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法医禁忌档案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三十七章 生死一线

作者:延北老九所属:恐怖悬疑书名:法医禁忌档案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我内心纠结一小会,最后索性找到手机,把110和120全打了。---手机端阅读请登陆 M.ZHUAJI.ORG---之后又依次凑到这三人的身边。

     周明和其中一个小伙是彻底不行了,脸色撒白不说,连呼吸都不稳了。

     我扒开他俩的眼皮,发现里面污浊浊的,我不敢耍什么手段把他俩弄醒,怕他们扛不住一命呜呼。

     我又把另一个状态还算好些的小伙拽起来,问他知不知道吉老大的下落。

     我明显是正面冲着他,他双眼却看跑偏了,光听着我的声音,吓得拿出哭腔,连连说只有周哥知道吉老大的联系方式,他们这帮小弟,根本就找不到吉老大。

     我一想也是,他就是个小喽啰。

     我独自找个空地坐着,又趁空摸了摸脑门,这里疼的厉害。

     没一会儿呢,警方先赶到了。但这才多久,周明和一个同伴扛不住,全死了。

     剩下那位被送往医院抢救。我有些无奈,本想找点线索,可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

     这期间外面天已经亮了,我也去了趟医院,把脑门包扎一下。

     我不知道外科医生是不是收到什么消息了,医院有镜子,我本想凑过去看一看,但医生极力拦着,甚至都酸脸了。

     另外他看我脑门的时候,也有种胆颤心惊的意思。

     我没法子,不想跟医生较真,就先放任脑门没管。等伤口处理完了,我又给“拳王”打了个电话,喊他出来喝早茶。

     拳王挺痛快,直接说在粤秀茶餐厅见面。

     我坐到茶餐厅里等了一会,他就来了,这小子跟我也不见外,直接虾饺和烧麦各点了两笼。

     这期间我也在观察他。他眼睛和颧骨那里有些淤青,我指着问,“最近碰到对手吃瘪了?”

     拳王尴尬的笑了笑说,“除了在你手里吃过,其他人还真没那本事!”

     我又指了指他的脸。

     拳王回答,“昨天,有几个人在我回家的路上堵我,被我修理了一顿。那帮人跑的时候,还给我撂下话,说让我等着。”

     他拿出纳闷样,“我最近没招惹什么人,我寻思着那帮人是不是为你来的?你最近小心点。”

     我叹了口气,心说他提醒完了。但我不想在这事上纠结,索性一转话题说,“上次说找小丑的事,有眉目了吗?”

     拳王一边吃着一边回答,“这事我查了,没线索,帮不了你!”

     听完我一点食欲都没有了。看来,拳王也怕惹到麻烦,不愿意帮忙。

     我等他吃完早餐,就分开了。我打了辆车回到局里,我泡了一杯茶,有一搭没一搭的喝着。

     我回忆昨晚的事,还是有些后怕。我也想趁空看看脑门,但没等有啥实际行动呢,寅寅进来了。

     她告诉我一个好消息,那个在废车场被炸弹弄伤的技术警醒了。

     我对寅寅一挥手说,“走!我们去医院看看!”

     寅寅开着警车,我坐在副驾驶上,警车鸣着警笛就朝医院而去。

     我们的车才刚停到医院,就见很多人从住院部那里跑了出来。这让我觉得不对劲。

     我跟寅寅互相看了看,我又急忙拉住一个人问,“到底怎么回事?”

     那人惊慌失措的说道,“杀人了!住院部有人杀人了!”

     我跟寅寅都掏出枪朝住院部冲。

     我俩一路打听,知道问题出在三楼。寅寅先急了,强调说技术警就住在三楼。

     我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但这时候光急没用。

     我俩撒丫子冲,到三楼后,走廊边上躲着一个护士。

     她很年轻也该很漂亮,不过在惊吓之下,她脸都红了,双眼睁的大大的。她手里还拿着一个手机。

     看得出来,她在叫外援,也不想这么逃走,把凶手放到。

     我突然觉得,这是个伟大的护士。护士眼睛也尖,看到我和寅寅,尤其看到我俩手里拿的枪了。

     我做了个嘘声的手势,说我跟寅寅是警察,又问凶手在哪?

     护士用手朝不远处一间病房指去,那意思凶手还在病房里。

     我让护士先撤退,这里交给我俩就好。

     我先带头举枪往这间病房靠近。

     我发现,这病房的大门敞开着,地上还有一些血迹。我慢慢挪到房门旁边,先靠在墙上,深呼吸几口气,这样能让自己尽可量的放松。

     之后我猛地站在房门前,用枪指向里面。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突然冲到了大门那里,我大喊道,“警察!不许动!”

     这里没有凶手,地上和床上各躺着一个人,床上躺着的那人就是技术警,床边的心跳图显示他已经停止了心跳。地上那人也是个警察,受了重伤,身上到处都是刀口,那些刀口正不停的往外流血。

     我仔细辨认下,心里一紧,因为地上这位,竟然是色眼胖警察。

     他说话都吃力,却看着我,勉强伸手指着一个方向,结巴的说,“王老吉,侧面楼梯!”

     我让寅寅留下照顾胖警察。我又赶紧转身往外跑。

     等来到侧楼梯时,我听到下面有咚咚咚很快的下楼声。

     我加大步子,三格一下,四格一下的往下踩楼梯。

     但王老吉跑的更快,我一直追到一楼的侧门,发现门正晃悠着。这表明王老吉刚冲了出去。

     我一脚把门踢开,又瞄准的往外出。

     我怕王老吉对我偷袭,但他早就站在远处一个出租车旁。这次他没化妆成小丑的模样,反倒带着一个猩红的小丑面具,嘻嘻笑着对我招手呢。

     我正要举枪,这一刻我有下死手的意思,把他击毙算了。

     但他一看我的动作,就嗖的一下钻到出租车里了,还立刻加速,让出租车跟脱缰野马一般冲了出去。

     我骂了句妈的。这里离我们开来的警车也不远。

     我冲过去,开起警车。

     其实王老吉早就跑没影了。我只能凭印象去追,还拿起无线电,呼叫调度找支援。

     我知道王老吉的狡猾,这一次真没信心能追上他,但正当我经过一个胡同口时,一辆出租车冲了出来,车头对准着警车的车身。

     它速度很快,大有要把警车撞烂的架势。

     我看的瞳孔都微缩了一下。

     我车技不如寅寅,不过不代表就此束手待毙。我猛地加速,险之又险的,出租车顶到我车尾巴上。

     警车借着惯性往前窜出去一截后停了下来。

     我扭身往后看,还把枪伸出窗外,对着出租车砰砰打了两枪。

     但两枪没打中要害,尤其出租车还是车屁股对着我。王老吉又急忙给油,一边鸣笛一边迅速起车。

     我急忙调头,也猛轰油门在后面紧紧跟着他,我俩这么狂飙之下,最后车速都开到一百多迈了。

     这是在市区,尤其大白天的。路上王老吉也撞到几个骑电动车的,我看的心紧,却也来不及停下来看看伤者的伤势如何。

     就这样,我俩前后追逐的跑了两条街。王老吉看还是甩不掉我,在下个路口的时候,直接方向盘往左一打,朝单行道冲了进去。

     对面的那些车纷纷鸣着喇叭,不停的避让着王老吉,王老吉的出租车很快就扎进了单行道中间。

     我紧随其后,只是我运气不如王老吉那么好,尤其想想看,这种行车方法也很危险。就说有一次,有辆卡车擦着我的车身而过,左边的后视镜都被撞飞了。

     最后我俩先后离开单行道。王老吉又把车朝一个菜市场开去。

     我气的又想骂娘,心说王老吉也太毒了。我稍微犹豫一下,一咬牙也跟进了菜市场。

     好在现在市场里的人不太多,但我和王老吉的两辆车也让大家很是惊慌和愤怒,买菜的争先往路旁躲避。

     小贩们不停的咒骂着,有的还拿起身旁的菜、鸡蛋之类的朝我俩车上砸来。王老吉的车在前,相对好一些,我的警车就完蛋了。

     小贩们也不管我是不是警车,鸡蛋啥的,很多都落在警车的挡风玻璃上。

     我没法子,只能启动雨刷器。

     挡风玻璃一时间五颜六色的,我相信,要有机会能凑到玻璃前闻一闻的话,肯定不是啥好味。

     但我的视野没有受到多大影响。我继续加大油门紧紧咬着王老吉。

     等出了菜市场后,我俩追逐的又来到一个仓库附近。

     这里没挂牌,我不清楚这些仓库是干嘛的。王老吉慌忙的把出租车撞破大门,冲到仓库里。

     我心里一喜,觉得王老吉是自寻死胡同,这次逃不掉了。

     我开车紧随。不过这仓库里放着不少货物,有人造地板还有瓷砖什么的,垒的像一座座小山。

     我看出租车撞倒一个货堆上了,王老吉却不在车内。

     我也下了车。这些货堆之间都留有通道。我犹豫着,要从哪个通道往里走呢。

     有一阵杂乱声传来,伴随的还有一声惨叫。

     我猜测王老吉大意下把货弄翻了,把身子砸到了。

     我暗道机会来了,又寻声往前冲。但等转过一个弯之后,突然地,一根鞭子抽到了我的手上。百镀一下“法医禁忌档案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