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三十一章 心机歹毒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三十一章 心机歹毒

     “锦绣,囚车的事,不过是香香的玩笑,你怎能当真?”苏香荷的话锋突然指向云锦绣,冷香香像是被点醒了似的,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柔妃心疼的直道:“香香乖,你告诉母妃,是谁将你们害成这幅模样,母妃定要为你们做主!”

     冷香香蓦地抬手,直指云锦绣:“是她!”

     柔妃蓦地抬头:“云锦绣,你为何如此歹毒?今日乃是本宫生日宴,本宫好心邀请,你为何要毒害本宫女儿!”

     苏钲也脸色一沉沉声道:“云江,你们这是何意?公主和殿下奉陛下旨意前往迎接你们,你们不领情便算了,为何还要下毒手?”

     这句话,可谓是一句一个坑。

     果然,冷傲天脸色阴沉下来。

     云江张口结舌,没想到事情会引到自己身上来,他连忙道:“陛下,此事,并非我们所为……”

     “哼!人证具在,你们还想狡辩?”柔妃怒喝,转而哭道:“陛下,求您为臣妾的孩儿做主,她还是个孩子啊!”

     “云江,你还不从实招来!”冷傲天脸色一沉,怒斥。

     云江蓦地看向冷严萧道:“七殿下,六翼马车着火之时,我们并不在,您可以作证吧?”

     冷严萧烦不胜烦,原本他未想怪罪到云江头上,奈何冷香香指控云锦绣,他如何能出卖自己的小妹?

     想到此,他索性沉默一语不发。

     “云江!你还想拖七殿下下水!”柔妃声音尖利。

     “呵……”

     一声冷笑,不轻不重,却让所有人心头一寒。

     “云锦绣,你笑什么!”柔妃眼神阴毒。

     云锦绣淡淡道:“六翼马车失火,我和爹都在梅坊主车内,梅坊主可作证。”

     一句话,梅子介嘴角一抽,这女人果然黑心,居然一句话,就把自己给拖下了水。

     这云江也笨,让冷严萧作证,明摆着没有结果嘛!

     狐狸幽幽的打了个哈欠,这些人,跟这个女人玩,实在是嫩了点。

     “子介?”冷傲天看向梅子介,目光逼人。

     梅子介抽着嘴角笑:“云家主和小废物,确实在我车内。”

     “谁能保证,是不是你们提前下的手?”冷香香突然大叫。

     阳光疏落落的,落在云锦绣的肩上,发上,她怀里抱着的狐狸,懒洋洋的打着哈欠,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温暖,可她的眼睛,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我们若有这本事,还会任由你们耻笑成废物?”

     幽淡的一句话,立时堵住了在场所有人的嘴。

     冷香香气恼至极:“就是你就是你就是你!父皇您快杀了她!”

     “胡闹!”冷傲天冷喝一声,“还不来人,将他们带下去梳洗?破破烂烂的,成何体统!”

     冷香香还想说话,被柔妃捂住了嘴。

     冷傲天这才看向云江道:“你与朕也许多年未见了,近日要好好聊一聊。”

     云江双腿有些软,满头冷汗道:“草民遵旨。”

     向双龙殿走去时,梅子介看了眼云锦绣压低声音道:“本坊主是不是看走眼了?”

     云锦绣淡淡道:“何意?”

     梅子介又尝试着在云锦绣周围探查一番,依旧没有一丝武力的迹象,只好摇头。

     这个小废物,果然是个小废物!

     “云姑娘!”急促的声音传来。

     是夜离。

     云锦绣顿住步子。

     “殿下方才突然咳出一大口血,已经昏厥了!”

     夜离身子都在颤抖,目光有些绝望。

     云锦绣眸光微闪,看了一眼梅子介道:“我去看看。”

     ……

     清源殿内正燃着龙骨香,味道有些古怪。

     云锦绣吩咐夜离再多燃起来一些,这才抬手搭在冷非墨的手腕上,而后眸光微深。

     她这一生,鲜少主动救人,唯一主动救了一个,却遭到了暗杀,成了异时空的幽魂。

     冷非墨她也不打算救的,这个人,确实也快死了。

     指尖有柔和的光,丝丝缕缕渗入到冷非墨的经脉之内,周围的空气,细细看去,发生了近乎诡异的扭曲。

     《医决》乃是她前世古武医学世家的瑰宝,炼至第八重时,可起死回生。

     昏厥的冷非墨眼睫颤了一下,而后幽幽的睁开眼睛。

     云锦绣收了手淡淡道:“想死的话,我可以现在就掐死你。”

     冷非墨有些发怔的看着云锦绣,肺腑里那种致命的剧痛不见了,呼吸也是前所未有的通畅,他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也许,他已经完全痊愈了。

     “你怎的来了?”他有些错愕。

     云锦绣起身:“我不喜欢欠人人情。”

     冷非墨怔了怔,旋即笑道:“你倒是真的懂医术。”

     因并未相信她会医术,是以并不觉得那是个人情,也没想过要她还。

     “殿下!”看到冷非墨醒来,夜离满含热泪,普通一声跪倒在床边。

     冷非墨摆了摆手笑道:“死不了。”

     “笔墨。”云锦绣显然对主仆情深这种事不感冒,有些不解风情的打断了两人间的温情。

     夜离连忙爬起来,给云锦绣准备,再看向云锦绣的视线,也一改往日的敌视,有些讨好道:“云姑娘,殿下的病还可治吗?”

     云锦绣没有回答他,只挥毫写了一张药方,递了过去:“抓药,每日按时吃。”

     夜离立时应了,如获至宝的捧着下去了。

     冷非墨满是兴味的看着云锦绣道:“你真是让我越来越吃惊了。”

     他说这句话时,眼睛的光泽不同以往。

     狐狸突然感觉到一丝危机,这个女人是他好不容易找到的宝贝,谁也别想跟他抢!

     “坊市那笔生意,是你?”云锦绣微微眯起眼睛,她唯一能想到的人,也只有冷非墨了,在凤鸾城,还没有人愿意帮助云家,梅子介更不会无缘无故的出手,除非这中间有人与梅子介达成了某种交易,她觉得,有些可能的,只有冷非墨。

     冷非墨一惊:“梅子介都与你说了?”

     看着云锦绣清淡的眉眼,他又笑了:“你好聪明,本想瞒着你。”

     云锦绣静静的看了他片刻:“多谢。”

     “要走了?”他蓦地起身,身子晃了晃,有些虚弱。

     “药方只能减轻你的痛苦,但并不意味着你能痊愈,好自为之。”她丢下这句话,扬长而去。

     冷非墨待了一会,突然笑了笑,还真是个冷漠的人啊!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