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法医禁忌档案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三十八章 猛烈的暴风雨

作者:延北老九所属:恐怖悬疑书名:法医禁忌档案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我一时不防,枪掉到了地上。抓机书阅读网,海量小说免费阅读/下载

     我还没来得再有啥反应,附近那些货堆的后面走出来几个壮汉,他们都各拿钢管和砍刀,为首的一人手里拿了一根长长的鞭子。王老吉就站在这些人的旁边,看着我嘻嘻疯笑着说,“老嘎拉!你还真够卖力的!没想到,你开警车的技术比开摩托强多了,能追到这!不过,老子不陪你玩了。长蛇,杀了他!”

     王老吉说完这话之后,转身就走。与此同时一张大网呼啸着朝我飞来,叫长蛇的那家伙喊道,“兄弟们,做了这小子!”

     我很机灵,知道情况不对后,就身子迅速往后,但对方抛出来的是一张大网。

     我躲闪不急,实打实被罩了进去。

     长蛇这些人大呼小叫的围在我周围,有人玩命的踹我,有人去拾网。

     都说好汉架不住人多,我眼睁睁瞧着自己被擒住了。

     等把我拽站起来后,这几人隔着网狞笑的看着我,长蛇还把鞭子抻了抻,拿出一副要勒死我的意图来。

     但他又念叨一句,说这么隔着勒不过瘾,还是换刀吧。

     有个手下赶紧递过来一把半尺来长的匕首。长蛇举着匕首,一步步靠近。

     我都绝望了,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但突然地,头上方落下几个很小的碎石块。

     在平时,这东西并不惹人注意,但很巧的,碎石块砸到长蛇的脑袋上了。长蛇骂咧了一句,说这仓库是豆腐渣工程吧?咋房顶要坏呢。

     有人也顺话往上看了看。随后惊呼一声。

     我抬头看时,发现房顶上有一个很粗的大梁,上面正蹲着一个人。

     他带着猪八戒面具。就凭这,我知道他是友非敌了。

     长蛇他们都把精力从我身上挪开。长蛇还叫手下想办法把猪八戒弄下来。

     但猪八戒根本不劳长蛇这些人费心。他自动往下跳,稳稳的落在两口垒在一起的箱子上。

     他又借着缓冲,再次一跳,落到地上。我知道猪八戒的身手很厉害,却没发现竟厉害到惊人的程度。

     他举起一口箱子,对着长蛇这些人推了过来。

     我估摸着这箱子少说有百十来斤的,但猪八戒一点不费力。

     箱子砸到长蛇身上后,嘎巴一声响,也不知道是长蛇骨折了还是箱子外包装坏了。

     长蛇闷哼一声,扑通一声倒在地上。猪八戒又扑过去,跟这些手下斗在一起,他还撂下一句话,让我快去追王老吉。

     现在不是推却的时候,另外我也看出来了,猪八戒占上风。

     我应了一声,蹲下身捡枪,之后朝王老吉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这地方有个小门,我跑出去后,竟没有看到王老吉的影子。我在附近转了一圈,王老吉真的不见了,我的心里有些懊恼,这家伙真够贼的,一眨眼的功夫又没了。

     我拿出手机,把当前位置告诉警方,又跑回仓库。

     长蛇这些人东倒西歪的趴了一地。猪八戒也不见了。

     我气的想吐槽,心说这下可好,自己两头来回跑,一头也没搂着。

     我等了一会,民警赶到了。但这些都是“小喽啰”,估计也问不出什么东西。

     我没等警方,先回到局里。

     局里稍微有些冷静,想想也是,被王老吉这么一闹,好多烂摊子要处理。警员都去现场了。

     我心里也堵的慌,随意靠在一个桌子上,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也打电话问问现场都什么情况了。

     寅寅去了医院的现场,她还跟我特意聊了几句。

     按寅寅的说法,废车场出事的技术警是色眼胖警察的表哥,所以胖警才在抓获王老吉的案子中特别卖力。这次他哥哥已经走了,他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

     我没去现场的意思,等烟抽够了,我又独自回到办公室坐着。

     我没留意自己坐了多久。正当自己愣愣发呆时,电话响了。我拿起电话一看,竟然是王老吉的,还申请视频通话。

     这一刻,我形容不好什么心情了,手也控制不住的使劲捏手机。

     也因为这种力道,让手机上传来嘎嘎的响声。但它质量好,并没因此被捏坏。

     手机响了好久,在马上自动挂断前,我把它接通了。

     屏幕上出现王老吉那张丑恶的小丑脸。

     他似乎挺诧异,盯着我喊道,“老嘎拉!命够大的,跟蟑螂一样,没想到现在还活着!”

     我上来一股冲动,突然呵呵大笑起来。这种笑法也极度疯狂。

     这倒是让王老吉吃惊了不小,不过他很快回过神,跟我说,“你咋这逼样了?告诉你,这是病,得治!”

     我一直没有说话。

     我猜王老吉一定有事要跟我说,但他被我疯笑劲一弄,一下没兴趣了。

     他嘻嘻几声后,说过几天再送我大礼,就挂断了电话。

     我举着手机,继续看着变黑的屏幕。

     不久后,手机又响了,不过是寅寅打来的。

     这次我很痛快的接通了,寅寅告诉我,刚收到消息,有个女人去监狱领走了屠夫的遗物。

     我一下敏感起来,问寅寅,“那个女人多大岁数?有没有她的身份信息?”

     寅寅回答,“40岁左右,怀疑是屠夫的女儿,而且她留下的联系方式是假的,警方现在正在想其他办法找到这人。”

     我知道,这消息也仅仅是个消息,目前还没法从中挖到线索。

     我俩随便聊了几句后挂了电话。

     这样一晃到了中午,我本来没有午休的习惯,今天却找个小会议室,好好地睡了一觉。

     ……

     一晃又过了几天,整个漠州很平静。甚至这几天里,连治安案件都少了很多。

     但警方的弦儿都绷得紧紧的,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暴风雨”会来。

     这一天早上8点,我刚在办公室坐下,有警方打电话过来,说城西附近的监控发现了疑似王老吉的身影。

     我憋着一股劲呢,这一刻我一点没犹豫的带着大家出警。

     我们先赶到城西,在监控室里,把那段特殊的录像调了出来。

     画面中是一条比较空旷的道路,路中间出现一个戴着一个小丑面具的人,他就静静站在那里,甚至也知道摄像头的位置。

     他正视着摄像头,没一会儿呢,来了一辆面包车。

     车速不快,但经过王老吉时把他挡住了,等车离开后,王老吉也不见了。

     我问操作员有没有把录像倒退,把车牌捕捉到?

     操作员苦笑,还又找到一个捕捉的图片给我们看,上面的车牌很清晰,是五个八。

     我明白了,接走王老吉的车,车牌是假的。

     我们干在这儿等着也不是办法,我找了一个警员,专门负责调查面包车。

     之后我们要回警局,但注定这一上午不消停。

     在回途路上,又有电话打过来,说王老吉在城南出现了!

     我们又赶到城南,在监控室里,出现类似的一组画面。一个戴小丑面具的人在一个公园门口晃了一下,接着,从他身边过去了一辆奥迪车,戴小丑面具的人马上就消失了。

     我找个地方,坐着沉思,还算了算时间,城西和城南有几十公里,王老吉怎么可能这么快就从城西赶到了城南?这其中似乎有古怪!

     又过了一刻钟,我手机响了,而且是同一刻的来了好几个电话。

     电话内容还都差不多。

     “专员!王老吉戴着小丑面具在城北出现了,在他身旁还站了几个壮汉,壮汉手拿棍棒和砍刀。”

     “专员!王老吉出现在城中商业大街!”

     我猜到王老吉的大礼要来了,但到底是什么,我不知道。

     我们赶紧回到警局,这样一旦有行动了,我们能迅速出发。

     等到了中午十点左右,我发现王老吉竟在各个城区出现个遍儿。

     我们聚在会议室开会讨论,突然间,有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从远处传了过来。

     我们面露诧异的同时,也都知道了,王老吉这个兔崽子,开始行动了!百镀一下“法医禁忌档案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