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九百九十八章 扎心了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云锦绣微皱了下眉。

     自己踏足武帝,很平缓的就晋级了,因没有惹出什么动静,自然也就没有引起谁的注意,她自己也不会到处的显摆,天阁则一起默认,权把自己的实力当成了一张底牌。

     这个叫新月的少女,倒是很有着几分的眼力。

     云锦绣没有多说,一摆手道:“押下去吧。”

     *

     宫懿受了伤,惊动了整个六界,无数的宝物雪片似的往天宫飞了过来,云锦绣让人统统的退了回去。

     红鸾出手虽然挺狠的,但那一剑并未伤到懿儿的心脉,何况以着云锦绣如今的医术,便是魂飞魄散都能把魂识给织回来,别说这一点小伤了。

     宫懿穿着件素白的里衣,靠坐在床榻上,一旁宫馨十分乖巧的把药端了过来,“哥哥,吃药啦。”

     宫懿抬手将药碗接了过来,微微仰头,便将微烫的药喝了下去。

     他其实已经没事了。

     别人看来挺致命的伤,对于自己的恢复力再加上娘亲强大的医术来说,实在不值一提。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伤口虽然愈合了,可偶尔还是觉得不太舒服。

     云锦绣将他手里的空碗接了过去,开口道:“红鸾和新月都被压在女牢,你打算怎么处置?”

     宫懿道:“娘亲觉得如何处置合适便如何处置吧。”

     他神色里,有一丝没有掩饰的冷漠。

     云锦绣不由笑道:“你的小情人,我怎么出手处置?”

     宫懿耳朵一翘,微有些局促道:“娘亲别开玩笑了,我与她们也只是有过几次交集而已。”

     云锦绣笑道:“我同你爹商量了,新大陆这些人,全部交给你来处置。”

     宫懿一怔道:“娘亲……”

     “若是你不知道怎么选择才是正确的时候,那便跟着自己的心走。”

     云锦绣也不打算多说,收了药碗道:“馨儿,别吵你哥哥休息,出去玩。”

     宫懿磨蹭道:“我想陪一下哥哥嘛。”

     云锦绣拎起她:“有你陪着,你哥就要伤脑筋了。“

     说罢,也不给宫馨挣扎的机会,便将她拎了出去。

     殿内很安静,宫懿靠在床榻上,沉思了一会,刚要翻身下床,便听到外面传来急匆匆的声音。

     “大哥!”

     宫懿一听这声音,立刻又躺了回去,翻个身直接装睡。

     穆瑜几人一下子闯了进来,看到躺在床榻上的宫懿,二话不说直接爆哭:“大哥居然还没有醒过来!这是伤心了啊!”

     “没想到红鸾妹子下手这么狠,大哥被扎心了!”

     “大哥这次不仅伤身伤心还要伤情了!”

     三人一阵哭嚎,宫懿嘴角微抽。

     原本打算直接装睡,眼看他们大有大哭不止的架势,只得郁闷坐起身道:“都闭嘴。”

     穆瑜几个见宫懿猛地坐起身来,哭声倏地戛然而止,一下子就凑了过来,抬手就去摸宫懿心口。

     “大哥,你伤好了?”

     “快让我看看胸。”

     “有点激动啊,还是第一次看大哥的胸。”

     宫懿:“……”他为什么要带着这三个小弟?宫懿有些无语,一扫手站起身道:“天牢里什么情况?”

     他翻站起身,抬手扯过来一件外袍穿在了身上。

     “嘿嘿,我们对那群混蛋严刑拷打了一番,逼出很多信息来。”穆瑜坏坏的掐着腰开口,“大哥还有什么招尽管说,我们保证压榨出他们最后的价值!”

     宫懿想了半响道:“去见见他们吧。”

     *

     天牢。

     红鸾蜷缩在昏暗的大牢内。

     身下就是冰冷的青石板,不远处放着一张方桌,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天牢应该是新建不久,极大极空,甚至不怎么潮湿。

     她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不想起来,也不愿起来。

     脑子里是一片的空白,她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看到了淳淳。

     淳淳长的极漂亮极可爱,她有一双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就像是会说话一样。

     她记得很久之前,她和淳淳被人欺负了,新月抓起地上的铁杵就冲了出去,回来的时候,满身是血。

     新月没哭,淳淳却哭了。

     新月很不耐烦的吼淳淳,让她不要哭,可她却不由笑了。

     那时,新月是她们的好姐妹,她们约定以后要一辈子都在一起,谁也不能将她们欺负。

     可是后来呢?

     后来,新月的剑洞穿了淳淳的心脏。

     红鸾怎么都忘不掉淳淳濒死时睁大的眼睛,充满了无尽的惊恐,绝望和痛苦。

     红鸾一直不能理解,明明那时候那样好的感情,是什么原因让新月下的手呢?

     红鸾觉得自己的身子有些烧了,全身上下,每一寸皮肤都在疼痛。

     隐隐约约的,她又看到了宫懿。

     在奶奶无法忍受饥饿的时候,在她最为狼狈的时候,在她人生最低谷的时候,就被宫懿给碰见了。

     她怎么也忘不掉他的容貌,他的眼睛,有着这天底下最极致的颜色,让她一瞬间就看呆了。

     她随她的娘亲,是个极容易心软的人,别人对她好一点,她就会一直的记得,所才会被樱柔撕上门。

     可对宫懿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红鸾有些痛苦的趴在地上,身子因为疼痛有些痉挛,眼眶在那一瞬间也泛起了红。

     她就是张不开口,也无法像新月那样直率的说出自己的想法,然后清清楚楚的告诉他:他在她心里,真的是不一样的,与任何人都不同,无关他对她是好是坏。

     现在,他一定恨死自己了。

     “咣当!”就在这时,天牢的大门突然被推了开来。

     红鸾的身子一颤,有些无力的抬头,向大牢外看去。

     刺目的光线,自外面照了进来,背着光的少年缓步的走了过来。

     红鸾以为他是向自己走过来的,一下子手忙脚乱的挣扎起身子来,然下一刻,便看到他目不斜视的走了过去。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看她一眼,好像根本就没有看到角落里蜷缩的自己,反倒是他身后的穆瑜几人,齐齐的向她看了过来,可视线里都充斥着愤怒。

     红鸾觉得嗓子被梗住,然后有些失落的垂下头去。

     他们一直的向前行去,直到身影行到了大牢的尽头。红鸾知道,那是新月的牢房。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