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法医禁忌档案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三十六章 死尸复活

作者:延北老九所属:恐怖悬疑书名:法医禁忌档案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胖警察犹豫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非说剩下的回去再说,就坐到那里再也不多说一句话了。抓机书阅读网,海量小说免费阅读/下载看他那样子,似乎遇到了什么很稀奇古怪的事情,而且那事情还很恐怖。

     我暗自笑了笑,没催他。寅寅一路上把车开的飞快,没一会,车就停在了警局楼下。

     我和寅寅速度很快,他一溜小跑的在后面跟着。我们仨先后来到办公室。

     胖警察还转身把办公室门给关上了,咽了两口吐沫后终于鼓起勇气说,“王老吉是个死人!”

     冷不丁的,我觉得胖警察的话很荒唐,哪有死人杀人的。但又想一想,我能从血浴盆里复活的,既然这种事不叫离奇,王老吉是死人的话也不算过分了。

     我看了看寅寅,她低头琢磨事呢。

     我又让胖警察继续说。

     他组织下语言,“加多宝死亡之后,我一直负责处理善后的事宜。我当时就想,王老吉一直口口声声说他是加多宝的哥哥,那我只要查到加多宝的真实身份不就可以抓到王老吉了,所以,我就在加多宝的身份上下起了功夫……”

     我点点头,示意胖警察的思路是正确的。

     胖警察又说,“我按照思路查了下去,却发现加多宝是个孤儿,他在一个福利院长大。他没有哥哥。后来,我去福利院进行了调查,院长说加多宝在福利院的时候,有一个比他大很多的孤儿对他很好,那个人一直跟加多宝兄弟相称。”

     胖警察还从手机上调出了一张照片,说,“两位专员,王老吉就是那个孤儿,这是他的真面目!”

     我和寅寅都朝手机凑过去,当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我愣了一下,然后说,“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寅寅看着照片也很震惊,呆在那里半天没有说话。

     这张照片里是一个我认识的人,是虐尸案的死者之一,他曾经跟凶手搏斗过,最后被那个凶手杀死后煮熟了。他的身上没有一点凶手的痕迹和体液。

     我陷入迷糊之中。等缓了一会后,我又问,“王老吉的真实名字和社会关系全查了吗?”

     胖警察回答,“那人叫王诚,单身,没有兄弟姐妹。可是我跟福利院的人确认过,院长肯定那家伙就是加多宝的哥哥!”

     我越发觉得这真是个头疼的问题。上次在研究那五具尸体的时候,我就觉得那个被煮熟的人有点眼熟,用手遮挡起来的话,看的就很像王老吉。而且当时超市女店主打电话来的时候,我用笔画出来的嫌疑人也是那个煮熟的死者,也就是说,王老吉跟煮熟的死者长的很像。这事再往深了说,其实也是件好事,最起码我们掌握了王老吉的脸部特征。

     我对胖警察说,“我们把照片先发给各单位,这样也许能发现一些线索。”

     寅寅点了点头,但似乎有话,却又把后面的话给咽下去了。

     我问寅寅,“还有什么补充?”

     寅寅摇摇头。

     胖警察领了命令,这就开工,急匆匆的出了屋子。

     寅寅略带烦躁的点了一根烟,也递给我一根。

     我吸闷烟的时候想到了周明,就是警局那个内奸。

     到目前为止,警方都没有周明的消息。有目击证人在那天晚上看到他驾驶一辆汽车逃跑了,后面有个戴猪八戒面具的人在追他,不过没有追上。

     我继续乱想着,这时寅寅站起身,说她今天有点困,想先回去休息。

     我跟她告别,而且这一刻,我觉得寅寅老有事瞒着我。

     吸完烟,我去了会议室,对着那些投影尸体研究了半天,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到最后,我也困了。

     我走出警局,上次损贼被炸了,不过这种摩托质量出奇的好,被工程师抢修一阵后,竟然硬生生修好了。

     我又得到了这个宝贝,这次我依旧骑上它回家。

     我到家已经夜里2点了,我把损贼停车库里的时候,老头都已经睡了。

     我上了楼,打开屋门进家。但潜意识里,我觉得不太对劲,家里似乎有人,就当我站在门口没急着往里走时,一根钢管呼啸着朝我脑门砸来。

     我急忙一个闪身,让过那根钢管,“咣当”一声,钢管砸到了旁边的墙上,冒出一溜的火花。我躲开钢管之后,照那家伙肚子上就是两脚,这两脚一下把那家伙踹了出去。

     我正准备乘胜追击,旁边一根钢管呼啸着又朝我砸了过来。我急忙闪到一旁,对方竟然是两个人,这让我心里一惊。

     我伸手就朝腰间摸去,这种情况下还是掏枪比较安全,可对方也挺贼,他们扔掉手中钢管就朝我扑了过来,其中一人抱住我的两个胳膊,大声喊道,“明哥,快动手!”

     我想到了周明,而且他还带人埋伏到了我的家里!

     我还没来得及吭声,一个枪把狠狠的砸到我的脑门上,我只觉得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我迷迷糊糊的觉得有人拖着我在地上走,之后我似乎被人绑到了一个凳子上,有人用东西在狠狠的抽我。

     而在我心里,也有一个声音在醒醒我,让我赶紧起来。可是,我浑身无力。

     我也不知道熬了多久,随着惊了一下,我睁开眼睛。

     我听到了一个人的声音,“明哥,这家伙还真的有点难搞,要不是你在,我们俩还真收拾不了他!”

     我大脑逐渐恢复了意识,记起之前的事。

     我悄悄动了下腿,发现自己坐在一个木椅子上,脚上没有绳子,这是件好事。我又暗中动了一下手指头,双手被绳子牢牢捆在身后的椅背上。

     周明哼笑着,跟同伴说,“这是个棘手的家伙,这次我们把他做掉,吉老大会很高兴的!”

     我还打算在那里装模作样的偷听一会,但一盆冰凉的水一下就泼到了我的身上,我睁开了双眼。

     我看到周明带了两个壮汉站在我的面前,周明望着我问,“专员,你可算是醒了!”

     对方是三个人,我又被捆在椅子上,现在情况很不妙。我琢磨了一下,我得尽量拖延时间,这样也许事情会有一些转机。

     我对周明说,“你也干过警察,收手还来得及!”

     周明看着我嘿嘿干笑了两声,接着他一拳就打到了我的肚子上,这一刻,我觉得胃都开始翻腾了,我哇哇的吐出不少黄水。

     周明狞笑问,“你还以为你是专员?告诉你,你现在就是个虫,一个我可以随意踩的虫!”

     周明一伸手,一个壮汉把旁边的一把匕首递到了他手里。周明拿着匕首就朝我的眼睛划来,他的动作很慢,笑容很狰狞。

     在我眼里,刀尖在不断放大。

     周明有意猫逗老鼠,突然地,他喝一声,将刀尖对准我脑门划了一下。

     我有一种很强的剧痛感,也觉得头要裂开一样。

     我难受的直哼哼,这时脑袋也处于极度混乱中。周明好像发现了什么,他咦了一声,又用刀尖对我脑门划了划。

     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周明哇了一声,丢掉刀,双手捂着双眼,甚至顺着他的指缝,呼呼往外溢血。

     我被这场景弄得一愣,其他两个小子见势不好,要上来帮忙。

     我急了,使劲晃悠着身子,也看了他俩一眼。

     怪事又出现了,这俩小子也都嗷嗷喊了起来,难受的捂着眼睛,有人还喊句,“瞎、我瞎了!”

     我意识到机会来了,加急扭着身子。

     这样过了一分来钟,我身子越扭越松快,最后完全挣脱出“枷锁”。

     我第一反应是长吐一口气,但又看着倒地的三个人,我一时纠结起来。看他们昏死的状态依旧双眼红肿的伤势,我想是叫警察还是叫救护车呢?百镀一下“法医禁忌档案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