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两千五百一十四章 小心思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秋长虚却站起了身,得意道:“小丫头还不错嘛。”

     说着就直接向前面走去。

     而盘坐在原地的云锦绣,微眨了下眼睫,这才睁开眼睛。

     她目光看着满眼的白雪,目光里缓缓流露出极亮的光来。

     她立刻跳起身掩饰不住惊喜道:“老师,我成功了!”

     三千幻象,她终于悟到了一分真谛!

     秋长虚道:“这么短的时间,便能拟化出如此真实的雪天,不错。不过……”接着,他画风一转,随手拨开白雪,露出雪下面掩盖的青草道:“还是有破绽啊。”

     如此冰冷的天,这些草怎么可能如此青翠,想要了解三千幻象,要对周围的一切,进行相应的感知,否则遇到高手,还是会轻易的露出破绽啊。

     云锦绣有些尴尬:“方才思及到风雪,这才凝化出了雪天,倒是把这件事忘了。”

     她这才心念一动,周围大雪立刻消失,好似一瞬间冰雪消融,万物复苏一般,一群飞鸟,成群结队的从天空飞过。

     秋水立刻觉得不冷了,“天啊,那是些什么鸟?好漂亮!”

     云锦绣一抬手,那飞鸟便落在秋水面前,竟是一只羽毛绚丽的凤凰,羽毛丰满精细,十分的美丽。

     秋水惊声道:“锦绣,这真的是你幻化出来的吗?竟然跟真的一模一样!”

     云锦绣点头笑道:“还是老师教导有方。”

     秋水撇撇嘴,却也没说什么,只兴奋的逗着那凤凰玩儿。

     秋长虚却被云锦绣马屁拍的全身舒服,他摸了下胡须道:“动物拟化的也不错,只是破绽还是太多,为了达到完全以假乱真的效果,最好是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与周围的环境完全的融合在一起,如此才能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云锦绣心里一动,凝化出来的草地立刻消失,取而代之的,正是这空间内原本便有的草地。

     秋长虚这才满意道:“如此几乎可以以假乱真了。”

     一旁地焰道:“什么叫几乎可以以假乱真了,这分明完全分不出真假嘛。”

     就拿那凤凰鸟来说,如果小妹不说那是假的,根本就看不出来。

     秋长虚瞪了他一眼:“那只能说明你实力不够格!真正的强者,蛛丝马迹,都可以被对方掌握,你现在已经远不是小丫头的对手了!”

     地焰郁闷:“那还不是老头你偏心眼吗?”

     真当他看不出来,老头对小妹有多偏心。

     一旁天泽道:“那也是锦绣努力出来的结果。”

     他目光带笑,看向云锦绣道:“恭喜。”

     云锦绣也觉开心,“没想到那灵脂有如此功效,大哥也来一些吧。”

     说着,她毫不吝啬的从猪九口袋里劈出三大块,分别给了天泽,地焰和秋水。

     猪九狂冲过来,气急败坏道:“嗷!老子恨死你了!老子的宝贝!”

     云锦绣又挖出一块给自己自留了,又从猪九口袋里找到些好东西和一件做工极好的空间袋,这才装了丢给它。

     猪九抱着自己口袋鬼哭狼嚎,一旁盆子和梦魇就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

     云锦绣这才系了空间袋看向秋长虚道:“今日,我与秋水,见到那个章雨落了。”

     秋长虚走到一旁,刚要倒茶,云锦绣立刻拿起茶壶给他倒了一杯,开口道:“老师知道这个女人么?”

     秋长虚“哼”了一声:“也算极有艳名的风流人物了。”

     云锦绣在一旁坐了下来,简短的将事情说了一遍,而后道:“这章雨落,是真正得罪了。”

     一旁秋水不由睁大眼睛,“锦绣,那灵貂真是你抓的啊。”

     云锦绣嘴角微抽的瞥了大哥二哥一眼:“是我抓的。“

     “可是你发了毒誓……”多不吉利啊。

     云锦绣无奈道:“但不是我打死的。”

     也不知道是谁这么暴力,居然给打死了。

     秋长虚却不以为然:“一只臭貂也敢在老夫面前造次,死了活该。”

     秋水哼了一声:“说的容易,那章雨落都快恨死锦绣了,以后一准找茬!”

     秋长虚冷哼:“那又怎么了?我们缥缈踪的人还怕谁找茬不成!”

     云锦绣道:“倘若真是怕事,我也不会对她们下手了,只是接下来,章雨落怕不会善罢甘休。”

     秋长虚喝了口茶水沉吟道:“这个章雨落却不是普通女子,她背后的势力错综复杂,涉及之人极广,所以,虽然她只是个小小的山庄庄主,可她坐拥的财富,可远远不止你们盗来的那些,不过也够她肉疼一回了。”

     云锦绣一顿:“还有别的?”

     秋长虚道:“不然,你以为天下各大势力为何对她一个小庄主这么客气?她在这其中所扮演的角色,可是你们想都想不到的。就好比那战城城主战南夜,就是那章雨落的情夫之一。”

     秋水震惊道:“司景师兄的父亲?”

     因司景也是缥缈踪的一位弟子,而每个弟子,多是以司起姓,久而久之,便都叫这个名字了。

     虽然他们真正的姓氏其实各不相同,但在当年,所有人都以司起姓为荣耀。

     云锦绣:“……”难怪司景吵着要回家,原来是自己爹与那章雨落有一腿。

     秋长虚道:“你们知道的也只是冰山一角,其背后错综复杂的关系,就连戏本子都不敢这么写。”

     云锦绣微微点头:“那便更要小心了,我与那章天谕本来就有过节,如今出了这种事,这结是无论如何也解不开的。”

     秋长虚道:“解开?那章天谕是那个老八婆养大的,你们就算没有这档子事,也解不开这个结。”

     秋长虚沉吟了一下又道:“你在对决当日,务必要小心谨慎,不过,有老夫在,也不会让你这个丫头遭受无妄之灾。”

     云锦绣这才抿唇一笑道:“只要老师在,弟子便放心了。”

     不然她干嘛跟他说这么多话,毕竟她要专心对战,到时根本无暇顾及周围的人,尤其是那个老夫人,还不知道出什么幺蛾子,自己总要小心再小心才对。

     秋长虚哼唧了一声:“你真当老子看不出来你那点小心思!不过,你也要记住,你是我秋长虚的弟子,无论什么时候,老子不护你谁护你!”

     云锦绣立刻道:“是是是,老师说的都对!”

     地焰在一旁双手环胸道:“小妹,我觉得你变了!”越来越会拍马屁了!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