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法医禁忌档案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三十九章 真正的目标

作者:延北老九所属:恐怖悬疑书名:法医禁忌档案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爆炸声不仅让我,也让会议室其他人的心都抖了一下。--爪机书屋 WWW.ZHUAJI.ORG--我急忙摆手,让大家稳住,会场也有人立刻打电话,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们压着性子等待,大约过了一刻钟,地点找到了,是一个加油站爆了。

     这可是重大事件,有人专门跟上头儿反应,而我赶紧召集人手,足足开了三辆车,奔向加油站。

     其实要是突发事件的爆炸,是不需要我们这些刑警出动的,但这次的爆炸明显跟王老吉有关系。

     我们行动很迅速,等快到加油站时,我还能看到那里冒出的滚滚黑烟。

     我心沉痛异常,而且加油站里更是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破碎的玻璃和爆炸物。除了我们,还有附近派出所的民警和消防人员。

     这里属于油料爆炸,也给消防人员出了难题,不过我没时间理会他们用什么办法灭火了。

     我们也不敢凑近查看,但这附近的交通口有监控,我们跟交警取得联系,也有技术警很快把画面调出来了。

     画面中,我看到有一辆面包车,它的车厢门打开了,有三个蒙面人端着冲锋枪出现了,他们对着加油站无情的射击。

     加油站也因此爆炸了,另外还从副驾驶里探出一个脑袋来,他带着小丑面具,正是我们熟悉的王老吉。

     他还知道监控位置所在,对着打手势,做了个数钱的动作。

     我们都被气到了,觉得王老吉张狂的可以。另外让我不解的是,王老吉的手势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们中也抽调一些人去专门协助救援与控制现场,我没参与,反倒找个角落,蹲着琢磨起来。

     我还试着模仿王老吉的手势,心里默念着钱,想尽可能的联系到与钱有关的事情。

     不能怪我笨,这样过了好一会儿,警车的无线电响了,我离得近,把它接通后响起调度的声音。

     他很急,告诉我,城西那里刚刚有一辆运钞车被抢了。歹徒十分凶悍,是四个人,都带着冲锋枪。

     我心里一紧,猜测是王老吉。

     撂下无线电,我扯嗓子后,让大家归队,赶紧去另一个现场。

     但还在途中,无线电接二连三的响起,说城南出现很多黑衣人,戴着口罩手拿凶器,领头的还是个小丑,刚刚聚众闹事。

     又说在城北出现了小偷,公然砸汽车玻璃和对行人偷窃,已经造成了群众恐慌!

     还说城中商业街,有三个人刚劫持了一辆出租车朝远处逃去。

     我心里有种跺脚骂娘的冲动,另外刚才的疑问又出来了。

     如果说王老吉在监控上动了什么手脚,让我们看到监控画面是假的的话,那这次又怎么解释?

     怎么全城都出现王老吉了?

     但也不对,我想着出事地点,城西、城南、城北,城中,唯独没有城东。

     我们几辆警车的司机都很着急,把车开的飞快,还跟我汇报,那意思不行分开行动吧。

     我却让大家等等,把车停靠在路边。

     我也并不是消极怠工,让调度出面,让特警队出人手,去各个现场看一下。

     我又点了一根烟吸起来。我觉得城东的太平不正常,不管王老吉想干什么,城东一定有猫腻。

     我还把这分析跟大家说,又让大家想想,城东有什么大型的建筑物或者是其他重要设施?

     但大家的回答一致,城东是漠州经济发展最缓慢的地区。我还不想放弃。这次寅寅没跟来,我只好给她打个电话。

     寅寅似乎在忙什么东西,好半天才接电话,还有些气喘吁吁的。

     但她思路跟我们完全不一样,想了一会儿后,跟我说,“医院!城东那里有两家三甲医院!”

     我听着手机就愣住了。寅寅让我快上网搜下当地的新闻,之后没跟我再说啥就撂下电话。

     我也立刻按她说的做。

     等连上网,一个报道引起我的注意。热烈欢迎台湾着名医学专家郭景良教授来我市莅临指导。下面是一行介绍,郭教授在医学领域从医35年,专注于人类器官和骨骼的再生与再造。他对人类器官和骨骼的再生再造有着独特的观点等等。

     我让下属查一查,那两个三甲医院跟郭教授有什么关系?

     很快有了结果,郭教授今天10点在城东医院开学术交流会。我冒出个念头,城东医院郭教授!这才是王老吉的目标!

     我看了时间,10点10分!

     这是很让人紧张的数字,我决定赌一把,赌自己猜中了。

     我指挥大家,全力往城东医院赶去。甚至也让附近的警员都赶去城东医院支援。

     很快的,三辆警车停在了城东医院的门口,这时已经有人往外跑了,还喊着救命。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我们拦住几个人问了问,是会议大楼那里。

     我有种脑门流汗的感觉,我们都拿着枪,往那边飞冲。

     离会议大楼还有一段距离时,我看到王老吉带着三个手下押了一个大夫从会议大楼走了出来。

     王老吉看到我们后,嘻嘻怪笑几声,指挥手下,二话不说的让子弹直接呼啸着射来。

     我们急忙各找掩体,但很不幸,立刻有警员倒在血泊中。

     我蹲到一辆私家车旁,也用手枪不断的回击。不过我们的手枪跟冲锋枪相比,火力弱了一大截。

     有个匪徒还一边开枪一边喊,“死条子们,吃屎都赶不上热的,这次又来晚了!”

     不过他说完,王老吉就插话骂了起来,对手下说,你是不是猪?这么说了,难道咱们来这儿是抢屎的么?

     我巴不得这帮匪徒出现内讧呢,但这情况没发生,那手下不多话,把努力全转移到枪上,疯狂的射击着。

     随着有人警员中枪倒地,我知道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了。

     我对其他人打手势。等对方火力弱一些的时候,我们整体猛地还击。

     我们的优势在于枪多。这么一打下去,立刻有了效果。

     有一发子弹打打中王老吉身边的一个打手,那个匪徒惨叫一声,应声倒地。

     这让王老吉也很恼怒,他挥了挥手,对其他人说,“你们带教授先走,我陪老嘎达他们玩玩!”

     看着那几个手下押着郭教授有撤退的动作。我又想招呼大家开枪阻拦,但王老吉自己举着两把冲锋枪,竟手一点不颤的射击着。

     两把枪全是火力全开,连射的状态。

     我们没办法,又不得不缩头,蜷缩到掩体中等待机会。

     就在这时,我听到远处传来“嗡嗡”声。

     大部分警员都不懂,不知道这嗡嗡声是啥,但我心里连连叫苦。知道王老吉的空中飞虫又出动了!

     其实我对这些空中机器人挺忌惮的。

     我怕等空中机器人飞过来后,我们再想办法就来不及了。

     我一咬牙,冒险探了一下脑袋。这一刻我看清了,是无人机,而我这个举动,也让王老吉调转枪头。

     险之又险的,我躲回来时,有几发子弹呼啸着从我身边飞过。

     我纯属急中生智,盯着脚下。

     我扯嗓子大喊,让大家全趴下,借着缝隙开枪,狠狠打王老吉的脚。

     大家立刻执行,不过王老吉也不笨,看我们往地上一趴的瞬间,他嗷的吼了一嗓子,举着冲锋枪最近往一面墙跑去。

     他是飞扑的跳到墙后面去了。

     我又让大家分成两队,一队继续趴着射击,一队跟我一起,站起来,对着无人机射击。

     这是一场很疯狂的打斗,甚至场面都有种战场的感觉了。

     一共飞来四架无人机,我们先后把它们打爆。每一个飞机的爆炸,都出现了一个小火球。

     等好不容易能松口气的时候,我又盯着那面墙。王老吉自打躲进去就没再出现过。

     我还发现,墙角露出一小截裤腿。

     手下都在等我的命令,我是豁出去了,不想让王老吉逃走了,不然留他一天,祸害无穷。

     我打手势,我们保持一个相对分散的阵型,往墙角靠去。

     随着越来越近,我压力越大。但我也有缓解的办法,不断的深呼吸。

     等我们绕过墙,看到那一侧的情景时,我发现这里坐着一个人,浑身的血。

     不过他不是王老吉,看打扮应该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市民。

     他死了,我猜他刚才躲到了这里,本以为能因此避祸,没想到却反被王老吉弄死了。

     我叹了口气,其实细想想,要是他能突然扑出来,情势或许能够逆转。

     但我们并没因此消停,突然间,嗡嗡声再次响起,会议楼的大门里出现了一大群的飞行蜻蜓。

     我没法细数,它们都带着少说一寸来长的细针,在阳光下发出刺眼的寒光。

     我的心也一下凉了半截,心说刚才两架无人机都那么难对付,这四只蜻蜓可如何是好?百镀一下“法医禁忌档案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