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夜遇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夜遇

     云锦绣抿了一口。

     酒不辛辣,还有着淡淡的桂花香。

     酒入腹中,她适应了一会,方道:“过去的事,便不必提了。”

     华夏的那些年,对她的改变很大。

     记忆重新整合后,那些伤痛,都成了过眼烟云似的。

     何况现在的他,夫君在侧,儿子乖巧,昔日的朋友的魂魄,也在一点点的重聚,父亲也一改往日凄苦,变得开朗爱笑。

     对于现状,她很知足了。

     云锦瑟却像是打开了话匣子,“锦绣,你还记得叔父吗?”

     云锦绣一愣。

     已经被她忘记的人,突然的被挖出来,以至于她连记忆都觉得陌生。

     ——云莫寒,她在华夏的父亲。

     当初中州大乱,云族被毁后,这个人便消失了,云锦绣也未再找过他,当然也不可能去找。

     在她心里,父亲只有云江一个。

     “我之前尝试着找过他,可始终没有消息,或者叔父已不在人世了,或者他在哪个角落默默的活着。”云锦瑟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若是他还活着,若是你们还有缘再见,锦绣……你可否原谅他?”

     云锦绣微微凝眉:“突然的提他做什么?”

     对于云莫寒,她没什么情感,自然也谈不上什么恨意了。

     于她而言,这只是个熟悉的陌生人。

     “终究,叔父对我好的,也只有叔父,是真心待我好的。”云锦瑟似有所感慨,轻声开口。

     云锦绣微微的冷嘲:“他待你好,不过是因你天赋不错,有可塑性,若你同我一样,是个废物,他对你恐怕便不是疼爱,而是厌恶了。”

     云锦瑟轻缓道:“我没有父亲,从未得到过父母的关爱。叔父虽只是叔父,可却让我感受到了父亲关怀。”

     她抬起唇角,眼底带着一丝水光,却笑道:“锦绣,有的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

     云锦绣:“……”羡慕她?

     当年在华夏,她是家族犹如公主般的存在,可她云锦绣有什么?

     不过是躲在黑暗里,无人问津的废物罢了。

     若是在以前,云锦绣只会觉得云锦瑟这话在讥讽,在矫情,可此情此景,她的面上实在是没有半分玩笑的意思。

     “就算是看在我的面子上,锦绣,你也原谅他好不好?”

     云锦绣觉得她这个要求有些可笑,然终还是开口道:“先找到人再说吧。”

     云锦瑟立时孩子似的开心起来,又倒了一杯酒道:“为原谅干杯!”

     云锦绣微微皱眉:“你少喝些。”

     她道:“今天开心,难得有机会这么喝酒的。”

     她一杯饮尽,又连着倒了一杯。

     云锦绣跟着抿了几口,脑子就微微的昏沉了些。

     服了几颗解酒丹,虽然不至于直接醉倒,但她还是觉得自己不能再喝了。

     云锦瑟却是一杯接着一杯,不多一会,便醉了。

     这酒显然再喝不下去,云锦绣站起身,刚要将云锦瑟给扶去休息,一旁的姥姥突然开口:“我来吧。”

     云锦绣眉梢微一挑,看向佝偻的老人。

     她脸色有些木然,也没有看她一眼,只抬手将云锦瑟扶了起来,而后一步步的向前走去。

     云锦绣顿了一会,终还是开口:“姥姥。”

     那佝偻的老人缓缓的顿住了脚步。

     云锦绣目光有些惊异:“姥姥,你恢复了,是不是?”

     夜风有些大,雪樱的花瓣被风卷起,月光也变得凄迷。

     过了许久,云锦绣才听到她的声音:“已经毁了的东西,怎么可能恢复呢?我是个傻老婆子,一辈子也恢复不了了。”

     说罢,她带着锦瑟,继续向前行去。

     云锦绣还想说什么,被宫离澈随手揽住了肩膀:“天色不早了,让她们也早休息吧。”

     云锦绣不由道:“真的,都恢复不了了吗?”

     宫离澈抬手,揉了揉她的发丝:“我们不是好好的吗?”

     这话,也不知道怎么的,让云锦绣心里蓦地一酸。

     她抬头看着他。

     从亘古到上古,他孤单的走了大半程。

     从华夏到无极,她也孤单的走了大半程。

     可他们,终还是走到了一起。

     无论过往,有多少破碎的伤痕,可金风玉露,都在相遇的刹那,胜过了所有。

     轰轰烈烈也好,平平淡淡也罢。

     接下来的每一天,都值得期待了,不是吗?

     从星河出来时,已然月上柳梢。

     云锦绣步子轻缓的与宫离澈说着闲话,小小狐却趴在宫离澈肩膀上睡了。

     风轻月明,他们的声音,也变得轻盈,宛如私语。

     散步的路上,刚巧遇到陪着古樱散步的君轻尘。

     云锦绣一下子想起草木之心来,然既然遇见了,招呼总要打的。

     只是没想到是在此情此景。

     正想着怎么与君轻尘开口,古樱便笑着走了过来。

     “小家伙睡啦?”她看起来心情不错,声音也压的很轻,生怕吵醒了小狐狸似的。

     云锦绣上前扯了下唇角道:“难得睡的这么早,伯母身子可好了些?”

     古樱笑道:“已经完全好了。”

     她目光又看向宫离澈,微微的一颔首道:“久闻妖狐大名,今日一见,果然非凡。”

     说起来,这不是她第一次与宫离澈见面,可却是第一次打招呼。

     宫离澈微微晃了晃狐尾:“君夫人谬赞了。”

     虽然他神色里,没有半点人家谬赞的意思,但好歹礼数的面子还是给了的。

     古樱笑道:“都说爱情没有界限,以前我是不信的,现在又信了。锦绣,我们都会祝福你的。”

     云锦绣微有些感动,又有些尴尬,她笑了笑道:“多谢伯母祝福。”说着,她又看向君轻尘道:“我正巧要与你说件事。”

     君轻尘亦向宫离澈颔首致意,这才看向云锦绣道:“锦儿但说无妨。”

     云锦绣犹豫了下:“草木之心……轻尘,草木之心暂时可能无法还你了。”

     古樱不由看向君轻尘道:“草木之心?那是什么?”

     君轻尘笑道:“是个可以净化污秽之物的珠子,我无意间得到的,刚巧锦儿要用来对付咒印,我便给了她。”

     古樱了然笑道:“锦绣,不过是个珠子,轻尘既然给了你,便是你的了,还说什么还不还的?”

     闻言,君轻尘也看向云锦绣笑道:“母亲尚如此慷慨,我又怎能小气?”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