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两千七百一十一章 礼成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三拜亲友!”

     三拜来宾。

     感谢他们的祝福,感谢他们曾经给她的感动与温情。

     不会忘,终难忘

     “礼成砰!”

     一声巨响,从天而降。

     流光炸开,气劲横扫而来。

     宾客之席登时大『乱』。

     云锦绣心头一沉,还是来了!

     她一抬手,喜帕揭开,璀璨的步摇击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云锦绣一抬手,视野里便映出宫离澈的身影。

     本就绝艳的容颜,却因那一身喜服,更显招摇。

     他目光也落在了她的面上,轻轻一顿,旋即便笑了:“心肝真美”

     云锦绣:“”现在不是说情话的时候吧?

     他却突然揽住了她的腰肢,轻轻一揽,云锦绣便一个踉跄,撞在了他的怀里。

     他俯首轻轻的篡夺住了她的唇,丝毫不管那席卷而来的危险。

     无数人齐齐出手,将那可怕的攻击,阻挡于半空之外。

     云锦绣却是大脑一片的空白,只觉唇瓣相触的刹那,满腔的柔情,尽化成水。

     缠绵悱恻的长吻,让她许久许久之后才惊然回神。

     他却松开了她,附在她耳侧低低道:“礼成。”

     云锦绣微睁着双眸,轻轻的看着他,看着她的大狐狸,看着这个从最初相守至今的男人。

     感情原来也是可以越久越醇香的。

     云锦绣缓缓轻笑,“礼成。”

     虽然早已心倾彼此,生儿育女,可在这一刻,她才突然意识到礼成的意义。

     他们的婚姻,是在父母,师长,以及亲友的见证下而成。

     他们的感情,因他们的祝福而显得可贵。

     他们的心意,因无惧于世俗的眼光,方显坚贞。

     一切一切,都是值得的。

     连墨击碎结界的那一刹那,才觉得自己是陷入了妖狐的陷阱。

     就是一个陷阱,一个让他犹如万剑穿心的陷阱。

     即便知道他们早成夫妻,可亲眼看到这一幕时,他还是无法忍受。

     他以为自己是可以等的,等着云锦绣对他回心转意,可等来的,却是他们轰轰烈烈的大婚之礼。

     连墨觉得挺可笑的。

     觉得自己可笑。

     他今天大可以不来的,可没能忍住。

     看着众人如临大敌的模样,连墨脸上『露』出了一丝的嘲讽。

     他站在高处道:“锦绣,一场婚典而已,我也可以给你。”

     云锦绣看着半空的连墨,眼神警惕。

     连墨觉得那眼神很伤人,比这满眼的红和压制不住的幸福泡泡还要让他觉得心伤。

     他拿出红线道:“结成的红线,是不会断开的,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该走到一起的还是会走到一起。”

     云锦绣感觉手腕隐隐作痛起来。

     连墨想说很多,可终究什么都不想再说。

     此刻的他,就像个小丑。

     被那么多人充满敌意的围观着。

     他喜欢着那个曾经目光坚定却又百般遭受迫害的小女孩。

     他每一天都在心痛于自己的废体,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遭受欺凌。

     他想着保护她,爱护她,将她当成手心里的宝。

     可他念着的她,不仅成了别人的妻子,还与别人有了孩子。

     他们看起来很幸福,幸福的让他妒忌!

     连墨紧紧的握住那根红线,良久,他开口道:“锦绣,你会为你做出的决定而后悔。”

     云锦绣没有说话,她从连墨眼底的碎芒里,看到了别的东西。

     原以为连墨会大闹一场,然他只是深看了她一眼,转身便消失了踪影。

     危险来的快去的也快,很多人根本没有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

     云锦绣看向宫离澈道:“他怕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宫离澈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夫人不必忧心。”

     云锦绣道:“我去过离天宫,他的势力不简单,我们以后,要处处小心。”

     她总觉得,因爱生恨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何况,契约婚书和红线都在他手里

     然众人很快的恢复了如常,又欢呼雀跃起来。

     似在他们看来,那突然出现的连墨,不过是一个籍籍无名的追求者,是以他们很快的又陷入到礼成的欢喜中,气氛又变得热烈起来。

     离天宫。

     所有人都大气也不敢喘的跪在原地。

     连墨停也不停的直接走到大殿中央,旋即转过身来。

     他眼底布满了红血丝,却又夹杂着难以忍受的愤怒。

     “少爷,那个人抓来了。”

     这时有人匆匆来报、

     连墨微微的捏紧了手指:“我知道了,先关押起来、”

     那人领命,立时的退了下去。

     “少爷,妖族族主来了信,答应三日后接受您的邀请。”又有人来报。

     连墨道“按原计划进行。”

     他走到窗子前,目光透过窗户,看向远处云雾缭绕的离山,过了许久方道:“进行,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选择,不要怪我。”

     云锦绣不善饮酒,然宾客之酒,却是必须要饮的,只是都被宫离澈挡了去。

     一番作陪下来,就算酒力极好的大狐狸,也醉了。

     云锦绣将大狐狸送回床榻之时,天『色』已经黑沉了下来。

     真元境内外,还是一片的热闹,只是众人像是打成了某种统一共识,竟然没有一人来打扰他们。

     云锦绣对着镜子,边摘头饰,边打量着这个寝殿。

     寝殿不大,装饰的极其温馨,每一处都是云锦绣喜欢的。

     正在这时,云锦绣突然被一双手抱住,她还未回神,身子已被人扯了过去,一个轻旋,人已被抱入怀里。

     扑鼻的酒气席卷而来,云锦绣不由低呼道:“宫离澈,你醉了,别闹了。”

     头饰还未卸下,环佩叮当。

     宫离澈醉眼『迷』离的看着她道:“我心里清醒的很。”

     云锦绣道:“清醒,那你站稳些?”

     大狐狸立刻站稳了些,“今晚美景良辰,岂能在酒醉之中蹉跎。”

     云锦绣脸颊微红:“多这一晚不多,你太累了,好好歇息。”

     她话音还未落,人已被他按压在了床榻之上。

     帷幔轻扬,晚月微『露』。

     摇曳的红烛轻轻摇曳,在室内染上一层浅辉。

     喜服扑陈,越发显得她面如清月,一双眸子也因这晚光染上了一层动人的微光。

     宫离澈静静的看着她,许久方道:“本座心肝真美。”

     云锦绣心弦微跳,这是他今日第二次说了,醒着说一次,醉着又说一次。

     本来很腻的话,可听在耳里,却甜甜的。

     云锦绣道:“我的夫君真好看。”

     或许相处太久了,初见时的惊艳,早已成了习惯。

     然他在她心中,始终保持着最好的模样,谁也比拟不了。

     他却觉得她一句奉承的话,却动听极了。

     一俯身,便深深的吻了下去。

     天还没亮,云锦绣便一下子坐起了身。

     殿内红烛燃尽,月光稀疏,隐约可见殿内凌『乱』。

     她脸颊热了起来。

     满身华服,一头华饰,都不知道丢哪里去了,只有发丝纠缠,甚至打了结。

     她悄悄的偏头,却见大狐狸睡的正熟,这才小心翼翼的起身。

     只是脚掌刚一踩下,便觉刺痛传来。

     云锦绣嘴角一抽,一屁股坐在了床上,板起脚丫子一看,脚心居然被遗落在床榻上的头饰给扎出血来。

     所以,昨晚他们究竟折腾的什么啊?

     扎的还挺深的,云锦绣一边吹气一边运行医诀。

     “扎到了?”

     宫离澈突然坐起身,把她脚丫子给抱了过去,果然见脚掌上还有血迹,只是伤口已经快速的愈合了。

     云锦绣见他毫无醉意,突然坐起身来,不由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后一缩道:“你怎么醒了?”

     醉成那样,还以为他会睡的很沉呢。

     见她往后躲,大狐狸拿起衣袖给她擦了擦脚心的血:“似乎睡了很久。”

     云锦绣:“”久吗?

     这漫漫长夜,他也只是睡了一小会儿而已,真的只有一小会啊

     大狐狸双手撑在她身侧,靠近她,浅声道:“昨晚喝多了?”

     云锦绣立刻点头。

     大狐狸道:“真是遗憾,错过了良辰美景。”

     云锦绣脸『色』微抽,错过个头啊!没看到满地狼藉吗?

     大狐狸轻抿起嘴角:“好在,现在还不晚。”

     说着,直接上手。

     云锦绣缩成一团:“宫离澈,天都快亮了,别闹了!”

     “那才要抓紧时间。”

     云锦绣:“你不累吗?”

     “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