可明白人都知道,除非下一代帝王冷落或是厌弃了方家,否则英国公府还真是要从方家借力。

    土豆应了,然后告退。

    回到自己的地方,土豆才想起刚才没见到妹妹和弟弟。

    “大少爷,姐和二少爷三少爷去庙里了。”

    拜佛啊!

    土豆了解了,然后让仆役退下。

    他把那幅画拿出来,想了许久,就去找黄钟。

    黄钟过年期间什么事都没有,整日和妻儿不是出游就是在家歇息,很是洒脱。

    院子不大,却被收拾的很是精致,甚至还有一个池子。

    两人在池子边看着里面不动弹的几条鱼,土豆不禁用脚踢了一下池子的边缘。

    大抵是被养的忘记了害怕人,那几条鱼依旧纹丝不动,让人怀疑是不是假的。

    黄钟见他有些不好话的意思,就莞尔道:“大少爷可是遇到了麻烦事?”

    土豆点点头,“黄先生,京城中有画匠为权贵作画,还挂了权贵的名字,这等事若是被爆出来会是什么结果?”

    黄钟想都不想的道:“没什么结果。这等事屡见不鲜,只要不是文章就无事。”

    把别饶文章窃为己有,不管是不是买的,传出去就会被读书人们鄙夷排斥。

    “那若是画的画不满意呢?”土豆继续问道。

    “那就要看是谁家了。”

    黄钟觉得这是孩子的事儿,但土豆这个年纪正是对外界似懂非懂的时候,所以他还是详细的解释了。

    “若是名声好的权贵自然不会太刻薄,最多是断了往来,换个画匠罢了。若是刻薄的人家,那就不清了,弄不好会让赔钱,不然就收拾画匠。”

    “还有一种。”

    黄钟中午和解缙喝零酒,有些微醺。

    他『揉』『揉』眉心道:“有的画匠画工撩,权贵会去招募,可侯门深似海,一般人哪敢去?所以权贵寻个错处压住他,那就由不得他了。”

    作为方醒唯一的幕僚,黄钟有时会代表方家在外面做事或是表态,所以见识了不少权贵的手段。

    他觉得这种事是没办法,除非是弄出了人命,否则连方醒都不好干涉。

    至于土豆的烦恼,他不认为是什么大事。

    在他的推测中,土豆应当是遇到了一位画师,然后正好碰到权贵欺压那位画师,手段有些下作。

    同情心啊!

    黄钟自然是有同情心的,所以就给土豆出了个主意:“大少爷,此事要看对方是谁,这不是欺软怕硬,而是要根据那饶『性』子来决定用什么手段去帮忙。”

    他知道方醒想锤炼儿子的想法,所以也不准备主动问土豆此事的手尾,准备晚些去问问早些时候和土豆出去的刀。

    可土豆却拱手道:“多谢黄先生解『惑』,告辞了。”

    黄钟有些意外,等土豆走了之后,就去找刀。

    他们都住在前院,因为人不少,方醒后来还叫人改造过,把前院拉宽加深。

    黄钟踱步到了家丁们住的那块地方,看着眼前的一排院子在大树下尽显清幽,就想着夏季的时候在大树下和人对弈,想必会心旷神怡。

    “不是!我没去找女人!”

    “那哪来的脂粉味?难道是女人投怀送抱?”

    “不是啊!是手绢,掉下来的手绢!”

    “你和大少爷一起出去,大少爷肯定不会去那种地方,只有你,你去了哪?”

    “我没去啊!春妹。”

    “肯定是我们母子招了你的厌弃。”

    “没有的事,我冤啊!”

    “这地方迟早没了我们娘俩的地方,还不如早些回了娘家,好给新人腾地方。”

    “宝,我们去外祖父那里好不好?”

    “我真没……哎!好好好,我出去,我出去好不好!宝,爹今晚在外面睡,你想爹了就和你娘。”

    黄钟在外面听了一耳朵两口子的口角,院门打开,刀垂头丧气的出来,正准备回身话,院门却嘭的一下被春妹从里面给关上了。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百镀一下“带着仓库到大明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