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两千二百八十五章 疏离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云锦绣气到心梗:“那是你弟弟!”

     宫离澈冷嘲:“原来,你还知道他与我是兄弟?”

     他步步逼着她后退,根本不理会周围完全傻眼的路人。请百度搜索(品书网)看最全!的小说!

     云锦绣道:“不知道你说什么,还有,请注意你的身份。”

     她对宫离澈,压根心底没怕过,她觉得她怎么样,他都不会将她怎么样的。

     现在,明明出问题的是他自己,怎么来兴师问罪的反而成了他了?

     “我的身份?你明知我的身份,还同他结血誓!”

     大概是太生气,他的头发丝都气到翘了起来。

     云锦绣冷嘲:“那又如何?”

     可话一出口,她又觉得心里闷堵。

     不该这么说的,何必让误会加深呢?

     “那又如何?”他一个字一个字的重复着她的话,然后抬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抬步向前走去。

     云锦绣被拉的一个踉跄,“放开我!”

     宫离澈走到一个铺子前,“砰”的一声,踹开了房门。

     里面的人被吓了一跳,无不是惊恐的将他看着。

     “滚出去。”宫离澈全身的杀气,将空气都搅到扭曲。

     铺子里的人哪里还敢停留,连忙的冲出了店门。

     房门“砰”的一声关,云锦绣心里一个咯噔,她用力的想要甩开宫离澈的手,可却被她一把按在了房门之,接着唇瓣直接的被封堵住了。

     狂风暴雨的怒火都在那一刻崩泄,云锦绣只觉薄薄的唇瓣,被肆虐的火辣辣的疼。

     她用力的想推开他的身子,可现在两人力量悬殊的厉害,那一丁点力气,简直如蚍蜉撼树。

     云锦绣气到发抖,她所有的感情,都付诸在了他的身,可现在却要同那么多女人争抢这么一个。

     若是她早知如此,根本不会去要。

     可只要一想到,他的人,他的吻,很有可能也原原本本的给了别的女人,心里翻腾的醋意简直让云锦绣崩溃。

     又气又急之下,眼泪不受控制般的,夺目而出,怎么忍都忍不住。

     哪个人不期盼着一生一世一双人?

     他们纵使活了几世,可只要心里记着,嘴里念着,那情感是一直存在的。

     肆虐的吻突然便停滞下来。

     急促的呼吸近在咫尺,可心与心的距离却像是远隔天涯。

     云锦绣偏过头,冷淡道:“别的我没有兴趣,我只想知道,馨儿如何了。”

     他们一起走过最美好的时光,如今儿女成人,既然两人已经各行一方,强行捆绑也没什么意思。

     何况,这件事,也说不谁的错,再去计较也没有意义。

     宫离澈目光幽暗的看着她,她很倔强,脸颊还挂着泪痕,但眉眼间的坚定,一如往昔。

     他心口剧烈的疼了起来。

     他抬手,将她紧紧的扣在怀里,低低道:“是我不好。”

     云锦绣眼眶泛红,心里的难过,几乎克制不住了。

     她僵在那里,一个字也说不出。

     “血誓本是宫离樰的执念所化,想要解开,唯有他主动放弃或者……死。”宫离澈微微偏首,唇瓣轻吻她额前的发,“不要再加深他的执念了。”

     云锦绣依然顿在那里。

     他的声音,他的温度,一如往昔,可为什么她有种说不出的陌生感?

     这只狐狸,还是她的狐狸吗?

     她想听的,不是这些,她需要的,是他的一个解释。

     否则,这份感情,又该何以为继呢?

     宫离澈终于感觉到了她的僵硬,她虽未疏离,可那种不言不语的抗拒,却明显至极。

     “怎么不说话?”宫离澈抬手,捧起她的脸,目光看向她的眼睛。

     乌黑的瞳眸,多久没有对他饱含着这般的冷淡了?

     她像是一下子回到了最初,不,那时要难捉摸的多。

     宫离澈之间微微一紧,“云锦绣。”

     “馨儿还好吗?”云锦绣看着他,静静的开口。

     宫离澈道:“已经寻到了新的妖核,但似乎有些排斥。”

     云锦绣心里沉了沉,她想的是没错的。

     “我得了两份万能妖核的图印。”云锦绣看着他,目光里像是有波光波澜,“你那里有几份。”

     她像是如常一样的与他说话,可那种疏离,宫离澈却感受的清晰。

     似乎自记忆恢复的一开始,两人的关系很难在如从前那般单纯了。

     可,那又如何?

     她别想退缩!

     “三份。”他垂首,额头与她的抵在一起,“许多事,日后与你细细说,可现在,还不能让宫离樰知晓我们的关系。”

     他目光微敛了些,眼底滑过一丝惶然,“你要信我。”

     云锦绣道:“不能知晓吗?”

     所以,现在的她,在他眼里,也是不能台面的,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里。

     他给了她温暖和光,却又亲手的将她推进黑暗。

     云锦绣觉得,心口像是在流血,可是她面,却出的冷静。

     宫离澈道:“待时机成熟,我自然会告知他们。”他眼底滑过一丝触痛,又揽她入怀:“让本座心肝受委屈了。”

     云锦绣突然想起一句特别矫情的话来——真正爱你的人,不会让你受委屈。

     可是……

     不是这样的。

     宫离澈从不会对她隐瞒什么,更不会因为别人来委屈她的。

     她心里有个声音在呐喊,可是她说不出来,只能木头一样的,僵在那里。

     “痛死了。”

     门外,宫离樰的声音郁闷的传来,“小金子呢?大哥怎么也不见了……”

     接着便听脚步声向这里传了来。

     宫离澈紧紧的抱了云锦绣一下,这才将她松开,然后拉开房门。

     宫离樰看到宫离澈不由一愣,接着立刻跑了过来:“大哥,你怎么躲在这里?小金子呢?”

     他探头向房间里看了过去,正看到僵硬的站在那里的云锦绣,他直接推开宫离澈便跑了过去,“小金子,你怎么了?眼睛怎么这么红?”

     他抬手要去给云锦绣擦眼角,可手还触碰到她的脸颊,便被云锦绣避开了。

     宫离樰狐疑的看了宫离澈一眼:“大哥,你欺负小金子了?”

     宫离澈目光看向云锦绣,眼底情绪复杂极了,却还是偏开头去:“她是人类,你们不可能。”宫离樰愣了一下,接着怒声开口:“你是不是与小金子说什么了?我们已经结了血誓了!”

     本书来自

     Ps:书友们,我是瓦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