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两千四百四十九章 冷言恶语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那一拐杖用的力气不,只听“砰”的一声闷响。

     地焰被抽的脸色都变白了。

     秋水吓了一跳,没想到秋长虚还真的打,眼见着他一拐杖又砸了下来,连忙上前阻止:“你有完没完啊!还不是你让我们去取的仙淬!”

     “老子让你们取仙淬,让你们抛下同门了吗?一群废物!”秋长虚怒不可遏,提棍又上。

     秋水连忙对着远处喊了一声:“锦绣!”

     秋长虚一愣,这才哼了一声:“回来就回来,怎么还带了只妖怪!”

     “大王!”看到宫离澈,落枫兴奋的喊了一声,而后凝眉瞪着秋长虚道:“你这老头会不会话,大王是妖王!”

     “妖王?哼,妖王还不是只狐狸。”秋长虚收了棍子,恼火开口。

     云锦绣目光看向宫离澈,微一点头,才看向泽几人开口道:“大哥,我们去修炼。”

     “我也去!”秋水才不想跟秋长虚一起,连忙开口。

     地焰当然也不想留下,也跟了过来,边揉着自己的肩膀边道:“妹,你们去哪了?”

     云锦绣目光落在地焰脸上,那眼睛往日还带着一分的容忍,可今时今日,却冷的吓人。

     地焰被那眼神盯的心虚,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道:“你怎么用这种眼神看我?妹,二哥这几日可没有得罪你吧?”

     云锦绣看着地焰,却不发一个字。

     心脏像是被钝器砸中一样,让她每每回想起当初将剑刺向地焰的那一刻,都像往心里扎刺,一根一根,根根见血。

     云锦绣道:“你倒轻巧。”

     地焰一头雾水:“妹,你什么?”

     云锦绣道:“该活的人没活,该死的人也没死。”

     宫离澈目光蓦地看向云锦绣,眼底滑过一丝惊忧。

     地焰身子一颤,难以置信的将云锦绣看着。

     云锦绣冷笑一声:“我不是你的妹,我也没有你这个二哥。”

     她没有多看他一眼,转身走开。

     泽目光微微的变了变,一旁的秋水也愣了一下,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下意识的连忙向云锦绣追了过去。

     地焰只觉全身冷凉,妹该是对他包含着多么深重的恨意,才会出那般冰冷的话语。

     “你先不用过去了。”泽看了一眼地焰,低声开口。

     地焰却还在那句话里,迟迟回不过神来。

     宫离澈收回目光,并未多言,抬步向秋长虚走了过去,与泽擦肩而过时,低声的了三个字。

     泽目光一凝,再看向宫离澈时,却见他已走远了。

     *

     秋水一直追到悬崖巅,才见云锦绣停下了脚步,这才跑了过去:“锦绣,你走的好快啊。”

     然云锦绣并没有话,只是看着远处的云山雾海,不知道在想什么。

     秋水觉得奇怪,“锦绣,你刚才与地焰的话,是不是太重了?”

     虽然,她也不喜欢地焰,但心里还是认可了他二哥的地位,他们这一次一起去无踪山脉,互相协助,已经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了吧?

     虽然她知道,锦绣对地焰似乎一直有芥蒂,但之前的矛盾明明没有那么尖锐的,甚至她感觉锦绣的心也在缓和的,只要时间再长一点,或许那矛盾便化解了。

     可刚才的话,真的真的太重了。

     云锦绣看着远处,冷笑一声:“一句话而已,就重了?比起千万生灵,比起他造成的伤害,我纵使将他千刀万剐,也难消心头之恨!”

     她竟然想着原谅他的。

     她竟然念起他过去所有的好,却忘了他过去所有的坏。

     亘古后的苦难,哪一个不是他造成的?

     而那数不清的苦难,都因他的偏执。

     不是所有的错误,都能被原谅,她能克制住心里的杀意,只了句轻飘飘的话而已,就受不住了?

     那么,谁又为逝去的生命买单!

     云锦绣捏紧了拳头,崖底的风,又冰又冷,似乎一直冷到心里去。

     秋水被云锦绣的神色吓到了,还想再什么,被一只手按住了肩膀。

     她惊然回头,泽看了她一眼。

     秋水抿了下唇,然后低头,转身走开了。

     泽走到她身后,过了许久,方开口道:“你都知道了。”

     这肯定的句式,让云锦绣冷笑出声。

     原来,都是知道的。

     就连当初那个地焰不是地焰,他也是知道的?

     那么,宫离澈是不是也早就知道?

     他们算的精妙,只要都不提起,她就会被永远的蒙在鼓里,他们大概也预料不到轮回神这个漏洞吧?

     压在云锦绣心里的憋闷,让她想要发作,可又无力发作。

     她何尝不知,他们的隐瞒是为了她好。

     可倘若他们不去隐瞒,或许事情就不会发生到这一步,轻尘也不会英年早逝,她也不必背负着这沉重的,根本无法消解的愧疚度过余生了。

     她是自私的,她想要的,不多,却也不少。

     她不想跟自己增加多余的情绪,她只想安稳的与自己爱的人,过着日子。

     可她走到今,步步踏血,拼尽全力,却连这一点愿望都无法实现。

     轻尘做的太过了,超越了朋友,知己,甚至超越了她的亲人,爱人。

     这份情,如何报?

     她又如何能万事无忧的,安享余生。

     云锦绣眼眶酸痛,她整个饶精神都被压抑在狭仄的盒子里,没有人能体会那种压抑到极点的痛苦。

     泽道:“这一切,是君轻尘自愿的,无人强迫。”

     “为什么?”云锦绣转身,目光盯着泽的眼睛,“他为什么自愿,你告诉我!”

     泽被她一句问住了。

     为什么?

     谁都知道为什么,只是谁都有顾虑的东西,只有君轻尘去做了,不给自己留半点余地。

     他无法启齿。

     云锦绣痛到极点笑了,“他,得我眼泪化形成人,自亘古之时,他就在了,在你们拼命拼命的伤害云火时,是他一直守护,是他教习六界修炼之法,是他做了尊神应该做的事,我们呢?自相残杀,甚至不惜以众生之命做赌。轻尘,他燃烧了草木之心,让我存活至今,我的命,是他给的,可我却亲手将剑刺入他的心脏……”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