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两千一百八十九章 情远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她身侧极好,一举一动,皆很养眼。

     宫懿道:“主神之位父亲刚传我不久,六界才刚适应新主,这个时候换与旁人,只恐六界不稳。”

     星儿道:“对你而言,六界重要还是我重要?”

     宫懿一顿,目光看着她。

     这个问题,他以前从未思考过,可若是如果,如果非让他在六界与星儿之间选一个的话,他又会做怎样的选择?

     他对六界的担当,他的父母,妹妹,亲人,朋友若是全都让他在六界与星儿之间选其一的话,他的选择是否会改变?

     这一刻,宫懿突然觉得,不是每个人都能如同父亲一般洒脱。

     亦不是每个人,都如同母亲一般,不顾一切。

     什么是对的,什么又是错的?

     谁又能保证,次次选择都是正确的呢?

     宫懿道:“星儿,很抱歉,我还无法给你肯定的答案。”

     他情感萌芽,与星儿的感情,谈不上一见钟情,可日常的相处,突然的便因为一个眼神而心动。

     在他心里,母亲父亲妹妹都是他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星儿同样也是如此,可非要做出选择的话,竟是如此的艰难。

     星儿道:“宫懿,你的父亲,为了你的母亲,置天下于不顾,他将所有的爱都给了你的母亲呢。”

     宫懿眸光轻敛,却肯定的点头道:“是。”

     星儿又道:“君轻尘,以燃烧生命为代价,才换取你母亲存活的机会,可却因此抛弃了他的亲人,朋友,包括他的家族,那份感情,感天动地呢。”

     宫懿目光微缩:“轻尘叔叔还活着……”

     星儿笑道:“夏沐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哦。”

     宫懿惊怔的说不出话。

     星儿又道:“可是,宫懿,在六界与我之间,你做出选择尚是如此的艰难,你对我的感情,又有几分呢?”

     宫懿突然觉得,星儿的话,如此的犀利,又是如此的现实。

     他对星儿,难道不是真的喜欢吗?

     明明是喜欢的啊。

     认认真真的喜欢的。

     可父亲母亲包括妹妹在他心中的分量,竟是如此的不容忽视。

     星儿双手背在身后,轻轻笑道:“真是遗憾。”

     宫懿目光一颤,蓦地看着她。

     星儿道:“我以为我找到了可以为之付出一切的人,可现在看来,是我想多了。”

     她轻轻的拍打了一下衣裙,而后摆了下手道:“下次再见。”

     “星儿!”

     然星儿只是摆了摆手,身形便很快的消失了。

     宫懿站在原地,许久才回过神来,那一刻,他竟也觉得迷茫了。

     *

     云锦绣正在处理公务。

     她随手翻了翻宫懿批阅的折子,每一份都极为认真,且见解独到。

     她有些欣慰,随手也处理了几份,一抬眼睫,便看到宫懿站在殿外,神色间,颇有些落寞。

     即便那丝落寞便他很好的掩饰了。

     云锦绣抬起目光道:“星儿呢?”

     宫懿走进大殿来,然后行到云锦绣面前,开口道:“母亲若是我,会如何选择?”

     云锦绣手中的笔一顿,似笑非笑道:“可惜,我不是你,也成不了你。”

     宫懿目光轻颤:“儿臣困惑。”

     云锦绣放下朱笔,看着宫懿。

     少年俊挺,眉眼间的清淡,此刻却被遮掩不去的茫然所代替。

     这大概就是成长的烦恼吧?

     当初,她也是一步步的走过来的。

     云锦绣道:“每个人的境遇不同,选择也会因此不同。”

     她目光温煦,然后起身走到宫懿面前。

     他长的很高了,以前她抬手就能触碰到他毛茸茸的耳朵,可此刻,只能抬起头,举起手臂才能触摸到。

     云锦绣道:“若我是你,我也会觉得困惑。”

     宫懿目光轻颤,可却依然迷茫。

     云锦绣道:“一边是至亲的家人,一边是挚爱的爱人,任何的一个选择,都会有所失去,却并不见得一定会有所得。”

     这是个不能两全的事情。

     世间感情,委实熬人。

     “无论是哪个选择,去做就好,只要不为你曾经的选择而后悔,便是了。”云锦绣语重心长的开口。

     什么时候,她也开始满嘴大道理了?

     宫懿道:“若是后悔呢?”

     云锦绣道:“那便不要去做。”

     宫懿道:“若是不得不不选呢?”

     云锦绣看着宫懿道:“儿子,你变傻了么?”

     宫懿:“……”

     云锦绣道:“这一点,你还不及你的妹妹。”

     宫懿:“……”

     “此前大战,我要馨儿借出避尘草,这丫头死活不同意,虽然后来勉强同意了,可避尘为此受了重伤,她如今天南海北的寻找着浆土,只为能修复避尘的元神。”

     宫懿:“……”

     云锦绣又道:“在父母和避尘之间,馨儿做出了选择,无论这个选择是何样的,她也都去承担了后果。”

     宫懿低声道:“儿臣愚钝。”

     云锦绣道:“感情本就是扰人的东西,你若想不被烦恼,那便做个无情无爱的人。若你做不到,那便只能去面对。”

     宫懿道:“儿臣明白。”

     云锦绣好笑道:“明白什么?人这一生,最难看清的是自己的心。娘亲存活了这么久,唯一遇到能看清自己心的只有两个人。”

     宫懿一愣,抬起目光:“母亲说的是……”“臧夷和新,他们无比的清楚自己想要什么,需要什么,又为了什么,他们从不曾因为现世的一切而动摇或者苦恼,所以他们被称为神明。”云锦绣抬手,拍了拍宫懿的肩膀,“你只要清楚,无论你做出什么

     样的选择,我和你的父亲,都不会怪你。”

     宫懿看着自己的母亲,目光明亮而深沉。

     云锦绣道:“前人的经验不一定适合自己,懿儿,勇敢的走你的路吧,不要再有任何的顾虑。”

     宫懿觉得心在那一刻,豁然开朗一般。

     他郑重道:“儿臣谢母亲教诲。”

     云锦绣道:“我那只傲娇小狐狸果然是长大了。”

     宫懿身子一僵,想起自己幼时的事,有些别扭的晃了晃狐尾道:“儿臣倒是希望永远不要长大。”

     长大的过程,是一个从单纯变复杂的过程。

     那些想要留住的,似乎都随着时间的改变,变得面目全非了……

     云锦绣道:“没有人能活在永恒里。”宫懿看着自己的母亲,不知为何,他突然想到了君轻尘,他顿了一下,方开口道:“这几日,母亲可有见过轻尘叔叔?”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