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豪门新媳:高冷总裁进错房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77章 胜似初吻的初次亲吻

作者:双珈所属:言情小说书名:豪门新媳:高冷总裁进错房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白子涵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手臂的触感不对。

     怎么好像感觉抱着一个人?

     难道是贺长麟吗?不对啊,她不是在出差么,怎么会抱着贺长麟?难道是出差已经回来了,还是说她其实在做梦?

     不对啊,她就是在出差啊。她猛地惊醒,从床上弹了起来。

     巨大的动静把并没有睡下多久的贺长麟惊醒了。

     “你醒了?”他眯着眼睛问道。

     白子涵看清楚了是贺长麟的脸,心里松了一口气,不过,她又疑惑了,“你怎么在我的房间?”她看了眼四周,很陌生的房间,“啊,不会这里是你的房间吧?”

     她突然觉得凉飕飕的,低头一看,原来她没有穿衣服!

     贺长麟没睡醒,觉得白子涵嗡嗡嗡的,便伸手把她拉了回来,又用手蒙着她的脸,闭着眼睛说道:“这是你的房间,继续睡。”

     这个动作俨然便是昨晚上白子涵做过的那个,不过她已经不记得了,所以脑袋沾在枕头上之后,她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不过已经想起来了,她的确是换了房间。

     她把贺长麟的手扒拉下来,问道:“既然是我的房间,为什么你会在我的房间里?”

     记忆慢慢苏醒,她也想起来自己昨晚上在开完会之后和其他人一起离开的房间,当时郑卫方把房卡给她,她还在大家的注视下打开房间走了进来。那贺长麟又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她疑惑地问道:“我记得我锁了门的啊,你怎么进来的?”

     不说这个还好了,一说这个,贺长麟的瞌睡也飞了。

     他看着白子涵睡了一晚上之后,被枕头擦得有些惨不忍睹的眼睛,忍耐地说道:“你先去洗个脸,然后我们再来讨论这个问题。”

     白子涵觉得贺长麟莫名其妙的,该不会是洁癖更加严重了吧?还是说自己有口气?直到站在镜子面前,她才吓了一跳,自己怎么没卸妆就睡了?

     难怪贺长麟会让她来洗脸,瞧瞧这睫毛和眼线!

     她飞快地把妆卸掉,洗了脸,顺便冲了个澡,然后才回到卧室,继续和贺长麟讨论他是怎么进入她房间的重要问题。

     贺长麟看着白子涵干净的脸,瞬间觉得顺眼多了,除了脸上那一小块淤青比较碍眼之外。昨晚上那个妆真是让人亲不下去,现在这个模样就挺好。他的心里一震,自己刚才竟然产生了去亲她的念头!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产生这样的念头了,只不过,这是第一次在什么都没有做的情况下、在只是看了她洗了脸的情况下。都是昨天那个视频的原因,贺长麟清楚,他在看见黄文博把脑袋凑向白子涵的脸的时候,产生了深沉的怒意。

     贺长麟把套上睡意的白子涵轻轻一拽,便把她压在身下,却不小心压到了她的手臂。

     “我的手。”白子涵呼了声痛。

     贺长麟赶紧把她的手臂捞出来,仔细地看了看,说道:“看上去好一点了。”

     白子涵也把自己的手臂翻过来转过去地看了看,惊喜地说道:“真的好很多了,阿方的药效果很好啊。”

     “他师出名门,用的药自然不是普通人用的能比的。”贺长麟说道。

     “如果不疼就更好了。”白子涵一想起来都觉得手疼,同时,她也回想起了昨晚上贺长麟为了安抚她握住她手的举动,顿时心里有些发热,脸也微微泛红,竟然有些不敢看贺长麟的眼睛。

     此时,她没有化妆,脸红就特别明显,整张脸都粉粉嫩嫩的,唇色更是娇艳,就如同一朵带着清晨的水雾的娇艳鲜花,等着人的采摘。

     贺长麟和她几乎是脸对着脸,只需要轻轻把脑袋往下一低,就能触碰到她的嘴唇。

     或许是距离太近,又或许是其他什么原因,他皱了下眉头,便鬼使神差地覆上了白子涵的双唇。

     白子涵一开始还以为自己梦怔了,她一动都不敢动,生怕一动梦就醒了。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震惊得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

     贺长麟竟然在亲她,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吗?

     唇上的触感柔软而润泽,感觉,很好。

     “很好”两个字传入到他的中枢神经,从来都不愿意委屈自己的贺长麟便跟魔怔了似的,捧着白子涵的脑袋就舍不得松手,直到两人都喘不过气来。

     白子涵的眼睛还瞪得跟铜铃似的,而贺长麟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就好像他刚才做了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一般,除了眼神——这眼神如同一渊深潭一般幽深,仿佛要让白子涵溺毙在里面。

     他伸手用大拇指在她嘴边擦了一下。

     白子涵这才眨了一下眼睛,或许是眼睛瞪得太久,眼眶传来一股酸涩感。

     谁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对方而已。只是这样,就足以让白子涵心悸。她的心跳陡然加快,和她贴在一起的贺长麟瞬间感受到了这个变化,他的眼睛一眯,再次低头一尝芳泽。

     接着,便是一发不可收拾。

     白子涵极力保持着最后一丝清明,尽量不让自己在沉沦之中说出不该说的话,做出不该做出的动作,煎熬极了。

     她不知道贺长麟怎么突然开始亲她了,难道说他的洁癖好了?还是说他哪根筋又搭错了?

     “你、你这次不会淋我冷水了吧?”她抽空问道。

     她可得先说清楚了,这可是贺长麟主动的,她都没说什么,要是事后他洁癖又犯了找她麻烦,她可不会生生受着。

     贺长麟动作一顿,哼了一声,伸手把白子涵的脑袋往自己这边一摁,用行动封住了她的嘴唇。

     ……

     在另外一个房间里,许岷和郑卫方在悄悄讨论。

     “先生在小夫人房里?”许岷脸上带着疲倦,精神却很好,或者说很亢奋,尽管他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睡。

     郑卫方点了点头,“他房间里面没有人,不是在小夫人房里,那是在哪里?”

     “那倒也是。”许岷想了一下,说道:“一会儿有人找先生,就说他开会结束之后也工作到很晚,还没有起床,反正没有起床的人很多。”

     “我知道。”郑卫方赶许岷去睡,这次的疏忽太过于低级,就算最后有了意外的收获,但是依然低级,接下来既然还要继续行程,那他们更应该养精蓄锐,以杜绝类似的事件再次发生。

     ……

     白子涵很庆幸,贺长麟让大家今天休整一天。

     她发现自己的内心难以平复,如果以这种状态来工作,肯定会出错,到时候可不好解释,难道说因为贺长麟亲了她,所以她产生了动摇?这怎么可能说出口?

     她洗了冷水脸喝了冷饮,依然发现自己躁动的内心难以平复。好在贺长麟还有其他事要处理,早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不然,她都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他。

     她不敢问贺长麟为什么突然要亲吻她,说不定他就是一时抽疯,没错,他就是抽疯了!白子涵抱着抱枕在沙发上滚了一下,然后把抱枕死死地抱紧,以把内心这种复杂而磨人的情绪发泄出来,然后,她又拿出手机打游戏,这便是终极手段了,如果这样都不行,那就去洗个冷水澡让自己清醒一下。

     这边,贺长麟全身都很舒畅,一点儿也不像白子涵这么焦躁。他就是觉得有些可惜,早知道和白子涵接吻感觉如此不错,他早就应该试试,白白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还差一点儿让别人占了便宜。

     接下来的行程里,贺长麟的表情一如既往地冷酷,白子涵也一如既往地谨慎。

     跟之前不同的是,她的身边一直有人跟着,和其他同事完全只剩下了工作上的接触,好在她的工作态度一向认真,而且业务水平在薛主任的刻意调教下已经发生了突飞猛进的进步,所以,在工作方面同事们对她的评价还是很高。tqR1

     大家同时也发现了一件事的真相,那就是白子涵和郑卫方其实并不是朋友关系。他们在私下里讨论,难怪之前郑卫方一直要强调他和白子涵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但是又一直在她身边保护着,原来,就是因为白子涵身份不一般啊。

     他们都很好奇白子涵的先生是谁,却没有人敢去打听,有好事之人也怀疑白子涵和贺长麟之间的关系,但是又没有看出什么破绽来——这两人,其中一个脸上一直都没有什么表情,另外一个他们又接触得不多,不太了解,所以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种猜测,他们更是连讨论都不敢讨论,身边的每一个平时看上去都是朋友,但到了关键的时候,都是竞争对手,可不是什么事都能跟同事讨论的。

     行程结束之后,下了飞机,白子涵依然有人接。

     但是,司机并没有把白子涵送回鹭海半岛,而是直接送回了贺家大宅。

     白子涵原本在车上小憩,直到车停了才睁开眼睛,结果发现自己竟然在贺家大宅里,顿时惊了,“为什么把我送到大宅来?”

     司机道:“这是先生吩咐的。”

     司机的话刚落,白子涵就看见了今天来机场接贺长麟的那辆车就停在她的车的旁边。百镀一下“豪门新媳:高冷总裁进错房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