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两千零六章 受罚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议事完毕,宫离澈只说将他们带到天殿前有事,可又没说什么事,他们虽然一头雾水,但也没多想,现在似乎出了大事了……

     宫离澈缓步的走到云锦绣面前,难得的一脸严肃。

     云锦绣一看他的神色,也有些头大。

     这大狐狸平时一副懒懒的模样,天压下来也不变色的样子,这回却一脸严肃,这就不止是给旁人使脸色,也是给自己使脸色了。

     她微皱了下眉,天阁众人纷纷给她行礼,云锦绣一摆手,将事情说了一遍,而后开口道:“如何惩罚,阁老们均需按着天宫律令来,不得有任何的包庇!”

     狠话,自己还是要说在前头的,纵使自己心里如何的不忍,但天规的律令却是不容有丝毫的受损。

     天阁众人的脸色先是一惊,接着齐齐皱眉,最后又齐齐的向宫离澈看了过来。

     宫离澈没有什么表情的开口:“就按着神后说的来办吧。”

     他从出现,也不多言,也不说笑,一副主神威严受损的模样,天阁众人自然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连忙的凑到一起开始商讨。

     云江刚要上前,一旁云锦绣开了口:“爹,您便不必去了。”

     毕竟这惩罚的人是云家的亲信,还有他的外孙,这个时候他上去,多少会影响天阁众人的判断。

     何况,云锦绣清楚,云江最疼宫懿了,哪里能容忍他受苦?

     冷豆儿一直战战兢兢的跪在那里,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条砧板上的鱼,那群老头子凑到一起,则是判自己的死刑,至于怎么杀,那就有着不同的花样了。

     只是想到自己父母也跟着受牵连,冷豆儿却心里更加难过,现在还要加上个宫懿,她鼓足了勇气,声音却很弱的开口:“诸位阁老,我有个请求。”

     云画儿脸色一变,直接将她拉住:“你闭嘴!”

     自己这个闺女,还能再作一点吗?

     冷豆儿眼泪如泉涌:“这件事真的都是我一个人错的,请不要责罚宫懿和我爹娘。”

     她是嚣张,是无法无天,可是她也不想伤害宫懿和自己爹娘啊。

     如果让他们跟着自己一起挨天棍,她也会心里不安的。

     天阁众人齐齐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又齐齐的转过头去,继续商讨。

     云画儿却是愣了愣,看着冷豆儿难过的模样,她眼圈也红了。

     只为那具,不要责罚宫懿和我爹娘。

     冷非墨也微有些动容,可依然没有说什么。

     他也在天宫担任职位,他比谁都清楚,触犯律令是多么严重的一件事情,现在宫懿主动承担错误,可神后却一句话都没多说,显然已经在帮他们了。

     这个时候,他们说什么都是在给自己自掘坟墓了。天阁众人商讨了许久,才纷纷的转过身来,然后君凡上前道:“主神,按照律令,冷豆儿的行为本该杖责八十天棍,可念在她是无心之失,又很坦诚的承认了错误,且年龄尚幼,综合考量,三十天棍足矣。

     ”

     云锦绣心里微松了一下。

     虽说天棍威力斐然,但天阁这一结果,已经十分的给面子了,至少不至于将冷豆儿给打死。

     君凡又道:“少主的过处也属无心,冷非墨与云画儿也有失职之责,便各杖打五天棍,统共四十天棍,还请主神判处。”

     宫离澈淡声道:“便按诸位说的来办吧。”

     君凡这才道:“来人,将他们送到刑罚阁受刑。”

     话音一落,立时有天兵出现。

     他们一看要惩罚的人,脸色皆微微的变了变,也不敢直接出手按住,好在云画儿他们都十分的配合,齐齐叩首后,才站起身主动的向刑罚阁行去。

     看着宫懿也跟着前行,云江心里揪痛。

     云锦绣跟他说话,他直接就生气不搭理,云锦绣哭笑不得,却也道:“爹,有错就要惩罚,都像您这么包庇,那天宫还能不能正常运转了。”

     云江瞪眼:“我干涉你们执法了?我一个老头子,心疼我外孙都不行了?”

     云锦绣连忙道:“好好好,您心疼您的,千万别冲动就好。”

     云江又哼了一声。

     天阁众人也赔笑道:“若是主神和神后没有什么事,我们便告退了。”

     当着主神和神后的面惩罚少主,他们也很紧张的好不好,好在他们也确实给了宽容,但也不算太过份,正好也维护了天规的威严,一举三得,这个时候还待在这里不跑路那不是找没趣吗?

     宫离澈淡声道:“都滚吧。”

     众人:“……”主神的口头语,他们委实都习惯了,该滚就滚!

     云江才不想跟云锦绣他们站在一起呢,也不管宫离澈的滚字,直接跟着君凡一众人大步离开了。

     云锦绣:“……”

     宫懿是自己儿子,她能不心疼吗?

     白白的挨了五天棍,怎么也得皮开肉绽了,她容易吗?

     然虽是这么想,可却不能多说的,眼下大狐狸似乎生气了,自己还得好好劝一劝。

     云锦绣一偏头,却见宫离澈已经转身向天殿行去。

     云锦绣难得有些尴尬,快步的跟了上去。

     云家这边,一而再再而三的出问题,大狐狸生气也是应当的,自己怎么都是理亏的那一个。

     见他进殿,云锦绣也连忙跟着进殿,见他走到书案前翻折子,云锦绣很知趣的给他倒了一杯热茶,端了过去开口道:“冷豆儿日后我会好好的再训斥。”

     说着,将手里的热茶捧到他面前。

     宫离澈扫了一眼,过了一会,才抬手接了过来:“夫人觉得怎样合适便怎样做好了。”

     说着,他微眯着眼睛,看了一眼,目光偏开时,眼底带着几分笑意。

     这么乖巧好对付的机会很难找,也不知道旁人犯错,她心慌慌什么?

     云锦绣想的却比宫离澈复杂多了,宫离澈又没有什么家人,他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她和孩子,可她不一样,身后跟着亲朋好友,又多了云家,社交也算很广泛了,任何人出了问题,难为的都是他。

     她能不尴尬心慌吗?

     云锦绣道:“此事我也需反思,豆儿的性子我是知道的,之前也只是觉得她泼辣了些,早该想到,她那样的性子,会闯出祸事来,之前便不该有任何的纵容的。”

     见他坐了下来,她抬手落在他的肩膀上,轻轻的揉着他的肩膀,带着一丝丝的讨好道:“为这件事生气,不值得。”

     宫离澈就差笑了。

     之前不知道自己夫人还会给人按摩的?

     明里说自己生气不值得,实则暗地里劝自己不生气?

     宫离澈道:“这里酸。”

     说着,指了一个穴位。

     云锦绣连忙给按了按。

     宫离澈又换了一个穴位道:“这里酸。”

     云锦绣又很自觉的换另一个穴位。

     他又指着自己心口道:“这里也酸。”

     云锦绣刚要伸手,这才发觉自己上当,还没反应过来,他那厢已然伸手,将她直接给抱进了怀里。

     云锦绣嘴角微抽:“戏耍我有意思?”

     宫离澈懒懒笑道:“哪里是戏耍?分明是求爱抚。”

     云锦绣无语道:“滥用职权。”

     宫离澈吻了她一口道:“既然夫人扣了帽子,那本座不坐实了岂不是对不住夫人的一片心意。”

     说着,便要来吻她。

     云锦绣头大,这里是天殿啊,随时都有人冲进来,那就丢人了!

     云锦绣连忙道:“你儿子还在被打棍子,你却在这里作威作福,你是不是亲爹?”

     宫离澈道:“五天棍都吃不消,那就不要来见我了。”

     云锦绣道:“打在儿身,疼在娘心,你是不会体会到的。”

     宫离澈沉吟道:“那我们滥用职权一下?”

     云锦绣嘴角微抽,不轻不重的捣了他胸口一拳。

     宫离澈笑道:“现在本座也心疼了,那种心疼感,夫人是体会不到的。”

     云锦绣无语道:“贫嘴!”总之不能真叫他在这里把自己给办了,云锦绣想到一事,开口道:“我今日与红鸾检查伤势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问题……”

     想到那股寒意,云锦绣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她体内,很有可能潜藏着什么东西。”

     *

     宫懿很平静的接受了五天棍。

     天宫的天棍与寻常的棍子不同,即便是他,也被这五棍打的皮肤开裂,后背是血,但终究那打天棍的心里很有数,根本就没伤到他的禁锢。

     他站起身,远处传来冷豆儿的惨嚎声,他嘴角微抽了一下,抬步走过去时,却见冷非墨和云画儿也受完了刑罚。

     云画儿毕竟是女子,脸色有些苍白,却不知是被冷豆儿叫的还是自己伤势造成的。

     宫懿并没有上前打扰,悄无声息的便抬步离开了。

     经过冷豆儿的刑罚处,便见冷豆儿已是全身是血,满脸是泪,惨不忍睹。

     宫懿微微皱眉看了一眼,即便是被减了那么多天棍,可三十天棍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还是太严重了。

     冷豆儿惨叫的当口,一眼便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宫懿,立刻闭紧了嘴,怎么挨棍子都不吭声了。

     宫懿见她忍的辛苦,却也不再停留,这才转身走了开。

     没走多远,又听到冷豆儿的惨叫传了过来。宫懿:“……”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