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二章 被死亡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二章 被死亡

     无极大陆,以武为尊。

     每个人,十一岁时会进行武灵觉醒,一旦成功,便会成为真正的武者,开启绚丽的修炼之路,可若是武灵觉醒失败,就会成为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而这具身子,便是一个废物。

     七岁为救冷严萧伤了筋脉,使得十一岁武灵凝聚失败。

     渣男转眼恋上她的表姐苏香荷,厌她入骨。

     她傻傻痴缠,甚至不惜将云家的功法和宝物偷来送给他企图讨好,却被他转手送给了苏香荷,还趁机联手苏香荷给她下药制造出她被玷污的假象。

     她苦苦解释,却被冷严萧狠狠甩了一个巴掌,一句“背着本宫,你究竟还和多少个男人鬼混过!”彻底将她推入绝望之地。

     她悲愤之下,找苏香荷理论,却活活惨死在铁鞭之下。

     云锦绣缓缓眯起眼睛,若非她成了她,这具身子早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了,既然世人欺她、打她、辱她,便不怪她心狠手辣了!

     眼底滑过一丝冷幽,云锦绣动了动身子。

     断腿、伤脚、破布娃娃似的身体,再加上近乎枯竭的生机。

     这具身子被摧残到了极点,想要存活,只能自救了。

     她一手撑在巨石上踉跄着向前,血红的脚印被雨水冲散,汇聚成一条长长的小河。

     “看来,快要死了呢!”漫不经心的叹息声突然传来。

     “谁!”

     云锦绣眸光骤然凛冽。

     “嗤……”轻笑声,“垂死之人,脾气倒是不小。”

     云锦绣倏地抬头,视线定在不远处树梢上悄然而现的身影。

     衣袍飒飒,如雪纯白,雨丝密极,看不清容颜,可那般纤细的树枝,不仅支撑住了那人的身子,瓢泼的大雨却也未能将那人打湿一分!

     云锦绣倏地警惕,她一向警觉,居然没有发现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更何况如此大的雨势,居然没能将他打湿分毫……

     “你这残破不堪的身体,还想对本座出手?”

     似觉得有意思,男人懒懒笑出声,那音质似绵延的风月,令人心神皆为之一颤。

     云锦绣全身紧绷,这身子虽残破,却也不是没有任何的防御力。

     “不要紧张小丫头,本座虽不是什么好人,但对你这又干又瘦的模样还提不起兴致。”他伸了手,音质带了丝诱惑:“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闪电劈开漆黑的夜幕,那模糊不清的容颜倏地便清晰起来,精致绝伦的容貌,无懈可击的笑容,连带着眼角那滴鸽血般的朱砂痣都好似活了一般,美得让人窒息。

     平静的看着他那双近乎魅惑的暗纹瞳眸,云锦绣神色不定:“什么交易?”

     他弯着眼睫笑:“不要这么冷漠嘛小丫头,纯真呢?”

     “少废话。”

     她全身剧痛,实在没什么精力和他嚼舌。

     看着她淡漠的没有表情的神色,男子缓缓抬起唇角:“你失血太多,活不了多久了……”

     “我知道。”

     冷淡的好似不是在说自己的生死。

     男子略意外。

     面对死亡,任谁都会恐惧,可这个看起来不大的小丫头,居然能面不改色。

     “所以……”

     “所以废话少说。”云锦绣打断他。

     再被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缠下去,她必死无疑。

     “还真是无情啊。”男子一声轻叹,不过一恍然间,已出现在云锦绣面前,修长的指缓缓勾起她的下巴,慢条斯理道:“我救你,你帮我。”

     “怎么帮?”

     “每月给我一碗心头血。”

     “好。”

     男子微微一怔:“你不怕死?”

     回答他的,是软软倒下的身体。

     男子蓦地抬手将她接住,悠然轻叹:“真是个傻丫头,没人告诉你不要轻易许诺陌生人吗?”

     三日后。

     云家前院,明明站了许多人,可气氛却沉凝的令人压抑。

     站在门前的中年男人,着了件贴着补丁的青布衫子,头发半白,脸色铁青,正怒目看着来客。

     比起他的寒酸,来客的衣着华贵非常。

     站在首位的一对男女。

     男子一席惹眼的嵌金锦袍,五官俊朗英气,气质尊贵,只是这尊贵中却带着一丝傲慢。女的则一席罗裙如碧,窈窕婀娜,但更吸引人的,是那张艳丽中带着几分清纯的容颜,明眸善睐间,令人移不开眼睛。

     “令诸位失望了,我女儿还好端端的活着,诸位的纸钱留着自己用吧。”

     云江强压下心头的怒火,可身子却似风雨中的枯叶,瑟瑟发抖。

     锦绣前脚刚救回来,冷严萧和苏香荷就拎着纸钱上门来吊唁,若非云族衰败,他如何能让这些人欺负到锦绣头上?看着自己瘸掉的双腿,云江只觉悲从中来,他是个废物,连自己女儿都无法保护。

     “云伯伯,我知你心中难过,可人死不能复生,还需节哀顺变啊……”

     说话的正是那碧衣女子苏香荷,本想将云锦绣丢到乱葬岗毁尸灭迹,没成想到头来,自己居然吃了大亏,今日来,正是要确认一番云锦绣那贱人究竟死了没有,若是死了,一了百了,若是没死……

     苏香荷眼底滑过阴狠,只是很快的掩饰下去,摆出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

     女儿无端的“被”死亡,云江脸色难看,没有好气的开口:“锦绣好端端的活着,二小姐是有多巴望着她死,居然这般诅咒她?”

     “云伯伯,我知道您对苏家有意见,可我是真心疼爱锦绣的,您怎能这般污蔑我?”苏香荷“委屈”开口。

     “锦绣出现在那种地方,还不是因你……”

     云江恼怒,可话未说完,苏香荷便似被他吓到了一般“啊!”的一声踉跄后退。

     “香荷!”立在一侧的冷严萧心疼的一把将她揽住。

     “严萧哥哥……”

     苏香荷无限委屈的声音让冷严萧心都酥了,他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柔声道:“香荷莫怕,有我在,谁也伤你不得。”

     苏香荷眸光含泪:“乱葬岗那种地方,匪徒流散,锦绣在乱葬岗那种地方出事,我也担忧的紧……看来云伯伯并不愿意领香荷这份情,都是我不好……”

     乱葬岗的匪徒,出了名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她这般一说,冷严萧不由凝眉,这云锦绣虽然土里土气窝囊懦弱,但长得还算有几分姿色,那些匪徒如何会放过她?

     说不定,已经是个不洁的了!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