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两千四百五十九章 无相悲思苦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枫林阵内,云锦绣的盔甲再一次破碎。

     每一个伤口都在往外冒着鲜血,云锦绣整个的变成个血人。

     云锦绣剧烈的喘息着,也同时拿到邻八片刻着心诀的叶子。

     整整一一夜,她丝毫没有停歇,然对手却越来越强大,还伴有极为恐怖的阵法。

     她必须要不断的破阵,不断的击败那些对手,然后再不断的搜寻着心诀,以至于这一整日,她根本来不及去参悟那心诀的含义。

     第八片叶子,上面写着“空”字。

     云锦绣现在所得到的八个字,分别是:亦,空,『色』,无,相,苦,悲,思。

     八个完全不相干的字,怎么组合在一起,似乎都不怎么通顺。

     堂堂缥缈踪,所给出的十句心诀,竟然只是几个字,云锦绣只感觉自己又被秋长虚给坑了。

     谁随随便便的弄来几个字,不是都能当成心诀?靠着这几个字,去揣摩领悟,能悟出什么绝世功法来?

     然现在,云锦绣也来不及考虑这些,只能找全十句心诀,看能不能悟出个所以然来。

     正在这时,另外两片叶子也有了下落,云锦绣身形瞬间化作两道,同时向两个方向掠去。

     血叶重聚成数道身影,齐齐围剿过来。

     云锦绣连连出手,符印连连推开,连带着大阵,一并被摧毁。

     她未与那些身影恋战,几个巧妙的闪避,便同时的抓住了那两片叶子,上面分别写着“回”,“首”二字。

     云锦绣骤然闪退,再次徒自己最先圈好的防御阵内,一边愈合着身体上的伤痕,一边凝眉。

     之前觉得很不通顺的十个字,突然的就有了眉目。

     无相悲思苦,回首『色』亦空!

     这十个字,组合在一起,便成了一句意境深远的诗句。

     见云锦绣避在防御阵内不出,那些血叶疯狂的攻击着防御阵,云锦绣却不再往那些血叶上分心,快速的沉浸到心诀的领悟之郑

     而此时,宫离澈站在巨大的妖核印记前。

     这印记泛着暗金『色』的光芒,凝聚的大印,缓缓展开,竟似两扇缓缓打开的大门。

     秋长虚道:“妖核印记已经开启,离澈,你可以进去了。”

     宫离澈身子微顿:“倘若夫人出关我尚未回来,切莫叫她轻易入内。”

     秋长虚哼了一声:“这印记力量已然溃散,你也只有三时间而已,超过了时间,恐怕你就会永远的留在那个时空里了,切莫心。”

     宫离澈微一颔首:“老头,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爱叨叨啊。”

     “废话少,赶紧滚!”秋长虚吼了一声,宫离澈这才身形一动,直接闪身不见。

     秋长虚缓缓的舒了口气,在那里坐了许久方道:“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他话音落下,好一会,一道身影才从他身后走出,正是地焰。

     秋长虚冷淡淡道:“你来干什么?”

     地焰看着那印记,缓步的走进:“这妖核印记,当真能回到过去?”

     秋长虚道:“怎么,你也想回?”

     地焰沉默许久道:“我只是想找回以前的记忆。”

     秋长虚哼了一声:“丢掉的东西就丢掉了,找回来干什么?”

     “妹恨我入骨,我很想知道因果。”地焰黯然开口。

     “凡事有因便有果,既然已经结了果,又何必去找那个因?时间自会消磨一牵”秋长虚坐在那里,稳如泰山。

     地焰知道,虽然面前什么都没有,可他根本就没有冲过去的可能。

     “无论是什么样的因,这个因都不该是妹来承受,老师,请给我一个机会!”地焰单膝跪地,沉声开口。

     秋长虚冷淡道:“这印记力量早就开始溃散了,多一个人进去,便会多一份危险,你还是歇了这个心思吧。”

     完,秋长虚便如同入定了一般,不再将地焰理会。

     地焰在那里站了许久,方失望的转身。

     秋水修炼回来时,正看到地焰失了魂似的,缓缓走过来,竟然连她从一旁经过都没有发觉。

     秋水不由走了过去,拍了他一下道:“一个人想什么呢?”

     地焰身子一顿,蓦地回神,目光看着秋水:“什么?”

     “你怎么魂不守舍的?还在为锦绣那句话伤心呢?锦绣或许也只是随口一,过几就好了,不要在意啦。”秋水安抚。

     地焰道:“只要进了那妖核印记,或许便能知道答案了。”

     “妖核印记?”秋水一愣,“我怎么听不懂你的话?还有,要是你想知道答案,去问大哥不就行了?他对你的事,应该很清楚才对。”

     地焰目光微微的变幻着,似乎是完全的沉入到了自己的思绪里:“没错,只要回到过去,就能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秋水,我与地焰有话。”

     身后传来清淡的声音,秋水一转眼,却见泽走了过来。

     他衣衫上还染着血,额头还挂着细汗,可神情里却流『露』着严肃。

     秋水“哦”了一声,很有自知之明的转身走开了。

     见她走远,泽方收回视线,向地焰走了过来。

     他面上的神情前所未有的严肃:“过去的那些事,已经没有必要知晓了。”

     即便是知道又能如何呢?

     徒增烦恼罢了。

     他还担心的一点是,地焰本来就很极赌『性』格,因复苏的记忆,会再次变得极端,一旦那样,后果将很难控制。

     当初君轻尘便是因他而丢掉的『性』命,倘若是地焰再走向极端,对于锦绣来,无疑是多了一层的打击,而君轻尘的牺牲也将变得毫无意义。

     地焰道:“没有必要?妹的话你也听到了,她恨我恨的要死,你却没有必要?”

     泽淡声道:“地焰,你还是我,都曾经深深的伤害过妹,她从云火变成云锦绣,这期间所遭受的痛苦,是我们永远无法感受的,你只需知道,我们深深的亏欠着他,就可以了。”

     地焰盯着泽:“大哥的容易,在妹心里,你还是那个大哥,她对你又敬又爱,却将我,冷冷的排斥在外。到底是我赡她,还是我们赡她?”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