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豪门新媳:高冷总裁进错房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27章 把她一起拽进名为爱情的深渊

作者:双珈所属:言情小说书名:豪门新媳:高冷总裁进错房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227章 把她一起拽进名为爱情的深渊

     白子涵目瞪口呆,觉得贺长麟刚才说了一句很恐怖很恐怖的话。

     “我不知道。”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呆滞地问道:“你……就不能在他们发现之前跟我结束协议吗?”

     贺长麟抓着白子涵的手瞬间一紧,无法控制住适当的力度,几乎快要把她的下巴捏碎。

     “呀……”白子涵立即发出一声痛呼,抬起手来掰他的手指。

     贺长麟却一点儿也没有收手的意思,刚才白子涵说的话仿佛一把钢针扎在他的心上。

     难道说,之前感受到的都是错觉,其实这个女人一点儿也不在乎他、一点儿也没有喜欢上她?

     贺长麟从来没有任何一刻像现在这样,否定自己的直觉。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他们明天就发现的话,你今天就要跟我撇清关系?”他阴测测地问着,每说出一个字便觉得自己的心凉了半分。

     白子涵心想,贺长麟一定是游戏还没有玩够呢,所以自己刚才说的那句话才惹恼他了。他们一开始说的,不就是直到他说好,他们才会结束这样的关系么,刚才自己这抱怨的语气,一定让他感到不痛快了。

     “那个……明天,不是一个假设的命题么?”她把手轻轻地放在他捏着自己的下巴的手上,可怜兮兮地打着商量:“你弄疼我了,可不可以把手放开,我们好好坐着说话?”

     “不可以。”贺长麟依然捏着她的下巴,“你要是敢单方面做出撕毁协议的事,我到时候就说是你先来勾引我的,不是我强迫你的。”

     “喂!”白子涵急了,强行把自己的下巴解救出来,恼火地问道:“什么时候变成我先勾引你的了?”

     “不是吗?”贺长麟看着白子涵被自己捏红的下巴,在心里稍微反省了一秒钟,继续说道:“一开始虽然是我们认错人,但是你原本是有机会说出你不是那个酒店女的,不是吗?”

     白子涵身体一僵,贺长麟说得没错,她不但没有及时澄清自己不是那个酒店女,反而还主动调戏了贺长麟。

     果然,她记得清楚的细节,记忆力一向超群的贺长麟记得更加清楚,他又说道:“你那个时候捏我的脸,还说我皮肤好,你忘了?”

     白子涵心里懊恼极了,“你日理万机……”

     “所以这种小事我可以不用去记,是吧?”贺长麟冷哼了一声,把白子涵想要说的话主动帮她补充完整。

     白子涵深吸了一口气,硬着头皮问道:“你该不会打算把那盅汤的事也算在我身上吧?”

     贺长麟的脸上一脸的原来你也知道自己都干过些什么事的表情,“那汤的确是你熬的,你不能抵赖。”

     白子涵咬了下嘴唇。

     贺长麟凑到白子涵耳边,低声说道:“其他的事,还要我说吗?你可不只一次主动爬……”

     白子涵伸手捂住贺长麟的嘴巴,她简直听不下去了,在心里把自己敲打了千万遍——叫你喜欢上他,叫你贪图享乐!

     “好了,你不用说了。”白子涵懊恼地说道:“不管我曾经做过什么,但是你都已经答应我了,如果暴露了,你就说是你强迫我的。你身为男子汉大丈夫,不能出尔反尔。”

     “那是在你乖乖遵守我们定下的协议的前提下。”贺长麟说道:“那可是你自己亲口答应的,你也不能出尔反尔,否则,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说话不算数。”

     白子涵在心里吐了一口老血,身为堂堂的贺家的掌权人,贺长麟居然如此理直气壮地宣布他可以说话不算数。

     “你这样说好意思么?”她悻悻地说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呢?”

     贺长麟冷哼了一声,“我教你两个词。”

     “什么词?”

     “随心所欲,为所欲为。”

     白子涵彻底惊得说不出话来,就连什么时候被贺长麟推倒在沙发上都不知道。

     “该说的话都说完了,现在回答我的问题。”贺长麟见白子涵被自己捏得发红的下巴依然红着,不由得伸手抚摸了一下。

     白子涵还以为他又要捏自己下巴了,吓得瑟缩了一下。

     贺长麟见状,几不可见地皱起了眉头。

     白子涵心想,这还真是没完没了啊。“你不是一直都在问问题吗?还有什么问题?”

     “我刚才问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贺长麟提醒道。

     白子涵愣了片刻才恍然大悟,然后死死地皱着眉头,把脸撇向一边,幽幽地说道:“还能怎么办,有什么后果都只能硬着头皮受着呗。”

     除此之外,哪里还有其他办法?

     这么多年以来,在父亲抛弃她和母亲之后,她早就明白了一个道理:如果遇到了困难,指望别人来拯救是不可能的,只能靠自己,如果是自己闯的祸,那更是得自己担着,就算再困难,也得担着——和贺长麟的纠葛,就是自己闯下的祸。

     贺长麟把白子涵的脸扭转过来,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说道:“你放心,就算真有那样的时候,我也不会让你吃苦。”

     白子涵的心猛地一震,贺长麟刚才这个动作,太容易让她心慌意乱。

     她正在感动的时候,贺长麟又发话了:“当然,前提是你得乖,比如和其他男人相约爬山这种事,就不要答应了。”

     白子涵一懵,疑惑地问道:“你刚才做那么多铺垫,难道就是为了说这句话?”

     这个男人的独占欲真的是很强,上次她和龚文楠一起吃饭之所以没有被追究,一定是因为那天恰好撞见了他和花月如的关系吧?

     白子涵突然觉得,很有可能。

     贺长麟说道:“前面那些不是铺垫,那的确是我一直都在好奇的问题。当然,你也必须得和其他男人保持安全的距离。”他顿了顿,说道:“我已经查过了,樊千睿还是单身,没有女朋友,所以,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

     白子涵心里狠狠地一突,刚才那一瞬间,她的心脏像是要从胸口里跳出来一般。

     “你什么时候调查的?”她故作镇定地问道:“你还要查合作伙伴的那女朋友关系?”

     “我刚刚吃完饭之后打电话问的常泽瑄。”贺长麟完全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不对,“他们不是朋友么?如果在泽瑄那里问不到我才会去找别人问。”

     白子涵都懵了,脑子转得也不像平时那么灵活。“我有个问题也很好奇。”她鬼使神差地问道。

     “什么问题?”贺长麟道。

     白子涵心里明明知道不该问,却没有忍住,“如果他追我,你打算怎么办?”问出口之后,或许是觉得自己问得太直接太暧昧了,她又补充道:“我就是随便问问而已,因为你说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

     似乎是觉得这样说还不够,她继续补充:“我必须得先声明,我跟他就是普通的朋友关系。”

     她看着贺长麟,说道:“虽然我没有跟你表明过我的立场和态度,不过,从我跟你订下协议的那一刻开始,我一直都在约束自己,在我离开贺家之前,我不会做出任何会让我自己理亏的事,包括和其他男人交往这件事。”

     说完这句话之后,白子涵整个人突然就冷静下来了。原本,嫁进贺家就是一个交易,和贺长麟在一起是另外一个交易,她是一个有职业操守和守信誉的人,应该要适时地让贺家的人明白自己的这个优点。

     这句话,她的确该说出来,本来,她就是这么做的,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让贺长麟知道呢?让贺长麟知道、让贺家的人知道,自己才能拥有更多的自由,特别是在现在她的身边一直都有人跟进跟出的前提下。

     贺长麟瞬间动容。

     一开始,他以为白子涵是一个轻浮的女人,可是后来,发现她不是。

     她一直都很守规矩,在公司里和同事保持距离的事也是说到做到,当然也会耍一些小聪明,在家里也知道讨好奶奶让自己的日子好过一些,虽然偶尔会抽疯做出让他恨不得打她一顿才解气的事来,还一心想着要结束和他之间的关系、离开贺家,而且离他理想中的对象似乎背道而驰,但是,总的来说,她很好。

     “如果他追你,那我和他的合作就此取消,以后,也不会和樊家合作。”

     他如此说道。

     白子涵莫名震惊,心动如雷。她不敢让自己去深想这句话的意义,怕自己一去想便会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贺长麟俯身吻住白子涵的双唇,他通过两人紧贴的胸口感受到了白子涵的剧烈的心跳声,胶着在白子涵双唇上的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

     不过,这还不够,他想,这远远不够,他得让她再也不能说出“你就不能在他们发现之前跟我结束协议吗?”这样的话来。

     他绝对不会让自己一个人待在这个名叫“爱情”的深渊里,他要把白子涵也一起拽下去,让她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只能选择拉住他的手,和他一起沉沦,同甘苦、共命运。百镀一下“豪门新媳:高冷总裁进错房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