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法医禁忌档案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三十四章 小心危险

作者:延北老九所属:恐怖悬疑书名:法医禁忌档案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保安也没说那么多废话,他喊了三个人陪我们一起进了电梯。

     这电梯还挺奢华的,地上铺着厚厚的红地毯,电梯四周也雕刻的有希腊浮雕,我打心里琢磨,光这电梯就得花不少的钱,这么一衬托,这个林总也是个不差钱的主儿。

     不过,我又有点奇怪,既然林总不差钱,他怎么会跟“黑暗王朝”搞在了一起?另外从电梯的镜子中望着那四个保安,他们都人高马大的,看来林总对我们有防范。

     电梯直接到达了顶楼,电梯门一开,我就被眼前的景色给迷住了。这哪里是大厦的顶楼,简直就是一个小型的森林,出口那里栽满了很多植被,整个楼顶都被绿色的植物覆盖着,在屋顶的最右边,还有一个小型的停机坪,停着一架直升飞机。

     保安做个手势,对我们说,“林总在这边,请跟我来!”

     四个保安带着我们朝前走去,没多久。我看到了一个男子,这男子正坐在桌旁,一边看着夜景一边品着红酒。我估摸他应该就是林总,但他满头白发,身体也很瘦弱,这一刻,我甚至觉得我们掌握的消息出了错误,林总看样子不应该是50多岁,更像一个60多岁的老头。

     四个保安带我们到楼顶之后,就站到了原地,我和寅寅朝林总走去。林总的身边还站着几个彪形大汉,都西装革领的,很明显是专业的保镖。我看周围的架势觉得不妙,要是真出啥岔子了,我跟寅寅等于被人家包了饺子。

     林总放下酒杯,看着我和寅寅,他没有说话,但他的眼光很毒,冷森森的,甚至还露出一丝杀气。

     我被这种眼神弄得浑身很不带劲,但突然地,我觉得额头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我的身体也随后暖了起来,心变得异常冷静。

     林总先对我笑了一下说,“好!你很好!”

     我没急着回复啥,但冒出一个荒唐的念头,看着林总,我有一种熟悉的味道,似乎曾经在哪见过他。

     我绞尽脑汁的想着。最后锁定到屠夫。

     我在屠夫的眼里也见过那种邪魅的目光,而且好像寅寅也会那种目光,难道寅寅……

     我朝寅寅望去,但寅寅神色平静。她还主动跟林总说,“好久不见,一切可好?”

     林总默默点了点头。

     我更加奇怪,难道寅寅和林总很熟?

     就在这时,顶楼旁边的一扇侧门开了。一个女人端了一份蛋糕走了过来。她约莫40岁,身材很苗条,走路的姿态很优雅。

     看着她的样子,我又不禁产生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女人对我们笑了一下,然后望着林总说,“这么晚了,你还有客人?”

     林总嗯了一声又说,“两位警官来找我,估计是想问些事情!”

     他还给我和寅寅介绍,说这是我太太。

     寅寅握了一下林太太的手,也介绍我和她自己。

     林太太显得很热情,还约我们一起吃蛋糕,尤其这蛋糕还是她自己刚做好的。

     而且不得不说,自从林太太出现后,这里的气氛缓和了很多,四个保安都自动的退下去了,连附近的保镖也朝后退了很多。

     林太太先切了一块蛋糕给林总,然后她又递了两块蛋糕给我和寅寅,寅寅也没客气,大方的接过蛋糕就吃了起来。

     我本来还担心蛋糕里有毒,可见林总和寅寅吃的都很香,我不尝尝也不是那个事。

     我也意思的吃了两口,甚至应付着说,“很好吃。”

     林太太笑着回了句,“好吃就多吃点!”

     但我们也不是来光吃蛋糕的。之后我们谈到了正事。我问林总,知不知道黑暗王朝的事。

     林总听完身体很明显的僵硬了一下,但很快他反问我,“黑暗王朝是干什么的?一家洗浴会所?”

     我肯定林总说谎,他在故意兜圈子。我压着性子又问,“那你认不认识一个戴小丑面具的人?”

     林总哈哈笑了,不过眼神变得更加阴冷。他说,“小丑面具?我好久都没有看过马戏了,警察如果想找小丑应该去马戏团,你们来错地方了!”

     我又问了一些,虽说从林总嘴里,我没得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但也是有很大收获的。

     林总应该跟王老吉和黑暗王朝有很大的关系,只要跟上他这条线,兴许就能把王老吉给挖出来。

     我和寅寅对视一下,我说,“既然这样,那就不打扰林总休息,我们告辞了!”

     我跟寅寅起身告辞。林总只说了句客套话,但没送我们。

     而林太太很热情,一直送我们到电梯口。她还提着打包好的蛋糕说,“这份你们带回去吃!”

     我推辞了一下,可林太硬把蛋糕塞到我的手里。

     我跟寅寅坐电梯下了楼,楼下的保安看到我们下来了,他面上热情的送我们离开,但随后他又拿出对讲机,悄悄说起话来。

     我猜他在跟林总请示。

     我们开车回警局,寅寅趁空问我,“冷哥,有没有觉得林太太很奇怪?”

     我正捧着蛋糕看呢,顺带回了句,“是的!她出现的时间太巧了,而且我们上去的时候,我感受到了林总的不善。”

     寅寅说,“这两人都很神秘,回去查一下他们的背景。”

     警车开的很快,没一会,我们就回到了局里。

     我提着蛋糕跟寅寅一起朝办公室走,别看现在已经都半夜了,但我刚才跟寅寅商量的结果,想今夜加班,再捋捋王老吉的案子。

     这样过了半个钟头,办公室门就被敲响了,我和寅寅对视了一下,都有点纳闷,这么晚了,还有谁来敲门?

     我喊了句“进来!”

     门开了,我一看来的人,我笑了,是技术警小蒋。他们技术警平常很忙,局里也就他们没黑没夜的加班。小蒋在抓捕加多宝的案子里出了不少的力,我对他印象很好。

     小蒋先打招呼,“寅专员、冷专员……”

     我看这小子犹犹豫豫的样子,似乎是有事,我让他直说。

     小蒋问,“冷哥,我明天去女朋友家,想借你的损贼用用……”

     我当然明白这小子的言外之余,想想也是,损贼确实很拉风。

     我把钥匙抛给他,让他随便折腾。

     小蒋兴奋的不行了,走出去时,还连连不忘说谢谢,也强调明天晚上就把摩托送回来。

     我是没在乎,寅寅还突然有点饿。我问她要不要订一些快餐回来。

     寅寅说不用,又特意指了指蛋糕盒。

     我俩把盒子打开,其实我也有点饿,但望着蛋糕没胃口。

     寅寅不客气的大口吃起来。但一瞬间,寅寅顿了下,又从嘴里拿出一小团东西。

     看得出来,这不是蛋糕里该有的。寅寅耐着性子,把它打开。

     这是一个纸条,虽说沾满了奶油,但还是能看到上面的四个字,“小心,危险。”

     这字写的很柔很秀气,很明显出自女人手笔。

     我对蛋糕不放心,又彻底排查一遍。除了这个纸条没别的了。

     寅寅对蛋糕没太多的警惕心,似乎她一直都没防备林太太这个人。

     她捏着纸条反问我,“小心危险?这个蛋糕并没有危险,她提示我们小心什么?”

     我也想不透。但窗外传来滴滴的声音,是损贼的笛声。

     这一定是小蒋启动损贼了,走前用笛声跟我打一声招呼。

     我跟寅寅对视了一下,不约而同的说,“摩托!”

     我俩推门朝楼下跑,我跑的最快。

     等来到停楼下,我看到小蒋坐在摩托上,对我挥了挥手。

     我大喊让他停下,但晚了,他把损贼开了出去,结果一声巨响,损贼变成一个火球,巨大的冲击波朝我扑面而来,我被震的一屁股坐到地上。百镀一下“法医禁忌档案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