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七百一十一章 被嘲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千七百一十一章被嘲

     与宫离澈一道,出了八古门,两人便向城北掠去。

     此前,北城因咒尸肆虐的缘故,已罕有人烟,然此番,却变得异常的热闹起来。

     “看来,咒尸当真不见了。”云锦绣看着周围开口。

     六界之内,尤以人界的泛滥最为严重,人类对咒尸,也是真的怕了的。

     现在,这些人既然敢来北城,必然是北城的确没什么危险了。

     可消失的咒尸,又去哪儿了?

     “并不是件好事。”宫离澈语气里少了几分懒散,多了几分郑重。

     咒怨于他而言,可谓刻骨铭心。

     云锦绣目光亦深了深,一个地焰,已让人焦头烂额了,若是再来个咒怨,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咒灵也在这个时候飞了回来,落在云锦绣掌心。

     咒灵出去这一趟,显然是没有吃饱,肚子瘪瘪的回来的。

     云锦绣微皱了下眉头:“没有找到咒尸?”

     咒灵在她掌心打了个滚,不耐烦的趴下身子。

     云锦绣道:“若是连你都没有找到咒尸的话,可想咒尸是真的消失了。”

     她将咒灵收起,与宫离澈继续向前行去,然步子方一迈开,下一瞬,便又猛地顿住了。

     一道身影,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目光相撞的刹那,周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云锦绣瞳孔微微的缩了缩,一个名字自脑海里蹦了出来,可却未被她唤出声——天泽。

     自上次,她闹上云霄殿,他与她便彻底的将脸皮撕破了。

     昔日的客套,恭敬,乃至感激,都在知晓妖狐泪被毁掉的刹那,被毁的一干二净。

     算算时间,也很久了。

     大概他自己也没有料想到,就算是他毁了妖狐泪,可宫离澈还是回来了,不再是残缺的魂魄,而是完整的灵魂!

     他一定失望极了吧?

     云锦绣目光冷淡的看着他,带着嘲讽。

     天泽的目光却未看向云锦绣,而是与宫离澈的目光相撞在一起。

     那一瞬间,空气似乎都跟着冷凝了下来。

     云锦绣微微的皱了下眉,目光看向宫离澈道:“我们快些去找懿儿吧。”

     这种糟糕的碰面,多停一分钟,都是煎熬。

     还是离开的好。

     只是,他们步子还未迈开,天泽便凉凉的开了口:“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你的生命力。”

     宫离澈微微的勾了下唇角,冷嘲道:“没让你心想事成,真是遗憾。”

     说着歉意的话,可神情里,却全无半分的歉意。

     天泽淡淡道:“时间早晚而已。”

     宫离澈眸子深了几分:“那你可能要失望了。”

     心平气和的对话声,像是熟人相遇,互相的寒暄。

     云锦绣宛如一个透明人,压根插不上话。

     虽两人不是首次碰面,可往事揭开,记忆归来,所有的一切都真相大白的时候,碰面就成了随时可以引燃的导火索,稍不留心,便会炸开。

     明明是朗晴大的天,可此时此刻,气氛却沉凝的压抑。

     云锦绣感觉自己要是不在这里的话,两个人之间的对话,或许会比现在长十倍,可显然的,他们似乎都有所顾忌。

     顾忌什么呢?

     顾忌她这个从头到尾都被隐瞒的傻瓜?

     还是,在那些伤情血腥的记忆里,还有她不知道的事情?

     云锦绣突然觉得有些可笑。

     事情已经不能再糟了,她想,现在就算有人给她说,父神没死,父神也活着,她也不会有什么吃惊了。

     云锦绣默了片刻,打破安静,淡声道:“有什么事,直说吧。”

     他突然出现,应不是来与宫离澈斗嘴的。

     天泽目光看着她,似想说些什么,然终究只说出了关键的一句:“咒怨挣脱封印了。”

     云锦绣的面色倏地变了。

     咒怨当初可是天泽亲手封印,之前,魔然还说,那封印也只是松动了一些,怎么说挣脱便挣脱了

     “什么时候的事?”云锦绣追问。

     “我来,是为了提醒你,放出咒怨的,是司音。”

     她太冷淡了。

     甚至连看他一眼,都不怎么情愿。

     天泽眼底划过一丝黯淡:“你需堤防些。”

     云锦绣有些难以置信。

     集各界之力,被天泽亲手封印的咒印,怎么可能会被司音轻易的释放出来?

     她的实力她是了解的,以她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将封印解开。

     “献祭印。”似看出了云锦绣的想法,天泽淡声开口,目光也冷清的扫了宫离澈一眼:“因爱生恨,不惜将自己献祭给咒怨,也要将你报复。”

     云锦绣身子一顿,目光看向宫离澈。

     坦白说,她对司音,多少是顾念了宫离澈的情面的,否则,之前,她完全可以将她直接给杀掉。

     可那毕竟是宫离澈的牵扯,宫离澈若真的厌恶她透顶,恐怕早将她杀了。

     然而,没有。

     宫离澈多多少少,也是记着司音的一份情意的。

     只是,谁能想到,司音不知悔改便罢了,居然还将自己献祭给了咒怨?

     想到咒怨恐怖的样子,云锦绣心里一阵阵冰凉。

     多么深的恨,才能让她不惜献出自己?

     换句话说,多么深的爱,才能让她这般不顾一切,恨自己入骨?

     宫离澈亦皱起了眉头。

     他目光不善的看着天泽,“你所言,可属实?”

     天泽淡声道:“若不能保护,又何必占着?既然占着,又为何与旁人不清不楚?”

     那话,似乎不痛不痒似的。

     宫离澈淡声道:“我们家的事,便不牢尊神来操心了。”

     天泽的脸色有那么一瞬间的凝滞。

     宫离澈微微的晃了晃狐尾,“夫人,我们去找儿子了。”

     他抬手,揽了她的肩膀,抬步向前行去。

     云锦绣微微的点了下头。

     与天泽擦肩而过时,她微微的垂了下眼睫,淡淡道:“咒怨的事,还是多谢告知了。”

     她不想再欠他什么,谢字还是要说的。

     天泽没有回声,却也没有转身。

     云锦绣亦不再看他,与宫离澈一并离开。

     直到他们完全消失,天泽方动了动身子,回过身来。

     他目光看向他们消失的方向,眼底是一片冷清的烦思。

     *

     找到小小狐时,小家伙正煞有介事的开大会。

     底下坐了许多生面孔的老头子,各个神色敬畏。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