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两千四百五十章 难以释怀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云锦绣退后了一步,痛到极致,失声笑了起来,眼泪却在决堤,“你知道我有多愧吗?你知道那种挖心的感觉吗?你知道最后一次见面,我与轻尘了什么吗?我连朋友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给他,可他却把命给了我,他给了我全部!”

     泽道:“即便如此,这一切,也是他自己的选择。他的隐瞒,是不想你有愧,是希望你能与宫离澈,与孩子们幸福的生活下去,你如果无法释怀,让宫离澈如何自处?”

     云锦绣:“你不,我也知道。”

     她不是不明事之人,她一边担心影响到宫离澈和孩子们,一边又无法释怀那份沉重的愧意。

     可如何释怀?

     谁来告诉她,如何释怀?

     泽道:“忘了吧。”

     云锦绣抬起眼睫,“忘了?”

     泽道:“如果背负太难,便将记忆封印了吧。”

     云锦绣含泪笑出声来:“好办法……那样,我就可以像以前一样,轻松的活下去了。轻尘做的一切,都像没有发生过,这世上,甚至没有几个人再记着他,就连君家的人,也只认得那个替代品。每个人都可以继续,继续的粉饰着太平,践踏着他的鲜血,大声欢笑。”

     泽道:“人生本就是不断的选择,他选择了付出,你选择了宫离澈,他用生命成全了你,你就不要再辜负他的成全,与宫离澈一直幸福,才是对他最好的补偿。”

     云锦绣道:“我知道。”

     她清醒的很,许多的道理,泽不,她也懂。

     可感情是不受控制的东西,你什么都明白,可还是忍不住的心痛,忍不住的难过,忍不住的落泪。

     或许伤痛能被时间消磨,可愧就像是跗骨的毒虫,始终萦绕,难以消解。

     泽道:“你一个人静一静吧。”

     她什么都懂,他多言无益。

     泽转身时,云锦绣开了口:“告诉宫离澈,我没事。”

     泽道:“你觉得他会信?”

     云锦绣擦去脸上的泪,勉强扯出一个笑来:“我想的开。”

     泽道:“以前没有笑的这么难看过。”

     云锦绣脸颊的笑意消失。

     泽没有再多,转身走了。

     风有些大,云锦绣站在那里许久,倏地想起什么似的,翻了翻自己的空间袋,然空间袋里与君轻尘有关的东西,早就烟消云散了。

     时间太长,真的太长了。

     唯一与他牵连的,大概也只有懿儿手里的那把紫微剑了。

     细想当初,轻尘赠出紫微剑的时候,怕早已准备好了一切,她却蒙在鼓里,浑然不知。

     她不受控制的去追忆,她想起轻尘曾交过她一个术法,可以将手抄的诗集变成很多份,他却偏偏教错。

     她也想起每一日的早晨,她敲开早起少年的门,却被他砰的关在门外,再打开时,却轻笑着给她早。

     她想起,他们一起在高高的书架下,翻看着故事的书页,却没有一页写着他们的结局。

     她对轻尘,其实是欣赏的,只是将感情始终分的清清楚楚。

     可惜,他没有分清。

     云锦绣拿出那枚命果,迎着日光细细的看着,通透无垠。

     她采摘了许多命果,没有一颗像这颗命果一样,不掺杂任何的杂质。

     她知道一时无法从那种愧疚中走出,却也在此刻不打算去压制心里的愧意,或许,只有不断的回想,不断的记起,那份愧意才会消解一分。

     远处。

     宫离澈靠在树上,目光远远的看着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的身影,目光微深。

     匆匆找来的落枫,低呼一声:“大王!”

     宫离澈道:“你知道她怎么了吗?”

     落枫面色变幻,“大王 ……”

     “她在思念一个人。”宫离澈语气淡淡的。

     落枫一愣,看着云锦绣道:“她是大王的夫人,竟敢思念别的人!太可恶了!”

     宫离澈笑了一下:“是啊,太可恶了!”

     落枫摸不准大王的心思,却似乎并未让大王反感,不由道:“大王,这云锦绣心机似海,我从未见过这么坏的女人!”

     一定要让大王对云锦绣不耐烦才行,彼时大王不要她来演戏,他就可以寻机会将她杀掉!

     宫离澈道:“本座也没见过。”

     落枫没想到大王竟然会附和自己,不由更加起劲:“大王,这云锦绣时常利用大王来牵制于我,她能利用大王牵制我,也能利用大王来牵制别人,根本是个居心叵测的人!大王一定不要相信她!”

     宫离澈道:“不仅如此,她还心狠手辣,负心薄情,还曾亲手将匕首插进了本座的心脏,是个无情冷血的人。”

     落枫大惊:“她竟敢如此伤害大王!”

     宫离澈道:“她怎么不敢?此前正是因本座错信她了!”

     落枫气愤极了:“既如此,大王为何还要将她留在身边?”

     宫离澈道:“胆敢伤害本座的人,本座怎会放过她?”

     “大王,让我来替你解决掉她如何?”落枫愤怒开口。

     宫离澈道:“如此可恶之人,本座要亲手解决。”

     落枫双眼放光,他只觉自己与大王之间,又拉近了一步。

     怪只怪云锦绣太自以为是,竟然不知道大王对她早就动了杀意!

     “大王,晚了,你身上还有伤,还是回去休息吧?”落枫不放心的开口。

     宫离澈看了眼远处腾起的晚霞,云山雾海都被染上一层灿灿的金黄。

     如斯美景,竟无法打动人心。

     他收回视线道:“走吧。”

     *

     云锦绣回过神时,已是深夜。

     她站起身,双腿已经完全麻了。

     她捶了捶双腿站起身,往回走去。

     一堆篝火烧的旺盛,后朴正抱着个烧火棍打瞌睡,云锦绣走到火堆旁,火堆上熬了热粥,煮的正浓。

     她抬手去摸锅盖,却被烫到,锅盖一松发出声响,后朴一下醒了。

     看到云锦绣,后朴眼睛一亮:“女神,你回来了,我给你熬了瘦肉粥,没想到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后朴跳起身子,拿出碗勺,给云锦绣盛了一碗,十分贴心道:“女神,你还想吃什么我去做!”

     云锦绣道:“不用了。”

     她看了一眼周围,“人呢?”

     后朴看了眼周围道:“师兄他们都去修炼了,老师带着妖王去了药泉。”

     云锦绣一顿:“药泉?”

     “我刚才听了一句,好像是妖王受了重伤,老师带他去疗伤了。”后朴立刻开口。

     云锦绣身子一滞,放下药碗就向前跑去。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