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网游动漫 >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95章 再遇

作者:暴走的疯兔所属:网游动漫书名: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老帕奇在乎名誉这事儿,我还真就知道。

     记得第一次找老帕奇修刀的时候,他还因为我的刀属于铁片子范畴,而冲我发了火,虽然最后,这事儿得到了和解,但从那之后,我便知道了,对于老帕奇来说,金钱,远远没有名誉来的贵重。

     而且,我也从老帕奇刚刚说话时的表情判断,他说自己和地精皇族毫无瓜葛的事情,一定是假的。

     但我也能够理解,任谁,和皇族结了仇,也不会正大光明的说出去,除非那人是傻子,又或者二到没边儿了。

     总之,这个话题就这么轻描淡写的翻了过去,开始和他谈起正事儿来。

     我收回嬉闹的表情,面色严肃,道:“老专家,这次我来,还真有事情找你。”

     老帕奇哼了一声,道:“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有事儿,说吧,什么事儿?”

     “我......”

     话刚出口,就听有敲门声响起,我闭上嘴,侧头一看:呦呵,还真巧啊!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单勇。

     他刚进门,就瞧见了我,紧走几步,来到我身边,不再言语。

     我嘿嘿笑道:“太巧了,这下都省了我解释了。”

     接着,我转头对老帕奇道:“老专家,我要拜托你的就是这件事儿。”

     “你要把他拜托给我?”老帕奇试探着问。

     我摇了摇头:“他是我的......一个朋友,嗯,是的,朋友,我和他要办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不过,在这件事情办成之前,他可能会把一些纸袋啊,纸条啊什么的,交个你,让你转托给我,嗯,就是这么简单,你看......”

     老帕奇皱了皱眉,想了一想,道:“嗯,会不会牵连到我的家人?”

     “世事无常,这我不能保证”我摊了摊手,转口又道:“不过,我却能保证你和你家人的安全。”

     “嗯......”老帕奇再次陷入了深深的思考,数秒过后,他一拍柜台,道:“好,我信你,这个忙,我帮了,但是――”

     不等他开口,我微笑着道:“酬劳等事情办完了,一并解决。”

     随后,我和老帕奇相视而笑,继而,哈哈大笑了起来。

     出了铺子,我对单勇道:“胳膊怎么样,好些了吗?”

     单勇的脸色并不好看:“比没砍掉的时候差。”

     “嗯,那就好”我道:“这段时间你先养着吧,有什么事情我会去赌场找你的。”

     单勇没有任何反应,直接转过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我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暗自摇头苦笑。

     不想,他刚刚走出几步,却又停了下来,转过身,问我:“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请说。”

     “地精族不是一向多疑吗,为什么武器铺子的老板会对你那么信任?”

     “因为,除非我死了,否则,决不会食言。”

     单勇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在他转身的刹那,我看清了他的嘴型,那是在说四个字:但愿如此。

     或许是因为老帕奇的缘故,他对我的信任度莫名其妙的提升了,不仅如此,敌意也减了不少,不过,怨气却是一点都没少,看来还在怪我之前砍断他手臂的事情。

     在这里,我只能说他是小心眼儿了。

     当时的我和他,是那种不死不休的死敌,没当场把他干掉,就已经是我的仁慈了。

     即便现在,我和他也不是朋友,只是一般的合作关系,我答应他保住家人的性命,他帮我搜集二少爷的情报。

     路过英勇公会门前,听到里面有人唤我的名字,转头一看:是哈罗德和尤拉一众,正全副武装,准备出门。

     我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们几眼,道:“一大清早的就这么威武,这是要上哪儿去啊?”

     哈罗德道:“去第十九层,杀鬼面蜘蛛去,有没有兴趣一起去啊?”

     “是你的褪变任务吗?”我问。

     他摇了摇头:“不是。”

     “这么说,你的褪变任务做完了呗?”

     “没有”他道:“褪变任务不着急,先放一放,现在首当其要的,是去第十九层打鬼面蜘蛛去。”

     “呦,什么事儿啊,比褪变任务还要重要?”

     我不禁好奇地问。

     哈罗德神秘一笑:“到了地方就知道了,怎么样,去还是不去?”

     尤拉也在一旁帮腔道:“去吧,小毅,我们很需要你这个战力的。”

     我想了想,道:“额,既然你没有明说,那我就暂时先搭个伴,先说好啊,只是搭伴儿,万一遇到了什么我不愿意面对的,我可会毫不犹豫撤退的。”

     “没问题”哈罗德道。

     虽然与他们一众人搭伴儿同行,我却并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的热闹与欢乐,他们于我而言,就是一群面生的陌生人,能互相点个头,已经算是很热情的了。

     而且,大公会纪律性非常严明,即便公会内成员在行军的过程中也只可以小声交谈,不能有任何的大声喧哗与吵闹,这也是为什么我从始至终都不愿意加入那些大公会的原因:太闷了。

     大公会行军的路线与平时我行走的路线截然不同,弯弯曲曲,歪歪扭扭,好一会儿,才到了尽头的传送门。

     我问哈罗德:“你们的行军路线一直都这么奇葩吗?”

     哈罗德道:“这不是奇葩,而是为了安全,同时也为了避开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关于他说的这两点,我想了一路,直到最后,也没想出个子午寅卯来。

     首先是‘安全’,这么七歪八扭的路,指不定会踩中哪些专门以制造陷阱,猎杀怪物为生的冒险家的陷阱,而且,即便没有这种情况,也会受到一些来自隐藏在昏暗中的怪物的偷袭。

     所以,‘安全’,根本就是在扯淡。

     至于‘不必要的麻烦’,在我看来,绝大多数可能,是来自盗尸人的攻击。

     大多数盗尸人不会选择走光明正大的路,他们更执着于,在一些偏僻的小道上动手。

     这样既安全,又很难会被其他冒险家发现,更重要的是,冒险家死后的尸体比较好处理,可以丢在怪物云集的地方,让怪物们啃食,借怪物们的行为,以开脱自己的罪责。百镀一下“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