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三百一十六章 破而后立

作者:瓦猫所属:武侠修真书名: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三百一十六章 破而后立

     殿门被吱呀一声推开,古朴沉重的气息迎面扑来。

     殿内一片鬼哭狼嚎,可奇的是,在殿外时,却听不到丝毫的声音。

     “云锦姐姐!”一看到云锦绣进来,赵水儿蓦地大哭起来:“快救我……”

     云锦绣瞥了一眼同样狼狈的雷骏,转而走到那棋局前。

     老者浑浊的老眼,只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便回过头去,又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一瞬不瞬的看着那巨大的棋局。

     肃杀之气,扑面而来,石岭额头青筋暴突,双目充血,鼻下,已经有血迹流出。

     云锦绣眸光微凝,视线落在那棋局之上。

     这是一个死局!

     白棋明看上去,有无数活路,可每一条活路的尽头,却都是死局!

     且每一步,都会走的异常惨烈残酷。

     这棋局,本就败了,可这老者,却还在痴痴的凝盯着这死局这么多年,可想已经成了心结,不找出活路,恐怕是死不瞑目了。

     然现在,她若不找出棋路,他们便都没有活路了。

     这棋局之所以伤人心肺内力,却是因表面笼罩着一层可怕的蕴势,这些学员之所以吐血,却不止是杀气所致,而是被那蕴势干扰了判断,而看不清棋局,从而走火入魔。

     那石岭,能够坚持如此之久,其响亮的名声,却也并非都是空架子。

     不过,也就那样了。

     云锦绣眼底白光微闪,开启术眼。

     术眼虽然不能侦破蕴势,却能避开棋局上的杀气,免受反噬之苦。

     而蕴势,云锦绣曾在木隐老头的竹屋里参详许久,虽然有些晦涩深奥,可得益于前者留下的笔迹,也算初入门径。

     虽然不懂使用,却也能勉强不受蕴势干扰。

     剥开层层杀气,再去看那棋局,依然是触目惊心的。

     白子一片惨烈,可说是尸横遍野,而黑子杀气蓬勃,强不可破。

     想要立,必先破。

     破而后立,置之死地而后生。

     云锦绣神念一动,落在仅存的一颗白棋之上,轻而又轻的搁置在黑子的大后方。

     “破了!破了!”突然,那老者疯了一般的尖叫起来,枯槁的双手,不断乱舞,大哭大笑,状如癫狂!

     云锦绣目光淡淡的看着。

     棋局之所以难,却是因那老者成了执念,且思路完全的走入了死胡同,所以才会痴守百年,而不破。

     她之所以能破,却是因她对死亡,并没有那么惧怕,黑子虽强,可对手已然不在,对她没有那么恐怖的心理威慑,破棋便容易了些。

     “破了!破了!”老者大哭大笑,周围的大殿,却渐渐变得透明。

     云锦绣目光一滞,蓦地看向周围,却见先前所见的一切,都在快速的消失。

     好似沙子般,松散而逝。

     黄沙漫天,狂风平地而起,周围的一切,都变得雾蒙蒙的看不真切。

     老者却突然不哭不笑的停了下来,视线看向云锦绣,那双浑浊的老眼里,依然空洞而没有焦距,可云锦绣竟然感觉他是在看着自己。

     “破而后立,破而后立!”他全身陡然大蕴叠起,身形一动,便开始演化一个极为诡异的功法。

     云锦绣心神一滞,她从未见过如此玄奥的功法,一动一静中,大蕴叠成,却也杀机无限!

     难道那盘棋局,乃是这老者自己与自己下的?

     黑子步步紧逼,白子被活活逼死,他也将自己赶上了绝路?

     云锦绣目光紧紧的盯着老者的演练,她抬手,也跟着比划起来。

     大蕴弥漫,云锦绣只觉恐怖的波动,在自己的行动间波动开来,她紧紧只是比划,便觉那功法威力非凡,若是能通达,该是到了怎样可怕的程度?

     “破而后立,生生不息!”老者狂声大笑。

     云锦绣心神颤动,眼见老者要离去,她蓦地上前道:“多谢前辈。”

     她破了棋局,老者却也传授了她无上功法!

     这是她并未预料到的收获。

     然那老者却像是没听到她的话般,身影消失在漫天黄沙之中。

     云锦绣站在原地,细细的将那功法在脑海中推演了一遍,确信记的清晰分明,这才将神念收回。

     黄沙散尽,远处传来赵水儿焦急的呼声:“云锦姐姐!”

     云锦绣回头看去,却见周围哪里还有什么大殿,已是一片黄沙。

     那些学员也都获得自由,正兴高采烈的围着石岭兴奋尖叫。

     “多谢石岭学长救了我们!”

     “若不是石岭学长,我们定然要被那老怪物杀掉了!”

     “学长好厉害,那么可怕的棋局都给破了耶!”

     人群簇拥着石岭,感激涕零的开口。

     石岭面带微笑道:“大家没事便好。”

     那棋局,虽然不知怎么破的,但是坚持到最后的却是他,最后大殿消失,而被关在笼子里的众人也尽数获救,他这个唯一的幸存者,自然成了功臣。

     面对众人的追捧,石岭有些飘飘然,可视线落在云锦身上时,眼底却滑过一丝恼火。

     这贱人竟然也没事,原本他还在苦苦的挣扎于棋局,可这贱人进来后不久,棋局便破了……他绝不相信,棋局是被这贱人所破,何况众人如此相捧,他岂能自己打自己的脸?

     “云锦姐姐,你没事吧?”赵水儿气喘吁吁的跑到云锦绣面前。

     雷骏也走了过来,一脸不爽道:“那棋局,真是石岭那白痴破的?少爷我怎么看着他那么不爽呢!”

     云锦绣淡淡的看了一眼石岭,她所获得的东西,根本不是几块玉骨所能相比的,但她委实懒得解释事情的真相,索性不言。

     “喂!石岭学长救了你们,还不过来道谢!”灵云上前一步,气势嚣张的开口。

     她这一喊,一众石家军立刻也七嘴八舌叫嚣起来。

     “还敢说我们石岭学长废物,现在却还要被我们学长所救,究竟谁才是废物!”

     “石岭学长就是太善良了,竟然连你们这种恶心的人都救下了,若是我们,谁会管你们!”

     “我们就不该跟他们走一起,不要脸的,想占我们学长的便宜呢!”

     七嘴八舌的叫嚣使得赵水儿脸都红了,她气愤道:“她们说话未免太过分了!”百镀一下“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