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百三十四章 醉酒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百三十四章 醉酒

     “锦绣,你是不是醉了?”

     冷非墨看着她,声音缓缓温柔,不是中毒吧,她那般聪明,怎么会这么没有防备的把有可能是毒的酒喝下去?

     大约是醉了……

     冷非墨不由觉得好笑,能让她醉,也算一大幸事。

     “醉了?”

     梅子介身子一僵,蓦地看向云锦绣,见她虽然有些迷糊,但面色红润,并不似中毒。

     “喂喂,这女人难不成就这点酒量?一杯倒?”陈尽欢嘴角抽搐,刚才,连他自己都在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下毒了!

     “你闭嘴!”梅子介没好气的开口。

     “锦绣大约酒量不好。”冷非墨轻轻的松了口气,“我送她回去好了。”

     “你病怏怏的,怎么送她?要送也该我送才是!”梅子介一把扯住云锦绣另一只手。

     冷非墨沉声道:“子介,你与陈姑娘有婚约在身,执意接近锦绣,只会让她面临更多的冷言恶语,还是需自重些好。”

     梅子介咬牙:“陈尽欢这混蛋的话,你也信?”说着,便要将云锦绣扯过来。

     冷非墨却未松手,目光平静:“我信。”

     梅子介嘴角一抽。

     “人是我请来的,要送也该我去送才是!”陈尽欢横插进来,就要将云锦绣抱走。

     冷非墨与梅子介同时冷喝:“不行!”

     一旁看着这一幕的冷严萧脸色有些难看,真正与云锦绣有婚约的是他才是,就算真的要送,也该他去送才对,可一想到素云的话,他又生生的坐下了。

     他是要登临绝巅之人,岂能被区区一个云锦绣给牵绊住?

     陈尽欢眼见两人都不松手,随手一把揽住梅子介的脖颈,笑道:“人家小情人,你去送什么?跟我喝酒去!”

     梅子介脸色蓦地难看,云锦绣什么时候成冷非墨的小情人了?

     这个混蛋,果然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可陈尽欢按在他手上的力气却极大,他自不考虑会不会弄疼了云锦绣,梅子介却不得不考虑,眼见着云锦绣已经痛的蹙起了眉,梅子介只好松手。

     冷非墨蓦地揽住云锦绣温声道:“我送你回家。”

     云锦绣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个声音跟自己说要送她回家,记忆中的家,像是吞噬一切的黑暗,她整日整日的,一个人坐在那个小房间里,一床一桌一椅,除此之外,再无她它物。

     似乎她的生命里,只有这么一间房,装着小小的她,每一天每一夜,她都孤零零的坐在那里,没有一丝光。

     “回家?”她轻轻开口。

     “回家。”冷非墨声音温柔。

     “好……”不回到那个小屋子里,她又能去哪里?天下之大,她能去的,似乎也只有那里。梅子介眼睁睁的看着冷非墨半揽着云锦绣离开,只觉满肚子的怒火无处发泄,回身一拳,便打在陈尽欢脸上。

     血迹自唇角流了下来,陈尽欢随手一擦,笑道:“梅子介,你有种!”

     梅子介却二话不说,又侵身冲了上来。

     两人肉身空拳,打成一团。

     冷严萧脸色难看,陈尽欢这厮,将他请来,难道就是做个围观的?

     眼见无人将他搭理,冷严萧恼怒的拂袖离开,刚一出悦阳楼,便听身后传来一道细细的声音:“严萧哥哥……”

     冷严萧身子一顿,回身,却见昏暗的巷子前,正站着一道细细的身影。

     他面色倏地一变:“香荷?”

     苏香荷扯了扯衣角,笑的有些风情万种:“荷儿好些日子未见严萧哥哥了,严萧哥哥可否有空一叙?”

     夜幕低垂,长长的街道,人潮拥挤。

     五彩的纸灯一盏盏的亮起,风送来夜来香的香气,天地喧嚣而静谧。

     冷非墨背着云锦绣,稳稳的走在街道上。

     云锦绣目光像是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安静的看着夜空,过了许久她问道:“你有没有看过风吹来的样子?”

     难得听她问出如此温柔的话,冷非墨不由轻笑:“风吹来时,是什么样子?”

     云锦绣眸光波动了一下,开口道:“它在空中飞舞,柳絮、花瓣、蒲公英也忍不住的跟随它的脚步。”

     冷非墨身子微微一颤,抬起头,半空有柳絮纷纷扬扬,宛如精灵般,在夜色里轻舞着,那一瞬,他觉得自己距离她,如此的近,近到可以触摸到她的心灵……

     孤单的、柔弱的、像是无人问津的小动物,惹人怜爱。

     这样的锦绣……

     这样的锦绣……

     “磨蹭什么!快些走!”她的脚踢了踢他。

     冷非墨倏地回神,这才觉得她身子轻轻的,并不重,他背着她走了这么久,竟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疲倦。

     这时的她,不过是个娇弱的女孩子。

     “你陪着我,一起回家,好么?”

     她在他背后,低声开口。

     冷非墨只觉这温柔,来的猝不及防,直冲心灵。

     他的沉默使得她又焦躁的踢了他一下,唤了声:“宫离澈?”

     冷非墨身子猛地一滞,僵在原地。

     宫离澈……

     宫离澈是谁?

     他还是第一次听她用这种口气与他说话,以为是他,原来不是他……

     突然,他身子被什么撞了一下,后背的人儿便脱离了他的手,冷非墨脸色一变,蓦地转身,骇然发现,那人儿已然不见!

     “锦绣!”

     冷非墨脸色陡然大变。

     墨色的夜空下,一道身影,轻飘飘的落在屋檐。

     风卷起皓雪般的衣袍,长长的乌发被风撩起,那身影飘然若仙。

     突然,一条尾巴露了出来,探过他的身子,毛茸茸的扫了扫云锦绣的脸,哼笑:“在别的男人背上却叫本座的名字,云锦绣,你是不是被猪油蒙了心了!”

     云锦绣眼睫颤了颤,盯着他,目光有些迷茫。

     “没想到你这女人还嗜酒!夜半不回家喝的烂醉如泥简直不成体统!”毛茸茸的尾巴梢用力的在她脸上戳了戳。

     云锦绣觉得脸颊有些痒,抬手就抓住了他的尾巴梢。

     宫离澈全身一抖,猛地将尾巴收回,气愤的直哼哼:“什么风啊、花啊、月啊的,也不准轻易说给人听,懂不懂?”

     云锦绣抓了一个空,看了眼掌心,只有小撮毛毛,像是某种动物身上的。

     她随手丢了……

     宫离澈尾巴倏地翘了起来:“这么有收藏价值的毛,你怎么给丢了!”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