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百二十八章 身体力行第二课!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百二十八章 身体力行第二课!

     “等我睡着了,一定记得动手哦~”他愉快的眨了眨眼睛。

     这厮分明是软硬不吃!

     云锦绣气的没声了。

     她不说话,他自也不说,高大的身子却偏偏压在她身上,云锦绣渐渐感觉体力不支,火气又涌了上来:“宫离澈,你给我站起来!”

     他微微抬头,附在她耳边轻声道:“本座的名字,果然你叫的最好听。”

     他声音绵延,轻轻的喷在她的耳垂上,苏痒便无孔不入似的,钻入她的身体。

     云锦绣只觉身上莫名的冒了一层鸡皮疙瘩。

     “少废话!赶紧站起来!”她气恼,自己的招数,怎么用在这只狐狸身上,效果就那么微乎其微呢!

     他在她颈窝墨迹个没完。

     云锦绣只觉脖颈上的苏痒越发难忍,转头便想臭骂一顿,可他的脸颊却因太近,唇瓣恰贴在了他的脸颊上!

     这下,他反而跳了起来,捂着脸瞪圆了眼睛盯着她:“云锦绣!你、你亲我作甚?”

     云锦绣目光平静:“不故意的。”

     宫离澈眼睛睁的越发圆了,正常女人被指控难道不应该害羞的去捂脸?

     “一句不故意便可以了?要知道,本座打小还从未被人亲过脸!”说罢摆出一副纯情小白兔的模样。

     云锦绣忍无可忍:“宫离澈!你幼不幼稚!”

     她疯了,才和一只畜生纠缠没完!

     “你赔我!”

     “怎么赔?”

     “让我也亲一下。”

     云锦绣被他闹的烦不胜烦,只想赶紧摆脱他的纠缠,何况在她的意识中,压根不存在“男女授受不亲”这种字眼,不假思索的便应了:“还你便是!”

     宫离澈睁圆了眸子,这女人,还真是好商量!

     他便算了,若是换个旁人,难不成也这么好商量?

     他记得他给她上过基础课了,看来还得再上一节!

     云锦绣懒得看他,索性闭上眼睛,眼不见心不烦。

     正烦恼的宫离澈却身子微微一僵,有些发怔的看着面前闭着眼睫的人儿,那张小脸,精致白皙,翠黛般的眉下,是绵长的眼线,浓密的眼睫轻轻颤着,似乖顺的蝶翅,琼玉般的鼻子下,是饱满丰润宛如红樱般的唇。

     微风拂过,青丝起舞,她俏生生的立在他面前,闭着眼睫,无声的邀请。

     他的眸子,渐渐的幽深了些,眸光也由她的眉间,缓缓的滑落到她的唇上,微微倾身,缓缓偏首,微启唇瓣,覆了上去。

     凉软的触感,像是猝不及防的烙在他的心尖,颤如柳絮,轻如浮萍。

     他有些迷失。

     云锦绣微微一怔,毕竟她以为会被亲脸蛋,却未想到会被亲嘴巴,但似乎没有区别……有点区别。

     口齿间,填满了清莲似雪般的味道,还有,他的舌尖,总是逼迫着她的舌尖。

     软软的碰触,感觉有些古怪。

     云锦绣睁开眼睛,看着他近在咫尺的眉眼。

     这货居然也闭着眼睛,难道是眼不见心不烦?

     无名怒火陡起,她蓦地抬脚,而后一脚踩了下去。

     宫离澈倏地回神,蓦地将她松开。

     一双眸子,潋滟迷离,却绚烂夺目!

     而云锦绣面无表情,冷冷瞪他:“想死是不是?”

     宫离澈蓦地轻笑起来,那张脸,一笑销魂。

     他突然伸手,一把将她扯到怀里,垂首在她耳侧低声道:“你说,人类会不会喜欢盘子里一只被烤熟的鸡?”

     云锦绣凝眉,什么逻辑?

     “啊,说了你也不明白。”他其实也不甚明白,但他可以肯定一点,他很想吃她,吃拆入覆。

     云锦绣不太习惯被人拉抱,一把将他推开冷冷道:“今日之事,我权当没有看到,但日后,不许你再进我房间。”

     “为什么?”她的房间,他不能进谁能进?

     “脏!”

     云锦绣丢下这么一个恶劣的字,转身便走。

     宫离澈嘴角微抽,他也觉得脏,但他若不吃那些人,便要不间断的获取她的心头血,可自从上次,她在他面前将匕首插入心口后,他却不知怎么的,无论如何也喝不下去了。

     “云锦绣,有一点本座还是要跟你强调,日后,不要允许任何男人像本座那般碰你,懂了?”

     “否则呢?”

     “让他去死!”

     “你是不是也要去死?”

     “本座不是人啊~”某人得瑟的摇尾巴——啊!多么绝妙的借口!

     云锦绣:“……”果然每一次,她都无言以对。

     看了一眼天色,云锦绣感觉体内的寒气,越发的盛了。

     这几日,她也摸出了一些规律,这体内的寒气,似乎与日出日落有着很大的关系,就好比现在,太阳西斜,即将日落,体内压制的寒气,便开始不受控制起来。

     她需找个地方,尽快的解决体内寒气问题,再等下去,约莫一会,又得变成冰人。

     宫离澈亦发现了云锦绣的异样,随手一探她的脉,神色微凝:“九幽煞气?”

     “你知道这煞气?”云锦绣停了下来,这个大陆大无边际,未知的东西也太多太多,她难便难在对这些东西的不了解之上。

     显然,这一点——虽然她不愿承认——宫离澈确实比她有见识的多。

     “九幽煞气,乃是生灵饱受冤屈而死,又不甘愿就此消散,便以最后一口咒怨之气渗入骨髓,依附枯骨生存。只是这种生灵即便活着,也只剩咒怨,为害人间。后被上古大帝封印于九幽之狱,不死不灭,却也无法再肆虐人间,唯有禁术召唤方能将其召出。”宫离澈看她一眼,“而九幽煞气一旦侵入人体内,将会一点点的吞噬人的心智,最终沦为九幽白骨的傀儡。这种禁术早已被废,现如今,竟还有人使用。”

     云锦绣心头微震,这禁术竟然如此可怕,看来陈家整个家族,都将这禁术当做宝术,无怪一个曾经的小家族,会成长为今天声名赫赫的大族!

     “可有破解之法?”

     成为一堆白骨的傀儡?便是云锦绣,也不由觉得背脊生寒。

     “想要破解九幽煞气,需寻找生长在九阴之地的彼岸花,眼下,只能姑且压制。”宫离澈眸底滑过一丝微光,可很快便一闪而过,“本座带你去焱石泉。”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