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七百一十二章 垫脚石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千七百一十二章 垫脚石

     云锦绣和宫离澈等了好一会,这个会才彻底的散了,云锦绣不好现身,只得了个空,将小小狐给抓了过来。

     看到她和宫离澈,小小狐嘴角微微一抽:“娘亲,你们怎么又来了。”

     云锦绣道:“这些日子,你不要再离开八古门了。”

     咒怨一出,司音恐怕第一个锁定的就是小小狐。

     不止司音,还有个地焰,都是难缠的角色,万一小小狐有个闪失,她大约会疯掉。

     小小狐眨了下眼睛:“果然是咒怨,难怪咒尸都消失了。”

     云锦绣一愣:“那个消息是你让人传的?”

     小小狐道:“手里事太忙了,便让人先通知你们一声,但也只是推测。”

     他煞有介事的将手里的小本子交给手下人,又转身看向宫离澈:“昔日,父亲没有胜过咒怨,现在仇人见面一定分外眼红吧?”

     宫离澈嘴角微抽,抬手不客气的弹了他一下:“谁给你的底气,居然敢嘲笑为父的实力?”

     小小狐正色道:“可能父亲会有些生疏。”

     他小尾巴一翘,微抿了唇开口。

     宫离澈一愣:“还真有人,你且说出来,为父保证不打死它。”

     小小狐一摊手道:“事实啊。”

     宫离澈:“……”

     云锦绣简直哭笑不得。

     之前还轻易的被大狐狸套路的小狐狸,现在居然也开始反套路了!

     不过……

     云锦绣抬手,摸了摸小小狐毛茸茸的耳朵道:“咒怨卷土重来,若你爹再败了,那么打败他的就不是事实了。”

     小小狐的小尾巴一翘:“那是什么?”

     云锦绣意味深长道:“是爱情啊!”

     小小狐全然不知道自己娘亲说的是哪门子的爱情,可还是故作恍然大悟道:“哦~~有过感情经历的男人,果然不一样。”

     宫离澈:“……”

     这是他亲媳妇和亲儿子吗?

     宫离澈抬手,一把揽过云锦绣,“也怪为父没有教过你,永远都不要在一个地方摔倒两次。”

     云锦绣道:“彼时非此时,彼时的咒怨,与此时被爱情蒙蔽的咒怨,可不相同。”

     宫离澈目光扫向她:“哦?夫人这是在吃被爱情蒙蔽咒怨的醋吗?”

     云锦绣嘴角一抽,拍开他的手,转手揽住小小狐道:“儿子,娘亲喜欢吃什么?”

     “甜饼。”小小狐立刻开口。

     云锦绣看向宫离澈道:“最了解我的,果然是身上掉下来的肉。”

     大狐狸:“……”

     什么掉下来的肉。

     没有他,这肉掉的下来吗?

     *

     小小狐忙碌的很,不过与他们说了片刻的话,便又去忙了。

     云锦绣又不放心将他留下,只得留下来等着。

     她心里烦乱,偏头瞥见大狐狸又在翻那本兽皮书,犹豫了一下道:“宫离澈。”

     宫离澈一顿,回神看她。

     云锦绣道:“以前,你与司音,关系很好吧?”

     宫离澈一顿,招手道:“过来说。”

     对于宫离澈和自己的感情,云锦绣向来是不怀疑的。

     即便偶尔会吃些小醋,然那份信任,是经过了万万年的锤炼的。

     只是,她想知道,知道了献祭咒怨的事实后,宫离澈对司音,还会不会保留那一分的慈念。

     云锦绣还是走了过去,本想在他身侧坐下,却被他抬手捞到怀里。

     “当年,司音确实救过我几次。妖狐对伤势的恢复,是很惊人的。即便司音不出手,我自己也能恢复。只是她三番两次的出手,久而久之,便熟悉了。”宫离澈缓声开口。

     云锦绣没有说话,听他继续说。

     “司音的心意,我也是前不久才知道。”宫离澈微皱了下眉,开口。

     云锦绣:“……前不久?”

     这感情,早不是一日两日了,怕是从司音第一次见到宫离澈时,那颗心便已经沦陷了。

     他居然前不久才知道……

     “以往,与本座来往的妖魔鬼怪很多,亦有女子,然司音从未有过什么过激表现,甚至会介绍漂亮的神女,与本座认识。”

     云锦绣:“……难道,不是一见钟情?”

     宫离澈看着她道:“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一见钟情?”

     云锦绣不由想起当年的云火,抿了下唇角:“也是。不过,司音怕是早已心倾,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她对本座帮助颇多,再加上麻袍与她关系极好,多多少少,本座会顾念着几分。”

     当年的事,清清白白,实在没什么可隐瞒的。

     当然,也无需隐瞒。

     只是显然,他若再不解释,怕是真的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了。

     “此番她以身献祭咒怨,怕已然坠落成魔,若是再不制止,后果怕是不堪设想了。”宫离澈开口。

     咒怨是个什么东西,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只是,他实在没有想到,司音竟然会做出这般出格的事来。

     若非亲耳听到,他实在无法将现在的司音与上古之时的司音,联系到一起。

     云锦绣沉思了片刻道:“我来出手吧。”

     “你现在的实力,还不是咒怨的对手。”宫离澈抬手,轻柔的抚着她的背,“何况,有我在,又怎会让你出手?”

     云锦绣道:“现在还不知司音如何献祭的,但我想,无论是哪一种,我都应该出手。”

     宫离澈看着她:“为何?”

     云锦绣道:“咒怨害我夫君,此为仇,其次,亲手杀掉深爱自己的人,对于被杀之人来说,或许比无间之痛更难以接受。”

     所有的恨,终不过是因爱而起。

     何况,司音放出咒怨,本就是冲着她来的。

     那份恨意,终还是要她来了结。

     宫离澈道:“此事,本座需要考虑。”

     咒怨不是普通的东西,自己心肝的实力,他摸得清清楚楚,这种时候万不能大意。

     至于司音的事,该说的说了,该做的做了,再执迷不悟,那便是找死了。

     云锦绣知道宫离澈怎么想的,她抬手,揽住他的脖子道:“就这么定了。”

     如果,她能打败咒怨的话,那么,她与地焰,才有对战的可能!

     她绝对不允许,在未来的某一日,自己依然是站在宫离澈身后的被保护者。

     想要证明自己,咒怨绝对是她的垫脚石!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