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二百二十六章 多看一会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二百二十六章 多看一会

     云锦绣将锅像模像样的支起,而后将鱼洗剥干净,放入锅内,随即祭出火魂,火苗舔着锅底,开始加热。

     宫离澈看着她忙碌,眸光氤氲,抬手便去掀锅盖,刚一碰触,便听“啪”的一声,。

     云锦绣蓦地瞪他:“烫着了?”

     他可怜巴巴的点头。

     云锦绣凝眉道:“活该。”

     他蓦地将手探到她眼前道:“听说,吹一吹便不痛了。”

     他也不是真的怕烫,就是想博取她的同情,虽说这个女人,很难有什么同情心的,但偶尔的一点,都令他视若珍宝。

     云锦绣瞥了一眼他红肿的手指,面色微微抽搐,她的医决对他不起任何作用的,而他身上的伤,总令她有种无法言说的无力感。

     也许……吹一吹,便真的不痛了。

     云锦绣抓住了他的手,微微张开嘴,而后凑到他的指尖。

     温温凉凉的气息落在指尖时,宫离澈的身子蓦地一颤,眸底,大片大片的波光,泛起了浪花儿。

     他突然觉得满心的不舍,他若离开了,谁又来见证她的温柔?

     “还痛吗?”冷冰冰的语气。

     “恩。”

     “活该。”她瞪他。

     她难得露出女孩儿才有的情绪,瞪着他时,眼睛分明恶的要吃人,可却令他分外的爱怜,情不自禁的便吻了上去。

     唇瓣相触,软软绵绵,他吻的越来越深,却没有过多的动作。

     软软的发丝扫落在云锦绣的手背上,痒痒的,不知道怎么的,云锦绣觉得这一次不止心跳加促,便是连面颊,也有些灼热,那温度,像是一直烫到她心里。

     待鱼汤的香味终于弥漫开来时,她才倏地惊回神,有些手忙脚乱的去找碗,这倒是头一遭。

     他默默的看着她忙碌,直到一碗热腾腾的鱼汤出现在他眼前时,他方不舍的将视线收回,看着她缓声道:“十日之期到了。”

     云锦绣的手蓦地一顿,这几日,她都在忙着修炼,修补武神,日子转瞬而过,原来,竟已有十日。

     她看着那晚热腾腾的鱼汤,心里那种无法言说的感觉,又涌了出来。

     “要走了?”再抬睫,眸底已是一片平静,她端给他的鱼汤,他却始终没接。

     “本座一向信守承诺。”他看着她,浅浅一笑。

     那容颜,瑰丽异常,笑起来,是能勾魂摄魄的。

     她却觉得有些刺眼。

     这些日子,她忘了这个所谓的十日之约,他不提起,也许她便不会想起,即便想起,大约也不会刻意的提起。

     她有些回不过神似的开口:“……好。”

     接下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手里的鱼汤也变得凉了,她随手倒了,转身道:“该走的是我。”这里是他的空间吧,她留下来,总归不妥。

     他只是将话说的委婉,事实,是在下逐客令吧。

     云锦绣第一次觉得有些尴尬,她不是个脆弱敏感的人,但这一次,他的一句话,还是扎到了她的神经。

     可是……如何离开这个空间,是个难题。

     她步子顿住,回头看他,语气已是以前那般清淡:“劳烦,送我出去。”

     没有了那个约定,他们又是陌路人了。

     事实,他们本是陌路,只是日后,却成了熟悉的陌生人。

     他动了动身子,缓缓站起身,身子微微的有些虚晃,面色也惨白的没有血色。

     他看着她,眸底是一片沉沉的死寂。

     “恩。”

     他似是应了,可却迟迟没有动手。

     云锦绣等的有些不耐,凝眉道:“愣着做什么?”

     他慢声道:“想多看你一会儿。”

     云锦绣冷笑,想多看她一会儿?前一秒迫不及待的提起十日之约,现在却又要跟她藕断丝连的,招讨厌么?

     心底说不烦躁是假的,可斥责的话,却没说出口。

     两个人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就互相的沉默了。

     过了许久,云锦绣却开了口:“宫离澈,你是不是到了喝心头血的时间了?”如果是因为不想取用她的血……大可不必,她还没到那种一碗心头血就会挂掉的地步,何况此次魂度空间遇险,也是他将她救出。

     她的话,让他陷入某种绝望,看着她的眸子,轻颤着,好像是风雨中的孤舟。

     “日后,若是见到本座,记得躲远些。”

     他默了许久,丢给她这么一句话。

     云锦绣有些恼,蓦地盯着他,可面前却白光一闪,人已被推出了空间。

     外面已是深夜,漫天的星光垂落,将她单薄的身影笼罩。

     风从远处吹来,云锦绣只觉心口里,蓦地弥漫出一股子冷气来。

     她看了眼四周,没有狐狸的踪影。

     他走了。

     就这么,丢给她一句可恶的话,然后消失的不见踪影。

     云锦绣只觉胸腔里,弥漫出一股怒火来。

     从始至终,他说来便来,说走便走,从未给过她任何的解释和理由,却总是轻易的打断了她的生活节奏,还让她别去招惹他?

     究竟是谁招惹了谁?

     云锦绣有种无处释放的愤怒,想要发泄,可周围空荡荡的,没有一个发泄点。

     她的身子僵硬的站在原地,背脊笔直的似一杆修竹,刘海遮住了她的眉眼,她立在茫茫的夜色中,像是一尊没有温度的雕塑。

     “嘿嘿,小美人,今晚陪爷睡一个?”

     一只手突然搭在她的肩膀上,浓重的酒气扑面而来,醉酒的男人,面色猥琐,抬起脏兮兮的手,就向云锦绣的脸颊摸去。

     然下一刻,他的手腕便被人抓住了,一双漆黑的阴森的眸子,映入酒鬼的瞳孔。

     即便是醉酒,他也不由猛地打了一个寒噤,酒已经醒了大半。

     “女、女侠……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小的这就滚!”

     那眸子,地狱修罗似的,酒鬼只觉寒气自尾椎梢一直弥漫到头皮,哪里还敢停留,撒丫子就准备跑路,然下一瞬,他的身子便高高的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不远处的墙壁上,只听“轰”的一声,墙壁坍塌。

     酒鬼痛的龇牙咧嘴,酒完全的醒了过来,狼狈的便要逃,却再一次被人抓住,直到彻底的被胖揍成猪头。

     酒鬼欲哭无泪,他真的只是路过啊,他又没真的非礼她!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