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七百四十六章 祈求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陈夕瑶扶着墙,踉跄着站起身子,嗓子哑哑的开口,“我想找他要一个东西……只有拿到了那个东西,才能将那个孩子骗出来。”

     司音冷冷的眯起了眼睛,视线阴森的将陈夕瑶盯着:“你最好不要给我玩花样!”

     陈夕瑶道:“现在的我,还能逃出你的手掌心吗?”

     司音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过了好一会,她方凝声开口:“你要找他拿什么?”

     “紫微剑。”

     “哈?”司音脸上的表情又扭曲了起来:“紫微剑?贱人,你疯了吗?你觉得君轻尘会给吗?”

     陈夕瑶吸了一口气,看着司音狰狞的脸,平静的开口道:“那个孩子要的话,君轻尘会给的。”

     司音的表情扭曲了一下,陈夕瑶的这句话,像是触怒了她似的,她突然出手,猛地抽了陈夕瑶一巴掌。

     陈夕瑶被抽的直接撞在墙上,额头有鲜血溢了出来。

     “该死的贱人,勾搭一个又一个,贱货!”她疯了似的,扯出条鞭子,不断的抽打着陈夕瑶的身体。

     陈夕瑶抱着头,不断的惨叫出声。

     一道道的鞭痕飞溅起血珠子,司音不知道发泄了多久,方停手,冷冷道:“君轻尘现在就在中州城,你去找吧!”

     陈夕瑶身形一颤,眼睛自臂弯处难以置信的看向司音:“中州城?”

     他不是在东洲吗?他不是离开了吗?为什么会出现在中州?

     司音冷笑:“自始至终,他就没有离开过!你倒是幸运,错过了今日,你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她发出一声尖锐的笑声,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

     陈夕瑶挣扎着坐起身,过了许久,爬起身,摇摇晃晃的向前行去。

     *

     一间雅致的客栈内,服侍的小丫鬟,呆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年轻男子,完全的忘了自己是来送茶水的。

     “姑娘?”

     直到听到声音,小丫鬟才猛地回过神来,结巴道:“公子,您的茶。”

     君轻尘目光微缓,抬手将茶水接过,开口道:“多谢。”

     小丫鬟脸颊一红,连忙摆手,害羞的跑了下去。

     君轻尘抬手,刚想关上房门,可下一瞬,一只手挡在门上。

     他身子一顿,抬起目光,意外的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惊愕只是刹那,他便如常一笑道:“陈姑娘,你怎么在这里?”

     陈夕瑶看着他,神情有些恍惚似的开口:“我能进去吗?”

     君轻尘微微的犹豫了一下,却还是让开了身子。

     房间里很干净,有淡洁的雅香,陈夕瑶有些僵硬的站在那里,一颗心,却轻轻的颤抖起来。

     她身子微动,目光看向他:“我能坐下吗?”

     君轻尘觉得她的神态有些反常,且脸色苍白的厉害,微顿了一下,还是开口道:“请坐。”说着,他抬步,将尚还滚烫的热茶送到她面前,目光落在她脸上,“陈姑娘莫不是不舒服?”

     在他的印象里,陈夕瑶尚还算个有活力的女孩子。

     他轻轻的一句话,却让陈夕瑶蓦地掉下眼泪来。

     君轻尘身子一顿,还未回神,她突然出手,一把抱住了他的身子。

     “轻尘,别推开我。”她央求似的开口,眼泪如注,双手将他抓紧。

     君轻尘身子有些僵硬,“陈姑娘,若是有什么难解的事,只管说便是,先把手松开。”

     “我不要松开!”陈夕瑶只觉如鲠在喉,想要痛哭失声,可此时此刻,她又觉得,只要抱着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一个也不想说出口。

     君轻尘目光微敛,刚想用些力气,将她强行推开,可目光无意间落在她的后颈,那里,一条深深的血道子,触目惊心的出现在视野。

     他身形一滞:“你受伤了?”

     陈夕瑶身子微微的颤抖起来:“轻尘,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

     君轻尘敛着眉眼,没有说话。

     “我们离开中州好不好?无论去哪里,只要能给你在一起,我都愿意!”她抬起被泪水洗过的脸颊,目光带着丝丝的绝望,痛苦的看着他,“只要你答应和我一起离开,无论你提什么条件,我都会答应你。”

     君轻尘的目光微微的变幻着,过了许久,他方开口道:“陈姑娘,我们已经过了可以任性的年龄。”

     陈夕瑶泪水涟涟:“轻尘,我想的很清楚,我知道你放不下锦绣,这没关系,只要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哪怕你永远都记挂着她,我也不会阻拦的。”

     君轻尘的目光变得深了些:“不要将事情与锦绣扯在一起。”

     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分外的认真。

     陈夕瑶只觉心头一颤,怔怔的看着他,竟然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君轻尘抬手,将她的手臂松开,退后了一步,在她对面坐了下来,开口道:“先说你发生了什么事吧?”

     他沉静如初,坐在那里,白玉竹一样。

     陈夕瑶突然觉得自己很丑陋,那种丑陋,是从心灵深处散发出来的。

     她与他,自始至终,都相差甚远。

     她垂首轻轻的抓紧了衣角,脸色更加苍白了些。

     君轻尘目光看着她:“陈夕瑶,我的时间不多,你若继续沉默下去,那便没有继续闲话的必要了。”

     陈夕瑶身子一颤,蓦地抬起眼睫看他。

     他真是长的越发精致好看了,眉眼之间的英俊,直让人移不开眼睛。

     她虽然只是与他隔着一个桌子的距离,可心与心之间,却隔了万水千山。

     无论她怎样言说她的心事,她都无法将他靠近,也从未靠近过。

     陈夕瑶指尖微凉,而后抬手,就开始解自己的衣裳。

     君轻尘微微的凝起了眉头。

     陈夕瑶没有说话,垂着眼睫,褪去了外衫,又褪去了衣裙。

     君轻尘几乎坐不住之时,她微微的背过身去,当看到她背后被鲜血染红的里衣时,君轻尘的目光微变了一下。

     陈夕瑶道:“司音找到了我,让我带走小狐狸,我没能完成她的任务,所以被她打了。”

     君轻尘的目光微微变幻:“司音?你怎会与她一起?”

     陈夕瑶微微偏首,脸色苍白的看着他:“她说,只要我将小狐狸教给她,她便让我得到你。”君轻尘的身子一滞,目光莫测的看着她。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